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志双手一拖,直接架住了赛扬的右‘腿’,紧接着嘴里大喊一声滚,双手向上一抛,就想像摔麻袋一般的把赛扬摔出去,不过却只是将赛扬一下子给推出去了能有五六米远的距离。。

    “咦!有两下子嘿!”杨志把头一甩,看着这小子眼中的怒‘色’更甚。

    而一‘腿’全力踢出,却被杨志轻易地给架住了不说,还顺手一扬就把自己给推出去能有五六米远的距离,赛扬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这家伙这么多年以来在战斗民族的集训营里待过,自认为一身本领可没白学。曾经在西伯利亚单手只‘腿’斗过白熊,能够一‘腿’踢穿‘门’板,单掌砸开尺厚的坚冰,却不想在这里全力一‘腿’竟被杨志轻易地架开了,脸上顿时挂不住了。

    “行,有两下子,再来!”赛扬往后又退了几步,快速的蹬地助跑,他刚才绝对是失误轻敌了,那根本就不是自己全力的一脚,这下他要给杨志一个狠得瞧瞧。这次比上一次要狠得多,一‘腿’斜刺里踢出去,甚至两边围观的人都能够听到呼呼的风声,脚尖直指杨志的太阳‘穴’。

    “来得好!”杨志微微皱眉,再次一声爆喝,运气于心,猛的一脚对踹出去,竟然后发先至,一脚把赛扬给踹飞了。

    杨志可不是寻常人,寻常人也不会被派到徐右兵身边做副机长,这是华夏国千挑万选,并且考虑多方面因素才选定的几名重要人物。论身手来说,他们个个堪比特种兵,哪是这个卡拉哈迪大臣家的贵族少爷能够比拟的。

    虽然说博茨瓦纳-赛扬留学于战斗民族,并且在西伯利亚特训营中待过。但是他们所面对的北极熊也好,或者是看是结实的‘门’板也罢,其实都是有着不少猫腻的。

    毕竟是来学习的贵族,怎么能够让人家真受伤,吃点苦无所谓,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那就没法‘交’代了。所以进行的是全封闭,拼命练的教学方案。当然经常来个十公里雪地越野大拉练或者是学友之间的自由对抗还是可以的。但是真正与西伯利亚正规训练营的士兵们动手的机会,那根本没有。

    所以表面上这些贵族学员们自认为自己已经学到了一身好本领,甚至可以轻易地以一打十,却不想那都是人家陪着他们玩的。等回来真动手的时候,吃亏的还是自己。

    就比如现在,赛扬vs杨志,很轻松的就被杨志打趴下了。

    “小子,你怎敢伤了我的儿子!”呼啦啦,现场顿时就围过去一群人,并且喊话的正是卡拉哈迪的政教大臣博茨瓦纳-塞拉尔。

    而就在这名手掌大权的政教大臣还没等把自己的儿子扶起来的一瞬间,就见杨志凌空跃起,如同钻天的鹞子一般的愣是在空中来了个360度的回旋踢,一‘腿’狠狠地扫向了倒地刚刚爬了起来的赛扬!

    “勿伤我子!噗!”一口老血迸出几尺远的距离,情急之下政教大臣博茨瓦纳-塞拉尔,立刻‘挺’身,完全不顾一切的挡在了儿子的身前,竟然为他的宝贝儿子亲自挡下了这致命的一‘腿’。

    “塞拉尔大臣,塞拉尔!”.......

    “放肆!杀了他!”

    呼啦啦,无数皇城勇士顿时围了过来,有不少人直接掏出了枪,枪口直指杨志。文教大臣博茨瓦纳-哈里央木与政教大臣塞拉尔关系最铁,第一时间便命令抓人。

    “你们要干什么,刚才不是说好了比斗的吗,生死由命成败在天,已经定好了以命相搏,可你们为什么要‘插’手比斗,现在还敢拿枪指着我,难道以为我杨志真的会怕了你们不成!”杨志丝毫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反而是把头一仰,冷冷的看着这帮家伙。

    “哼,大家都看看,我们可是来帮这帮王八蛋的,可他们简直就是好赖不分!现在看到没人再敢侵犯卡拉哈迪了,立刻就开始翻脸,这简直就是卸磨杀驴啊!

    立下了生死誓约的比斗也敢违背,这不就是故意挑衅我们吗。难道只有他们打我们的份,将我们打败赶出卡拉哈迪,那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吗?”

    杨志转身对着一帮达摩利剑的勇士们极力的鼓动着,甚至还对威廉的海陆空三栖兵团的士兵不住的眨眼。他的意思很明确,他是兵哥的人,需要这帮人的支持。

    呼啦啦,正如所愿,观看比斗的可不仅仅只有卡拉哈迪的勇士们,还有着达摩利剑的兄弟们和威廉的海陆空三栖兵团的士兵们。

    “干什么干什么,掏枪,在我们面前也敢掏枪,作死吗?”一名尉官立刻拔出了他腰间的手枪,与对面卡拉哈迪的勇士们对持起来。这家伙可是兵哥带过来的人,可不能够让他吃了亏。并且他说的有点道理,在卡拉哈迪自己这帮人终究只是一些外人,看来已经引起了卡拉哈迪本土势力的不满。

    这件事情其实就是一件导火索,正如他说的,卡拉哈迪现在的危机解除了,这帮人已经用不到他们了,那么是不是就该让自己这伙人拍拍屁股滚蛋了呢。

    麻痹的,这可不行,兄弟们跟着弗兰克神使大人抛弃了一切,背水一战来到了卡拉哈迪,并且地狱黑帮所有的黄金都散在这里了,现在不禁没能收回来,看样子还要被赶出去,哪有这么可笑的事情。

    还有人敢欺负到地狱黑帮的头上,这简直就是找死。本来就是黑 社 会出身的尉官虽然现在披上了军装,但是此刻拿枪指着对面的皇城勇士们,其实看起来要比黑 社 会还狠得多。在他看来今天就是一个风向,他们与卡拉哈迪王城勇士们的合作期已经结束了,更何况还有卡拉哈迪议院的大臣们在现场,这明摆着就是借故找事。

    “都给我散开,滚,这人是首相大人的‘侍’从,你们再敢拿枪指着他,就别怪我们不客气!”哗啦啦,有尉官带头,顿时达摩利剑的兄弟们人人掏枪,立刻就与皇城勇士们对持了起来,眼看着一场不可调协的矛盾一触即发,瞬间就会血酿成河。

    而这边文教大臣气的鼻子都歪了,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打了政教大臣不说,一‘腿’下去怀中的政教大臣看样子仅剩下不到半条命,现在还有半数的人拿枪指着自己这边,这是要把卡拉哈迪的老臣们全都赶尽杀绝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