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徐右兵默然的转身,此刻听着赛拉尔的话心中一片淡然。出手杀了杨志对兵哥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不要说一个杨志,就算杨志的父亲在这里,徐右兵也照杀不误。

    但是杀杨志不是因为落素素的原因,更不会因为杨志一直垂询落素素的美色,大有捷足先登在自己面前不知进退的报复。其实兵哥杀杨志纯属一种手段,怪只怪杨志这家伙三番两次的撞到枪口上了。

    前一次的违抗命令,再加这一次的挑拨离间,杨志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如果真因为他一句话,当场挑起了达摩利剑的兄弟们和卡拉哈迪的勇士们现场火并,那么再想要回到现在这种状态那根本就不可能了。等于兵哥前期所做的一切都付之东流了。无论是兵哥出生入死也好,还是达摩利剑的兄弟们以命相搏也罢,换来的和平都要拱手让人了。

    卡拉哈迪兵哥必须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想要完全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仅仅需要的是威慑,还有臣服。武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这种办法只能征服人的躯体而不能征服人的内心。

    而想要在卡拉哈迪站住脚,无论是给达摩利剑的兄弟们找一个落脚之处,还是以后在这里开枝散叶开创未来,那么立威和收服人心就是最好的选择。

    对别人来说杨志是华夏空军副司令的儿子,但是对兵哥来说就是立威石。这一枪打中的不仅仅是一颗头颅,而是一视同仁。兵哥不怕报复,更不怕有人在背后搞什么小动作。不要说此刻兵哥远在万里之遥,哪怕就是身在华夏,只要兵哥还有自身存在的价值,他就相信自己这一枪打出去后自然会有人帮着自己解围。

    淡定的目光看向众人,兵哥残酷的手段已让任何人臣服。卡拉哈迪诸多的王公大臣议会长老们此刻再看兵哥的眼神已经变了。他真是来帮助卡拉哈迪的,徐右兵是实打实的想做好卡拉哈迪的首相。否则绝不会一开始就毫不顾忌的拿出来那么多的黄金帮他们,更不会亲自涉险上阵杀敌,而此刻又一视同仁,连具有大背景的杨志也敢杀。

    政教大臣塞拉尔嘴角露出了一抹欣慰的微笑,此刻他轻轻地点了点头,小声的对哈里央木说道:“送我去医院!”

    而就在这时,一名粗狂的黑人少年突然哈哈大笑,脸色通红的冲了过来,手中高举着一把m9突刺就向徐右兵当胸刺去:“作秀,到这时候了你还做秀。就凭你,有什么资格做我们的首相大人,卡拉哈迪决不能落到你们的手里。这是我们的国家,凭什么要由一个外人来执掌!”

    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博茨瓦纳-赛扬,塞拉尔的儿子。他在后面看得清楚,他见徐右兵仅以这种手段就收服了卡拉哈迪一帮大臣们的心,顿时便急了。这么点手腕你们都看不出来,你们还做什么大臣。

    卡拉哈迪是博茨瓦纳氏族的,决不允许受到外人的摆布。算了,既然你们这些榆木疙瘩还是这么的不开窍,那我就直接杀了他,杀了他首相的职位才会重新回到我们的手中。

    “我要杀了你,我让你以欺骗的手段蛊惑人心,我......”

    可就在这时,赛扬直接愣住了,m9突刺正中徐右兵的前胸,可是无论他使多大的劲,军匕却愣是再也扎不进徐右兵的胸膛一分一毫。

    “这怎么可能,这绝不可能!”赛扬瞪大了眼睛,继续一咬牙就向前猛桶。可是军匕却如同扎在坚硬的橡胶垫上一般的坚不可摧,只是透过了兵哥前胸的外衣,再无寸进。

    使劲,再使劲,加把劲,甚至使出了吃奶般的力气!

    赛扬的脸色不禁由开始的一片通红到慢慢的变成了青紫,甚至转成一片惨白。

    这根本就不是个人,人的肉怎么会扎不动,他的这把m9突刺是在西伯利亚训练营中得到的优秀学员奖品,是训练营的教官们为优秀学员们特别定制的锋锐利器。不要说人,就是再坚韧的牛蹄筋也会一刀斩断,甚至全力刺出,一刀能刺透3t的钢板。可此刻不要说钢板了,仅仅是一层薄薄的人皮都没能刺穿,这样赛扬瞪大了自己恐怖的眼睛,立刻想到了一件让他最仰慕的事情。

    “金钟罩铁布衫!华夏功夫!你会华夏功夫,你是特种兵出身?”

    看着兵哥一手拉开了自己的上衣,而胸前只留下了一道白色的划痕之际,赛扬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高手。这家伙甚至和西伯利亚训练营中的雪狼是一个角色,他们都会功夫,并且传说中雪狼还拥有着变异基因。

    传说中西伯利亚训练营早先就是专门用来训练战斗民族特种兵的基地。而训练营中不仅仅从事军事训练,还进行各项秘密武器以及最高科研项目的研究工作。而雪狼就是从西伯利亚特种训练基地中训练出来的一些怪物。

    他们不仅仅有着一身逆天的超级本领,听说身体内还注射过西伯利亚荒原狼的鲜血,造成了基因改变,已经成为了超强战士,可以刀枪不入,徒手生撕狗熊。

    传说一直都是传说,之所以会让赛扬相信,那就是因为他有幸见过一次真人,在回国的时候特训营曾经为了拉拢他们这些身份特殊的成员,精挑细选了一些特别士兵给他们表演了一些特别的节目。

    而其中就有以肉身抗刀枪不入的一项。

    具学院教官介绍说,会这种功夫的都是当世武功最高之人,让他们见到后一定要掉头就跑。因为紧接着台上表演的就是手撕大狗熊。

    看着台上残忍的战术表演,当时赛扬的心就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恐惧顶点。他知道教官的意思是什么,一是对他们这些人的警告,不要觉得在西伯利亚特训营中待了一段时间,就自认天下无敌;二就是拉拢和诱惑,战斗民族需要的东西很多,只要一些小国家能够出得起足够诱惑的东西,他们自然会把这项神秘的招式相传。

    “首相大人,你会功夫,你放过我,我知道你这是功夫,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并且我知道还有一个国家的人会这种功夫,并且他们比你还要厉害的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