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老臣们的担心和建议让博茨瓦纳非常的感动,但是现实情况已经不允许瓦纳再做任何更改了,因为不依仗徐右兵的话,现在的卡拉哈迪说不定在前几次冲突中早就灭亡了。.: 。

    瓦纳沉默不语,只是灵动的大眼睛认真的看着他们这些氏族叔叔辈的老臣们。他们想法是正确的,可是现实是残酷的。他们的眼界只在卡拉哈迪,甚至没有人会想的更远,看得更透彻。

    “各位长老大臣,你们的提议是正确的,但是我只想问一句话,我们的首相大人叫什么?”

    “叫什么,当然是徐右兵啊!”伊思-巴布鲁有些不解,但还是第一个回答。不过他的回答让‘女’王陛下突然感到一种深深地遗憾。遗憾的是就连伊思-巴布鲁其实在心底也没有接受徐右兵,也把他当成了一个外人。

    但是‘女’皇陛下继续看向下一个人,看向了政教大臣与民教大臣,甚至看向了氏族长老与大祭司。

    氏族长老眉头紧皱,大祭司沉默不语,而政教大臣连连点头,笑着说道:“‘女’皇陛下,您这个问题问的是什么意思呢,不要说我们,在座的都知道首相大人叫徐右兵,难道巴布鲁说错了吗?”

    民教大臣也赶紧复言,点头称是。

    此刻瓦纳的双眼已经冷淡了下来,甚至是目光中莫名的出现了一丝愤怒!

    “长老,您说呢?还有大祭司爷爷,您也说说!”

    氏族长老沉默再三,眼光无比沉重的看向了大祭司。大祭司活了这么大的岁数,基本就是卡拉哈迪博茨瓦纳氏族的‘精’神支柱了。如果不是战‘乱’,大祭司根本就不会介入到国家事务中来,他更多的存在方式,是人民的‘精’神信仰。

    沉‘吟’片刻,大祭司本来一直闭着的眼睛突然间睁开,手中象征着无上权力的拐杖往天空中一举,无比神往的说道:

    “他——国士无双!博茨瓦纳-徐右兵,‘女’皇陛下的兄长,博茨瓦纳-侯赛因陛下亲收的义子,即便是我辈氏族以后完全掌握在了他的手中,也算是义正名顺!”

    “什么,大祭司!这!”几位大臣和长老顿时纷纷侧目。他们在大祭司权利法杖高举的时候,已经知道了结果,甚至这个结果是大祭司举着权利法杖宣布的,那就是说,现在的首相大人,也是博茨瓦纳氏族的一员。

    大祭司的话太重了!国士无双,那就是全国上下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比拟的存在,一个国家至高无上的勇士。在博茨瓦纳氏族,对勇士是最崇拜的,想不到徐右兵在大祭司的心中,会有这么高的地位。

    “长老!”有人不服,无奈叫出了氏族长老的名字。

    但不想长老只是微微的笑了,突然手指向了伊思-巴布鲁,言下之意就是让巴布鲁来为大家解释。

    伊思-巴布鲁非常的不解,要说老国王陛下认徐右兵为义子,这事大家都是知道的,但是将他真正归为卡拉哈迪博茨瓦纳氏族中的一员,这多少真有些牵强了。毕竟徐右兵身上流淌的并不是本族血液,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外人。

    “巴布鲁,如果没有他,还会不会有博茨瓦纳!”长老见伊思-巴布鲁迟迟不理解自己的意思,只好无奈的提点。

    “这个!”伊思-巴布鲁张口不答。

    “我族中有记载,只要对本族做出了重大贡献的人,他自愿加入我族,那就是我们博茨瓦纳一族的成员,就是我们的兄弟姐妹。

    别的不说,几次抵抗反抗氏族的攻击,连‘性’命都可以不要,三番五次救回‘女’皇陛下和我们所有人的‘性’命,没有他,我们博茨瓦纳氏族早就四分五裂了,甚至会遭受到反抗氏族无尽的残杀,我相信,没有人还会留着我们,他们会把我们连根铲除!

    而除此以外,他献出了他自己所有的财富,堆砌成山的黄金,根本就不是几处矿藏和油井可以产出来的利润。即便是以后能产生这么多的利润,我相信等收回了投资以后,再进行利润分成的话,那也是多年以后的事情了吧!

    还有他的军队,他的战车,他的人脉以及无数支持他的士兵们。有了他的存在,这些人才会完全的为我们卡拉哈迪卖命。话说的难听叫做卖命,其实话说的好听叫做忠诚!

    他们每一位勇士现在都加入了我们博茨瓦纳氏族中来,成为了我们卡拉哈迪真正的公民,难道说,这还不够吗?

    我知道你们的想法,在你们认为氏族是血液的净化,在你们看来他们都是外人。但是何不用心想想,没有他们的存在,大家还会不会活着,而我们氏族还会不会存在!”

    长老说完立刻闭嘴,竟然与大祭司相互看了一眼无奈的摇头。而这时候已经没有任何人再出声反对了。事实摆在眼前,反对根本就是一个笑话般的存在。但是在心底,他们还是隐隐不能够接受的,总是有着一种奇怪的排他感觉。

    瓦纳无奈的长叹,她以不到二十岁的年纪继承了父皇的王位,在徐右兵凌厉的手段镇服下还有这么多人不服,其实这是瓦纳早就想到了的事情。

    虽然兵哥城头喋血,一开始就杀了几位曾经自己为是的几名元老大臣,但是归根结底来说,其实在有些人看到政局稍微稳定后肯定心中会有了想要夺取更多权利的想法。

    这是明摆着的事实,瓦纳天天跟随在老候塞因的身旁,怎么会想不到这些问题呢。可现在并没有这些目光短浅的家伙们想的这样,以为杀死了西达加尔,打败了反抗氏族,一切就安定了,而隐隐的,瓦纳却认为,恐怕更猛烈的风暴才刚刚开始。

    “大祭司爷爷,长老,我想嫁给他!因为我认为他是我们博茨瓦纳最勇敢的勇士,也是最忠诚的勇士,所以我想嫁给他,就如同您说的,他国士无双!”

    “什么!‘女’皇陛下,这可使不得,您是卡拉哈迪的‘女’王更是我们博茨瓦纳氏族最高的领导者。你怎么能够嫁给一个外人!”民教大臣立刻出声反对,他一刹那间被瓦纳的决定差一点给震晕了。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瓦纳要嫁给徐右兵,嫁给一个外族人,这不是开玩笑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