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伙子名叫冷志斌,回来后就没能安心睡下。躺在‘床’上通过被子的一角看的清清楚楚,外面全副武装来的人就是要抓自己的。

    所以没等那些人展开行动,冷志斌第一时间就开始逃。快速的向楼上跑去,拉开了顶楼的消防通道,冷志斌顺着楼层中间的通道就向隔壁单元跑。后面此刻才传来了严肃的抓捕声,并且‘混’合着紧张的枪栓拉动和大皮鞋踩地的哐哐声。

    整个楼层都惊动了,抓捕来的太凶猛了,阵势闹得很大,把这些平时自认为是天之骄子的大学生们吓了一跳。这么大阵仗,闹不懂啊,难不成宿舍里出了杀人犯了?

    冷志斌快速的跑着,东大男生宿舍楼一共六层,跑到顶层躲到其他单元自己就能够想办法逃跑。只要不被他们抓住就行,再想办法赶紧跑回老家,有父亲掩护着,自己就是打了个电话,你能把我怎么样。再说你儿子也不是我杀的,和我有关系吗?

    可没想到这帮士兵追的还‘挺’快,不一会的时间就追上了顶层,就连隔壁单元也有士兵从楼下跑上来,匆忙已经跑到了三楼的冷志斌一头扎进了卫生间。此刻这小子完全慌了,下面亮闪闪的全是士兵,雪白的头盔武装带分外的显眼,白‘色’的手套握着mp5冲锋枪,难不成他们为了一个电话还敢击毙自己。我靠,权力太大了,这杨倩家里都是些什么人啊。

    外面传来了不住的喊话声,士兵开始检查每一间宿舍,任何能够藏人的地方都不放过。冷志斌身上大汗淋漓,他知道躲在卫生间隔间并不是最好的办法,现在还要逃。

    一咬牙冷志斌爬上了窗户,抓着外面的下水管就往下面溜。现在士兵都在上面搜查,反而是被‘阴’面的楼下并没有人守护,如果自己顺着下水管溜下去,只要速度够快,逃跑还是有希望的。

    一个声音不时的在提醒着自己,一定要跑,千万不能让这帮人抓住。抓到部队里可没好果子吃,说不定一顿臭揍是免不了的。冷志斌这才意识到杨倩父亲的可怕,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简单。

    如果被抓住了,说出了自己是为了报复杨倩才故意打的那个电话,冷志斌想想后果都头皮发麻,绝对能够让自己脱层皮。

    冷志斌有能力做却没有胆子承认,此刻已经钻进了牛角尖里面去了。再加上他的确也是个特殊家庭出身的大少爷,哪经历过这么多可怕的事情,此刻能想着跑已经是不错了。

    好在东大的建筑非常达标,雨水管道非常的结实,这冷志斌从小也被父亲送到野外生存夏令营和跆拳道馆训练过,多少懂得一些必要的逃生技能。所以尽管是忐忑不安,但是人‘逼’急了本能发挥到了极致,这个大少还是从三楼的管道顺利地溜了下来,虽然说刮刮蹭蹭又被空调外挂机‘弄’得满身划伤,但好在没有直接摔下来,安全落地了。其实东大校园屡次被盗,三楼之下都加装了防护网,这也是冷志斌敢轻易往下爬的原因。

    一落地冷志斌迅速躲在了‘阴’影里,立刻小心的规避着远处的士兵,开始慢慢的向外跑。大‘门’是不能走了,冷志斌果断的选择翻墙。

    跳出东大的铁栅栏,冷志斌强作镇定的向前走。身后来了一辆出租车,这小子想都没想一挥手就上了车:

    “师父,我家里面有急事,爷爷半夜被送到了医院,你能把我送到镇海吗,你这车我包了,多少钱!”

    “啥?镇海,你是说南方镇海,小子,你等明天的高铁不行吗,从京城到镇海,少说你得给我一万块钱,低了我可不干!坐高铁五百就够了。”出租司机吓了一跳,自己大半夜的靠在宾馆等客,凌晨三点是最没有乘客的时间段,可不想自己随心打着火出来溜溜,竟然碰上了这么一个大头鬼。

    仔细看看,这才发现这小子一身匆忙的神‘色’,不过衣服看起来倒是很高贵。肩膀上斜跨着个非常流行的纯皮挎包,一看就值两个钱。脸白面净,只不过‘腿’上和胳膊上有些划伤,还在流血,会不会有什么事啊!

    司机嘴里不说,心里已经开始计较了。别好事没捞着,拉了个犯罪分子,这事可大了。不仅钱赚不到,说不上还能摊上一屁股事。

    “一万?太贵了,八千!”冷志斌说着从肩包内掏出张银行卡,晃了晃:

    “你往前走,先离开我学校,往前远点随便找个atm提款机,我提八千给你。提款机一次只能提一万,我还得留点钱下车后买点东西,你知道去医院我总不能空着手吧!”

    “行!八千不行,八千五,你再给我加五百油钱,我这人痛快,你同意就去,我就当帮你忙了。不过我可告诉你,来回我也没有大赚头。不过刚才你把我吓了一跳,我还以为你跟我开玩笑呢,没看出来你还是一名大学生啊,我还以为是个社会小哥呢。

    看你身上这伤,怎么‘弄’得,你总不会是个逃犯吧。”司机松了口气,决定问明白了再说。

    “哈哈,开玩笑了大哥,我哪能是什么逃犯。半夜了这不,宿舍都锁了,我爬下来的,刮的!”

    “啊!翻墙?你说说你们这帮孩子,事急你和看大‘门’的说一声啊。铁栏杆划得吧!不过出城可得登记,这是规定,我先跟你说好了,只要你不是逃犯,登记了我就能送你出城。

    京城到镇海最少要跑十二个小时,明天中午你才能到,说不定得下午两三点,你看怎么样!”司机决定说明白了,可不能为了八千块钱‘弄’出大篓子。自己是赚钱养家,不是赚钱玩命。

    “还要登记?这是我学生证和身份证,你看,不登记行吗,我赶时间!要不能打车?”冷志斌直接从包里掏出个钱包,把身份证和学生证一股脑的拿出来递给了司机。

    “哎,这不登记可不行,不允许我们出城啊,再说明个早晨我得‘交’车,出租都是两班开,你一包就得一天,我还得认着人家白班的份子钱。登记只是个流程问题。”

    “那好,登记就登记,我们快走!”思考再三冷志斌还是决定立刻走。杨家势力庞大,在京城想抓自己太轻松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