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清晨五点,下过雪后的道路已经结冰,气象局昨晚发布了道路结冰橙‘色’预警。。: 。一身便衣的陈德彪和战士们坐在车里虽然感觉有些冷,但是却不妨碍他们已经抓捕到了嫌疑人的巨大欣喜。

    战士最大的欣喜就是能够完成任务,点火启动,打开暖风,终于可以回去复命了,军吉慢速的向空军基地驶去。

    点了一支烟,陈德彪吸了两口,转头看了一眼靠在后椅背上的冷志斌,想了想他又掏出跟烟递了过去:“把他手铐解开,来,吸根烟,咱两谈谈。”

    警卫连长急忙打开了冷志斌的手铐,车‘门’锁着也不怕这小子跑了,前面开车的战士叫小李,思想素质非常过硬,不怕透漏了风声,警卫连长知道‘侍’卫长要套这家伙的话了。

    “你是冷志斌,你父亲是冷左权?镇海市的常务副市长?小子,你别得意,就凭你父亲,根本救不了你。说说吧,为什么要打那个电话,除了造谣以外,你还有什么目的?”

    冷志斌接过烟,在警卫连长帮忙点上之后,甚至看了一眼。哼,还真是好烟,能跟在首长的身边‘抽’烟都不一样,这烟恐怕是专‘门’给各大军区首长供应的,就连父亲想‘抽’都‘抽’不到。

    “你没权利问我,并且我知道的也不会告诉你。这件事太大,你只管把我带到目的地就行,至于我说不说,就看你们领导的意思了!”

    “小子你作死!”陈德彪转头很想给这丫的一巴掌,最好能够一巴掌扇死他。好大的口气,太目中无人了。

    “作不作死我自己知道,你的任务就是抓到我而已,仅此而已!”冷志斌又吸了一口烟,这烟淡淡的,不过味道很好,他特别感兴趣。对陈德彪的问话,他直接选择漠视了。

    陈德彪强行压住自己心中的火气,一挥手夺下了冷志斌手中的烟,直接让警卫连长再次把这家伙拷上。你不说就遭罪,等到了地方我甚至会让你脱层皮。陈德彪可没那么好心,身为内卫局的‘精’英,他有着一百种让人开口的办法。

    没多长时间就到了基地,还没等车子进到部队大‘门’,陈德彪的手机就响了,首长指示直接把人带过去,首长要亲自问话。

    ‘摸’‘摸’头陈德彪感到事情有些不简单,绝不是一个简单造谣的事。今天这事发生的很奇怪,半夜两点的莫名电话,到现在人抓到的亲自审讯,难不成杨志真出了什么事不成。要是这样可坏了,首长一共三个子‘女’,大儿子在中海市,现任黄埔长,从政。

    二儿子就是杨志,本来看最有出息,华夏国特级飞行员,战功显赫,最有可能在刃岁封为少将。唯独小‘女’儿还在上学,不过以后注定会嫁个好人家,说不定首长一高兴,来个强强组合,那就是政治联姻,那么杨家将会走到顶峰时期,获取到最大的利益。

    车直接开到了办公室大楼‘门’口,首长已经从家里面出来了。发生了这种事,杨旭辰总觉得心神不宁,而刚才老伴睡着觉突然间梦中惊醒,大声呼喊着二儿子的名字,说什么二儿子被恶鬼抓到了地狱中,正殺死也不往前走。他一直在喊冤,说自己死得冤枉,托梦让杨旭辰给他报仇!

    “简直是一派胡言!‘乱’弹琴!”杨旭辰是真正的战士,绝对不会信奉什么牛鬼蛇神一类的东西。但是尽管不信,可此刻杨旭辰感觉自己再也在家中待不住了,因为他的心已经‘乱’了。

    凡事必有因,有因就有果。先前的电话,随后老伴的惊梦。让杨旭辰越想越心神不宁,甚至后脊背发凉,不知道何时后背上已然一片冷汗。

    “报告首长,嫌疑人已经带到,请指示!”

    “带进来!”

    “是!进去!规矩点!”

    陈德彪一把将冷志斌给推进了‘门’,随后对身后的警卫连长点了点头吩咐道:“‘门’口设岗,任何人不允许上三楼!”

    “是!”警卫连长立刻敬礼,带着两名战士转身快步跑了出去,有他们在楼道内设岗警戒,就是个蚊子此刻也飞不进来。

    可不想等陈德彪再次转身的时候完全的傻眼了,就见这名犯罪嫌疑人竟然两步跑到了首长的身边,突然间低下身子道歉般的说道:

    “杨伯伯好,我是冷志斌,杨伯伯,我错了,我只是没办法,我进不来军区,更见不到您,我给杨倩打电话他又不接。不过还好以前我在杨倩的电话中知道了您这个号码,所以我只能给您打电话,得到了消息我第一时间就打了电话,可是我,我,我......”

    “你认识我?你认识杨倩?你是谁,你叫我杨伯伯,你爸是谁?”一种很不好的感觉让杨旭辰突然间站了起来,他再也坐不住了,双眼直‘逼’冷志斌,冥冥中他感觉,是不是自己的二儿子真死了。

    “杨伯伯,我听说过您,我和杨倩是同学,并且我两还在谈,谈,谈朋友。我爸爸是镇海市常务副市长冷左权,我还有个姨姥爷,姓米,现任中海”

    “哦!米老!”杨旭辰瞬间嘴角咂吧了一下,感情这小子大有来头啊!

    而站在一旁的陈德彪直接傻了,中海市米老,开什么玩笑,幸亏自己刚才没对这小子用粗,感情他们冷家还有这么大的一号人物在,刚才自己只查到一些潜在的关系,而米老他根本就不敢想。原来这小子就***扮猪吃老虎,也是个自己惹不起的货。

    米老可不是寻常人,中海是华夏大市,仅有的几个直辖市之中最大的一个市。而米老更是身份高贵,一言九鼎的人物,相对来说,甚至要比杨旭辰厉害的多了,那根本就是和空军首长直接对话的人物,而自己家的首长也只是个二把手而已。

    事到如今,冷志斌干脆直接说了,他按照父亲教给他的说法,直接把他接到电话,再到给杨旭辰打电话,再到自己害怕,一路逃走,全说了。

    只是说完,再看这个军中威震华夏的大佬,冷志斌甚至怀疑自己有些没说清楚?为什么这个大佬一言不发,并且此刻就站在自己的身前,听着自己儿子被杀,竟然没有一丝感觉。我去,难道杨志不是杨旭辰亲生的,我勒了个去的,这笑话可闹大了,父亲也赌大了,感情人家对这儿子的死,丝毫就不在意吗。

    可还没等冷志斌再想下去,顿时就感觉面前的杨旭辰动了,先是犹如百年的雕塑一般的慢慢的有些裂动的痕迹,紧接着肢体开始慢慢的向外扩张,随后突然转身,大手一挥,犹如疾风骤雨的吼声就像是万马奔腾的一般在头顶上滚过:“是谁,是谁,是谁杀了我的儿子,老罗头,罗锅子,你这个‘混’账王八蛋,老子我和你没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