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陈德彪有些懵,出动了一个连的兵力竟然没能抓住一名大学生,还是接受过特别训练的警卫连。陈德彪直怀疑自己带来的是不是一些摆当,纯属麦地里吓唬家雀的稻草人。

    紧急控制了同寝室内的三名同学,得知逃跑的名叫冷志斌,深入调查下去陈德彪不仅眉头紧皱,冷志斌出身不凡啊。其父竟然是镇海市的常务副市长,而冷家在华夏也有些名堂,尤其在江南,还是名门望族。不仅是苏城巨贾之后,并且家中还有旁系米姓位居高位,其身份地位竟然和自己的首长不相上下。

    坐在军吉里面,陈德彪盯着手机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他在分析得到的方方面面的消息。身为杨旭辰的贴身侍卫长,陈德彪必须要把对方的一切情况都摸清楚。

    “陈哥,怎么办,那小子跑了,我现在才知道警察抓贼有多么的不容易,原本我还想着转业后到了地方进公安,现在看来我还得学啊!”

    “哼!开车,他跑不了,命令所有人分头设卡,高速口堵截,火车站汽车站飞机场一个也不许放过,不过注意影响,便装行动!”

    “是!”警卫连长身子一挺,立刻吩咐下去。

    士兵紧急撤离,分头部署,随后陈德彪大手一挥,无不意味深长的说道:“他家是镇海市的,深更半夜乘坐飞机火车都没戏,如果这小子想跑,唯一的选择只有出城,立刻联系高速路卡,我们马上过去,守株待兔!”

    京畿要地,想要全城封锁缉拿要犯就有些小题大做了,但是便装行动是一贯的政策。只是除了火车站飞机场候机大厅这些显眼的位置安置了便装以外,陈德彪单车简行,只带了四名便衣战士匆忙向高速路卡赶去。

    他来的正是时候,刚刚在路边停稳,就有出租公司汇报,有人包了专车要出京城,目的地正是镇海。

    “快,下车,准备行动!”

    五个人立刻分组,快速的跑向收费出城的卡口。陈德彪紧急协调高速代班组长,迅速关闭了七八条出城通道,只留下两条通道可以通行。而这时一辆北京现代出租车正好驶到了收费卡口。

    说时迟,那时快,陈德彪火眼金睛,一个虎跃就拦在了车前,趁司机缴费的时间,立刻转到现代的左侧伸手就从车窗插了进去,一把掏出了点火钥匙。

    连长几人快速跟上,迅速从腰间抽出了92式军用手枪,枪膛直抵司机和冷志斌的脑袋。

    “别,别,别误会,你们这是干嘛,我就是个司机,司机......!”出租车司机大哥直接吓傻了,抱着脑袋就从车里面跑了出来,一下车就被两名士兵一脚踹到了地上,愣是差一点就吓尿了。

    而反观冷志斌却是无奈的举起了双手,看着已经被打开的车门,嘴角非常溜的翘了翘:“我还是低估了你们,想不到你们的速度这么快。只是我没想到的一点就是,你们竟然会便装设卡!”

    “少他妈废话,姓名?”连长紧紧地握着枪,一丝不苟,满脸严肃。

    “你不是知道吗,要不干嘛抓我!”冷志斌语气更淡,丝毫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到现在这个地步他也认了,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打了个电话而已,用得着小题大做吗。

    “冷志斌,东大大二经管系的学生,来自镇海冷家?”陈德彪再次询问,眼神锋利的看向冷志斌,就如同两把能够刺穿人心的钢刀一般,咄咄逼人。

    “没错,走吧!我会告诉你们一切的!”冷志斌潇洒的下车,他不认为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大麻烦,因为刚才他已经和自己的父亲联系过了,没想到父亲对他的做法不但没有表示批评,还隐晦的赞扬了他几句,并且教给了他一些说法。

    甚至他父亲还给了他一个肯定性的答复,也许这事能够圆了他追求杨倩的梦想,最好两家能够接亲,这样对冷家绝对是个最大的助力。因为冷家现在只靠着一个旁系米老在维持着,而米老明摆着再干一届就到头了,冷家现在必须要找到一个新的同盟,以维系冷家在江南省的地位。

    而身为常务副市长的冷左权想要再进一步,就必须得到省里大佬的支持,而单靠一个两个人在常委会议上很难同过,所以如果能够凭借这事与杨家搭上关系,那么冷左权必定上升有望。

    所以此刻的冷志斌突然想明白了,都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有可能自己今个办的这件大错事,很可能一转眼就成为一件天大的好事,这事不仅仅可以关系到冷家,甚至可以关乎自己追求杨倩的希望。一时间这小子是从容镇定,什么害怕出城登记的,早就被他抛到爪哇国去了,甚至他巴不得高速路口有人设卡堵截,这样才会知道对方的重视程度。

    “电话是我打的,和这个司机大哥没关系,你们把他放了,现在就可以抓我回去了。”冷志斌不慌不忙的抬头,完全忽略了陈德彪那近乎能够杀人的目光。此刻他心中已经有了磐石一般的计较,甚至为自己刚才的慌乱感到可笑。经过父亲的指点,冷志斌此刻甚至在幻想着单独约杨倩出去,会不会还能够找机会一亲芳泽。

    几名士兵已经把司机给架了起来,但是放人是不可能的,最起码还要带回部队做个笔录啥的,这在他们看来是程序问题,更何况你发话算什么,这里还有陈德彪没有开口呢,你一嫌疑人说放人就放人,真不把我们当兵的看在眼里啊。

    只不过司机到现在真是吓懵了,早就想着这小子不一般,胳膊腿上都是伤,深更半夜的,从东大校园里爬墙跑出来的,难不成会是个抢劫强奸杀人犯。看这阵势,来的人都是五大三粗的刑警,绝对是个大案子。

    “哎呀妈呀,我说几位警察大哥,我真是个小司机,您高抬抬手,把我放了吧,我还得拉客赚钱不是,这真和我没关系,我就是载了个客,可谁知道他是犯罪分子不是!

    我承认错误,我检讨,我自首,对了还有钱,他给了我八千五的车钱,这些我都交给政府,我不要了,你们要是把我抓进去我一家老小可就完了,都等着我一人赚钱养家呢......”

    “少他妈啰嗦,带走,打车费就八千五,你要和他之间没点猫腻,你能收他这么多钱,从这到镇海顶多五六千,你说你咋这么黑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