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哼!”象征着卡拉哈迪民族的法杖被大祭司狠狠地杵在了地上,就听咣当一声,震人心魄。

    “大祭司!”

    众人噤如寒蝉,纷纷向大祭司看去。

    只见此刻的大祭司一脸怒色,神情非常的激动:“外人,如果真要追究起来,恐怕这里只有大长老还是我们博茨瓦纳最为正统的存在,就包括你高高在上的民教大臣,那也是一个外人!

    伊思-巴布鲁,你的祖母是大不列颠血统;政教大臣,你的祖父是加拿大人;而我,身为博茨瓦纳的大祭司,更是***人。可以说,我们博茨瓦纳真正高贵的血统,只有母亲是山姆国人的瓦纳!”

    瓦纳的母亲是山姆国人,这是不争的事实。可是在座的内阁成员除了大长老之外,竟然都有着外域血统,一时间没人敢出声反驳大祭司的话语。

    博茨瓦纳是一个非常开化的民族,更有着她民族性独特的婚配方式。如果给其他民族的少女随意就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自己婚配的想法,这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但是在博茨瓦纳来说,这很正常。不仅是正常,还会象征着勇敢与自立的表现。

    博茨瓦纳的少男少女们对于择偶的观念非常的自由,每年博茨瓦纳都有两个最重要的节日,一个是春季的迎新节,另一个就是靠近年末的欢庆节。而这两个特殊的,带着民族特色的节日正是博茨瓦纳民族少男少女们自己亲自挑选自己未来配偶的节日。

    在这两个节日里,美女和年轻的男子们都会穿上节日的盛装,三五出行,来到盛大的欢庆场地,到处寻觅自己心仪的对象。只要相互看好,女孩们就会拿出自己精心制作的香囊赠送给自己心仪的男子。而这时候男子很快就会拉起美丽女孩的手单独的跑到野外,很快就会滚到一起,做他们最想做的事情。

    直到木已成舟,男孩才会带着满身的快乐和女孩分别。相互回到了家中,男孩会向家中大人说明女孩的身份来历,这样家里的大人就会带着牛羊随后到女孩的家中求婚,从此结为秦晋之好。

    当然,如果你敢辜负了女孩,那么下场是非常惨的。因为绝不会再有第二个女孩会向你表白,也不会有任何人再瞧得起你。不仅如此,从此后男孩的家庭也会被族人孤立,甚至在族内根本就混不下去。

    不过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在博茨瓦纳,男孩没有追求女孩的权利,他们有的只是默默的等待被女孩的挑选。所以说一个男孩根本就不敢辜负女孩的意思。当然,如果实在是看不好可以不接受女孩赠与的香囊,也就不去野外滚床单就可以了。

    只不过现在这个传统的择偶方式因为他陋习的存在性,已经慢慢地被博茨瓦纳渐渐开明的氏族所不允许。因为以前的博茨瓦纳氏族是封闭的状态,节日进行时一起欢庆节日的也只是本族民众。可近年来由于博茨瓦纳氏族成为了卡拉哈迪最大的氏族,所以节日进行时吸引了大批的外来民族的参与。

    而这带来的负面影响是非常严重的,很多少女选好了配偶之后,带着自己心仪的男子跑到山中,或是草原上完事之后,并没有接到男人家中派来的人提亲。氏族执法长老调查下去发现,竟然很多选好的男子都是外族的。也就造成了他们这种神圣的选择有时候很难得以履行责任。所以近年来在节日进行时,很少允许博茨瓦纳以外的民族参加。

    但是这样已经给博茨瓦纳的少女们带来了非常严重的伤害。尽管事后通过各种方式进行了拟补,但是这样的择偶方式正在慢慢的进行取消。

    也就是春天和年末的两个节日现在象征意义很大,但是依旧有赠送香囊的情况,只是女孩不会随意的陪着男孩到山中或者草地里滚床单。

    千年的习俗很难改变,没有滚床单这一项目,氏族最激情的文化似乎一下子就少了那么一点什么。于是节日的性质突然就变了。变成了很多其他女人和男人的一种交际场所。也就是节日还是那个节日,只不过参加节日的人变了。变成了一些带有功利性的女人和专门到这里找乐子的男人。于是开放的节日造成的负面影响越来越严重,卡拉哈迪一时间成为了开放国度的代名词。

    给人的感觉就是只要来到了卡拉哈迪,到了这个地方,随意的叫可以和女人进行欢乐的交往。而致使现在的卡拉哈迪竟然成为了艾滋病和一些其他病症泛滥的国家。

    所以老博茨瓦纳-侯赛因非常恼恨这个陋习的存在,曾经下令严肃的整治这两个文化节日的进行,曾经有一度命令文教大臣进行取消的决定。

    但是陋习只是因为被其他人钻了空子,其实真正的文化意义还是好的。所以到后来只是取消了滚床单的环节,其他的还在氏族民众的接受范围之内。更何况流传了千年的文化,当然会去除糟粕部分,而留下象征着美好意义的所在。所以卡拉哈迪女孩还是拥有着她们自己挑选自己配偶的权利,这在母氏氏族社会中,是绝对不能取消的存在。

    而现在这些所谓的大臣们,自认为自己是博茨瓦纳正宗血统存在的大人们被大祭司当场指出了他们出身的斑驳,顿时便不做声了。究根结底他们也是女氏氏族自己选择的舶来品,根本就是舶来文化与本地文化的穿杂表现。

    所以现在纠结谁是外人,谁是正统根本就是一个笑话。可以说此刻的博茨瓦纳氏族早已经被各族同化了多年,甚至隐隐有了容纳百川的存在。但是追求幸福的方式还是很好的保留了下来,博茨瓦纳的女孩子依旧有她们自己选择自己喜欢男子的权利。

    所以身为女皇陛下的瓦纳在提出了自己要嫁给徐右兵的时候,仅仅是让在坐的大臣们感到了一丝震惊之后,又在大祭司愤怒的眼神中,顿时就释然了。因为女皇陛下终究是要嫁人的,尽管她身为女皇,但是依旧有她自己选择爱侣的权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