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到了塞拉尔这个年岁,人已经活成‘精’了,更何况他又身居高位,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真的没死。。 可是没死,究竟要怎么收场。难道徐右兵就这么放过了他们父子两个吗。

    周围孤单单的,只剩下他们父子两个,自己还一身伤,竟然没有一个人过来表示关切一下。塞拉尔心如死灰,他知道他已经不再是卡拉哈迪的政教大臣了,甚至连自己的老友哈里央木也离开了他。

    “子,站直了,别让人看笑话,扶着我,我们走!”

    “爸,您先去医院吧,您这伤!”赛扬一脸焦急的扶着塞拉尔,他此刻满脸愤恨,看着当前彷如众叛亲离的形式,他知道自己和父亲已然成了别人的炮灰。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亮起了大灯,一辆面包车开了过来,从上面匆匆的走下来几名医生,熟练地将塞拉尔扶到了车上,立刻进行简单的血迹擦拭。这些人看着就很熟悉,一举一动非常的专业,让塞拉尔的嘴角不由得动了动,他们竟是‘女’皇陛下的‘私’人医生。

    ......

    虽然这里是晚间八,但是华夏已是凌晨两时分。可就在凌晨两之际,一阵刺耳的电话声突然在一间非常整洁的卧室内响了起来。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习惯‘性’的惊醒,来不及披衣服,一把就抓起了安放在‘床’头柜上的座机。

    这部电话是杨司令的‘私’人宅电,知道的人仅仅是几个最贴心的老部下,再就是一个‘私’‘交’好友。

    “我是杨旭辰!”杨旭辰有些疑‘惑’,半夜三更的给自己打电话的人不多,知道这个号码的更不多。特别是在和平时期,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的话,谁敢冒犯他的虎威在半夜两给自己打电话,太不懂道理了。

    可是偏偏就有这么不懂道理的人,电话接起来都能有一分钟了,而对面只能听到一阵焦急的喘息声,除此之外再没有传来任何声音。杨旭辰刚想严厉的责备,突然意识到不对。焦急的喘息声,难道打这个电话的人很急,或者是一路跑到电话机旁打的电话,还没能缓过神来?

    不好,可能发生大事了!

    杨旭辰主管华夏空军战斗机序列,在深夜两有战机升空太平常不过了。一瞬间杨旭辰心中甚至有了最坏的打算,难道会是某架战机坠毁了?这可是大事,华夏最新一直在研究新式战机装备部队的问题,甚至想打造一支战机铁旅。有最新式的战机已经配备到位,现在最紧要的就是驾驶员的熟练驾驶问题。

    “我是杨旭辰!有话请讲!”杨旭辰再次报了自己的名号,甚至声音中隐隐的透漏出来一种无上的威严。

    “报...报告首长,杨志死了,在卡拉哈迪,被徐右兵一枪爆头。”一个声音惶恐不安的完,立刻挂断了电话,快速的转身就跑。这个电话是通过公用电话亭打进来的,等杨旭辰再次惊问的时候,里面只传来了不住的滴滴挂断盲音。

    “‘混’蛋,你是谁,你在什么,来人,给我查,立刻给我查这个电话是从哪里打过来的,立刻!”

    杨志死了,被徐右兵一枪爆头,这个消息太恐怖了,恐怖到让杨旭辰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双眼空‘洞’的盯着电话机愣是坚决不相信这是真的。可是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来骗自己,难道他活够了吗?

    “老杨,老杨,老杨你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啊,出什么大事了,这大冬天的,你快披上衣服,心着凉。外面风雪漫天的,就算这屋里有暖气也不行,万一闪着就麻烦了,你以为你还是个青年吗?”

    老伴刘淑琴伸手抓起旁边的睡衣就披在杨旭辰的身上,这么多年了,她第一次见到老头子这个模样。身为将军的妻子,她敏感的知道一定是发生大事了。可是军务方面的事情她不会过问,也坚决不问,但是老头子的身体她却不能不管。这些年来她一直秉承着这个原则,坚决不问有关自己老头子工作方面的任何事情,她的任务只是照顾好他的身体。这是原则,一定不能够违背,更是纪律国法,不允许自己涉足。

    却不想还没等将睡衣披到杨旭辰的肩膀上,突然就被杨旭辰一把抓住,狠狠地抓在‘胸’前:“‘混’蛋,人呢,警卫员,立刻去给我查,给我查这个电话,不,让警卫连出动,马上逮捕这个打电话的人,马上!”

    “老杨,你这是怎么了,究竟发生什么大事了,怎么动这么大的肝火,你本来血压就不好,你这是?

    陈,陈!”

    “到!杨司令,刘阿姨,我在外面!”警卫员陈德彪在电话铃声想起来的时候已经醒了。常年的贴身警卫工作让他在夜里非常警醒,不要电话铃声,就是稍有风吹草动陈都会立刻保持自己呈战斗姿势。指望着大‘门’口那两时一班岗的哨兵们保护首长的安全,那简直是开玩笑。首长可是华夏国空军数一数二的实力人物,安保工作不容有一丝一毫的马虎和懈怠。

    “是陈啊,你进来,你马上让人查,不,你亲自调查,查,刚才这个电话是谁打的,一定要把人给我找出来,带到我办公室,我现在就去楼上等你的消息!”

    陈领命而去,杨司令抱歉的安慰了一下自己的老伴,意思就是军中军务,请老伴不必担心,继续睡觉。

    随后杨旭辰这才穿衣向三楼走去。他可不敢把这种莫名其妙的消息告诉自己的老伴,只能找了个战斗机训练的理由搪塞了过去。杨志是自己的儿子,老伴最宠的一个,事情在没有完全落实之前,不能排除任何别有用心的其他因素。

    常年的斗争让他无比的惊醒,恐怕稍有丝毫马虎自己就会中了别人的圈套。

    徐右兵可不是平常人,在一般人的眼中只知道徐右兵是华夏的兵王,兵中的兵神,那简直就是神话般的传。但是实际上这都是表面层次,起来徐右兵这家伙身份太复杂了。是赵老铁定的孙‘女’婿,更是当今那人眼中无人可以替代的华夏龙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