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赛扬脸‘色’惨白,紧紧地咬着牙,他希望自己的条件会引起徐右兵的重视,因为他感觉自己现在就是想转身而逃都不可能了。.: 。这一刀虽然没能够刺进徐右兵的‘胸’膛之中,但是好像也‘抽’不回来了。现在徐右兵鼓胀的前‘胸’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磁铁一样,已经牢牢地吸住了自己的匕首,甚至让他挪动不了分毫。

    兵哥的目光慢慢的扫向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甚至非常不屑目光就这样仿若无物般的略过他,直接看向了前方无数惊诧的议会长老和内阁成员们。通过这些目瞪口呆的脸,通过此刻这些各具模样的隐晦表情,兵哥知道,这都是有预谋的。

    “他行刺我,还说让我放过他,你们说呢?”往前一步,就这样‘胸’前顶着锋利的军用突刺,兵哥一步迈出,藐视天下!

    前方顿时一片赫然,不少人已经禁不住浑身颤立。这绝对是王者风范,君临天下!

    而先前被人扶着,已经要转身离开的塞拉尔早已全身颤抖不已,他突然感觉大势已去,就好像自己最为珍贵的东西已经被首相大人掐住了一般的难受,只要首相大人轻轻地一动手,瞬间就能灭自己与无形之中。

    颤抖越来越厉害,这不是因为他自身伤势的疼痛,而是一种发自心底的恐惧。就好像自己整条脊椎骨都被兵哥抓住了,只要兵哥随意的一哆嗦,就会把他全身的脊椎骨从他这条老迈的身体内‘抽’出去,遗弃的只能是瘫倒在地上的一团烂‘肉’。

    “首相大人饶命,都是老臣管教无方,首相大人手下留情啊,您要处罚就处罚我吧,我愿意替我儿顶罪,以死谢罪!”凄厉的哀求,声嘶力竭!

    “请首相大人法外开恩,小孩子不懂事,他根本就不知道首相大人您为我们卡拉哈迪做了什么,他刚从战斗民族的西伯利亚特训营回来,自认为学了一身本事,岂不知这简直就是胡闹。”文教大臣立刻上前替赛扬求情。老友心痛‘欲’裂,自己不能袖手旁观。

    “胡闹?很好,你们都是这么认为的吗?可是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这是你们‘精’心布的一个局!

    说的好听,学习刚回来!难道我替大家做过的事情你们这么快就忘记了吗?我徐右兵不在乎你们卡拉哈迪的一个首相职位,因为我本就是地狱黑帮的教皇!

    凭我的手段,我的人,我在哪里都能生存!除却卡拉哈迪,在这片地域,我完全可以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兵哥背着手,一脸的藐视!但是却没有任何想放过赛扬的意思。

    “首相大人,首相大人是我们错了,我塞拉尔不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正如大长老和大祭司说的,你本无二心,是我们硬要暗自猜测您的想法。

    我承认,我们对你有想法。卡拉哈迪是博茨瓦纳氏族的,我在内心中无法接受一个外人来担任我们的首相。可是现在我知道错了,在你刚正不阿,一视同仁的情况下,我就知道我自己错了。

    您散尽了自己的钱财,无怨无悔的帮我们氏族渡过难关,亲自征讨杀敌,深入敌营杀敌将领。完全不顾自身的安危,甚至现在前‘胸’还带着战伤。

    好,我错了,错就要有错的勇气。首相大人,这个逆子我亲自来杀,您放心,我一定给首相大人您一个‘交’代!”

    塞拉尔说完,脚步啷呛的冲了过来,行动中还从身边一名勇士的腰间‘抽’出了一把枪,枪口直指自己的儿子赛扬,他要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所有卡拉哈迪的民众们,博茨瓦纳的同胞们。我的孩子赛扬行刺首相大人,这是不可原谅的错误。请允许我这个父亲亲手结束了他的‘性’命,为首相大人赔罪!

    大长老,大祭司,我塞拉尔已经不配做卡拉哈迪的政教大臣了。我悔不听两位尊长的教诲,终于让儿子做出了这么可恶的事情,所以,我宁愿陪着我的孩子一起谢罪!”

    砰,一声枪响!

    幻想中塞拉尔应声倒地!

    ......

    现场一片寂静,可是等了好久,仿佛一个世纪般的漫长。塞拉尔甚至是脑海中掠过去无数的场景。

    有‘女’皇陛下带着先皇陛下遗体回到了卡拉哈迪的场景。有‘女’皇陛下和皇城勇士们在一起奋勇杀敌的场景。就是那时,皇城危亦!可就在那时,是一个坚强的身影,彷如天神一般的冲进了敌群,左突右杀,将凶狠的反抗氏族们赶杀出了皇城。

    又在平息之后,皇城内‘骚’‘乱’顿起,无数人涌到了皇宫之外,要求能在银行中提到他们的存款。就在人群‘激’动,几乎要暴动的时刻,又是他,拿出了众多的黄金,为卡拉哈迪解决了巨大的经济危机。

    几次三番,没有他,恐怕卡拉哈迪早就灭亡了,没有他,恐怕博茨瓦纳氏族早就被人赶尽杀绝了。

    ‘混’蛋,‘混’蛋啊!

    塞拉尔深深地感到了一阵后悔,现在就因为自己不相信他,连带着连自己的儿子都搭了进去!

    开枪,怎么开枪,枪口对着儿子年轻的生命,惊恐的眼神,塞拉尔就算是自己死也不能一枪杀了自己的孩子啊。他不是草原上的孟加拉虎,更何况虎毒还不食子!

    所以这一枪,他临时调转了枪口,子弹‘射’出的一瞬间,他选择的是自己的头颅。

    死了吗,死了吧,也许这就是死亡,难道死了以后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后悔,什么才叫真正的悔不当初?

    “父亲,父亲大人,你快起来,你快起来啊,他们都走了,人都走了,你快起来我送你去医院!”

    “都走了,孩子,你也死了,哈哈哈,首相大人干脆果断,好好好,死了也好!你我父子就在地狱中再做一对自以为是的父子吧!”塞拉尔沉痛的转身,被赛扬扶着,艰难的从地上坐了起来。

    身旁篝火通明,一派歌舞升平。浓浓的烟直冲上空,在篝火中无数的卡拉哈迪民众和皇城勇士们与达摩利剑的勇士们一起欢笑,一起高歌,甚至一起跳起了最为欢乐的舞蹈。

    “孩子你看,其实我们的决定是错误的,俗话说人民群众的眼睛才是雪亮的,他们都是保护我们的勇士,我们真的不该怀疑他们啊!”

    “父亲,你说什么呢,我没死,你也没死,你看见这把军匕了吗,首相大人一身武功造化非凡,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随便揣测的。他只是随意的一‘挺’身,这把匕首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的飞了出去,瞬间挡住了你‘射’出去的子弹。所以父亲,你根本就没死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