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是最让华夏国经济部‘门’感到头痛的是,annie不仅仅是一个国际财团的组成形式,他还是欧洲最大的雇佣兵组织的领导者。因为annie旗下有自己的雇佣兵组织,存在着完全可以左右欧洲各国的武装。其先进的军事装备不仅仅有现代化的军舰潜艇和战机陆战队,甚至还有着高科研的武器装备研究基地,甚至还有高科技战士。

    并且annie财团完全是受雇与国家的,甚至在欧洲强国的征兵制度上,他们的士兵主要来源与组成形式,根本就是雇佣的annie的士兵。

    这就造就了annie的身份非常的神秘,并且完全超出了欧洲皇室成员的存在,如果是annie主要负责人的到访,华夏必须要首长接待。

    在华夏国首长办公室内,赵誉刚满脸萎靡,对面首长那严肃的威势压过来,即便是赵誉刚这个主导着华夏国狼牙特战队的老龙头也感到有些受不了。

    “她怎么会来华夏,不是说她二十年内不准涉足华夏吗?赵誉刚,这是承诺,她为什么要违背。这就是你当初和她的协议?”首长面‘色’很不好看,甚至是狠狠地拍了下桌子。annie的出现,对华夏某人来说就是警告,警告是因为愤怒。

    “首长,我也不知道annie为什么要违背合约。不过要说违背也不能说是违背,因为到今天为止,已经不止二十年了,已经有二十三年了。”赵誉刚只觉得自己后背上一阵冷汗直冒。徐右兵这个家伙,有你在annie的人怎敢随意的来华夏,还这么明目张胆的来华夏。赵誉刚此刻甚至是咬牙切齿,他很想说让徐右兵假装复员其实是一个最不利的决定,但是他却不敢在首长面前说出来。

    首长有首长的考虑和打算,有些时候不站在最高的位置上,永远看不明白更深远的意义。

    “二十三年了,这么说还真不算违背。不过我们怎么向人家‘交’代,现在我们连一点头绪都没有,明摆着人家就是来兴师问罪的。老赵,你说怎么办!”

    嘶!赵誉刚一阵牙痛。兴师问罪,这可有的受了。本来这件事就是他赵誉刚对不起人家annie,并且当时还是硬‘性’的采取了不要脸的手段,做出了最不要脸的决定。

    可是当时的确是不得已啊,形势不允许啊!

    “首长,这因当初是因为我种下的,所以我觉得还是要因为我去解开。我不能逃避,也无法逃避。当时王镇山将军因职殉国,这个annie是知道的。更何况他们本就是一起执行的那次任务,我相信annie对我们华夏还是有感情的。她这次来绝不是要闹事,毕竟她是欧洲的皇后,而皇帝还是属于我们华夏的。

    ‘玉’蝶双飞是个神话,更是一段佳话,首长,annie毕竟是我们亲自培养出来的战士,她来华夏,顶多我认为也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吗。所以我想请肖振山老将军和我一起出面接待annie的到访,请首长批准!”

    “你啊你!一起接待!赵誉刚,你知道annie来我们华夏是干什么的吗,那是因为徐右兵,是因为烟海市,是因为海天置业!不要以为有些事我就不知道,杨旭辰做了什么,啊?你们纪律部‘门’都是干什么的?啊?

    徐右兵绝不可能无辜杀了杨志,具体的已经有报告传了回来,并且当时有那么多人在场!身为一名将士,战场逃避,他丢的不是他自己的脸,更不是他老子杨旭辰的脸面,而是我们华夏的脸面!

    更有甚者,回来后不知道反省,还挑拨离间卡拉哈迪皇家勇士与佣兵之间的关系,那是要出大事情的。如果不是徐右兵当场果断出手,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这件事就让肖振国出面吧,你我都不合适!还有老罗,他也跑不了。我就不信杨旭辰在下面闹得那么狠,他老罗不知道。你就让肖振国告诉老罗,这事如果他搞不定,那就腾位置,比他有能力的人有的是!”

    “这!首长,老罗也是心疼老战友,再说那个臭小子完全可以当时把杨志抓起来吗,遣送回来不就行了!”

    “够了!赵誉刚啊赵誉刚,没有经天纬地的手腕就会带出一窝子熊兵!将,就要有乃锋!”

    “是,首长!我这就去!”赵誉刚额头上的冷汗都淌下来了,后背早就湿透了。

    首长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连句解释的话都没说,直接随手在桌子上拿起了下一份文件。烟海市闹得太差劲了,首长已经温怒了。好手段,抓了王浩调虎离山,‘弄’了一个所谓的友好缔结把钱木槿给派了出去,摆明了要整死徐右兵。

    还好,烟海市还有识大体能看明白的人,那个庞大孩就不错嘛,这种事情最能锻炼一个人的坚持,锻炼一个人的底线,是时候给庞大孩加加担子了。

    关键是卡拉哈迪现在已经步入了休战期,反抗氏族已经被打残了,看来短时间之内是不能再进行其他的作为了,也就是说那小子很可能近期会回来一趟。这件事要是不赶紧给他处理好了,以他的脾气,回来后肯定能搅个天崩地裂。

    哎!孙猴子一个啊!即便是如来佛祖都要头痛的人物,如果不采取点必要的手段,不给徐右兵一个好的期待,反而是像杨旭辰这帮人一样以为仅仅凭借着他们粗犷的手段就能够让徐右兵臣服,首长不仅皱着眉头笑出了声,那样这个猴子恐怕就能来个再次大闹天宫。

    放下了文件,看着赵誉刚沉闷的走出了办公室,首长也站了起来,背手走出了房‘门’。外面到处是盛开的菊‘花’。这里是菊‘花’厅,是前任首长最喜欢的一处办公圣地。老首长最爱菊‘花’,并且喝了一辈子菊‘花’茶。菊‘花’清新淡雅,傲立风雪,还可以撤火,的确是一个好东西。

    不过相信有赵誉刚和老罗的出面,杨旭辰那里的问题能够得到解决。可是烟海市王浩的问题怎么解决。对于王浩这个华夏国最年轻的干部,首长一直都是心存疑问的。钱木槿为什么要力‘挺’王浩,一定要将他扶到这么重要的位置上去呢。甚至是老首长在提起这个年轻人的时候,也好像是感怀颇多。难道王浩还有着什么特殊的身份不成,一个让所有人都不得不重视的身份?

    “小钊,备车,去象山,我要去拜访姚老!”

    “是,首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