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想什么就来什么,上天真的对他们不薄,兄弟们都死了,就剩下他们两个了。 现在还有西达伽尔雇佣兵团营地里无数的财宝,而面前又送来了一个如花似玉般的娇娘子。

    这女人简直是美得冒泡,就如同出水的芙蓉。上身是一件完全湿透了的白衬衣,里面印透出粉色的罩罩,好像由于抽筋的模样,她竟然脱下了紧绷在腿上的牛仔裤,刹那间让两个家伙看到了里面粉色的小内内,由于弯腰脱衣呃的原因,胸前结实的饱满立刻就映入了两个贼一般的佣兵眼中。

    “唉呀妈呀,我受不了了!”一名年轻的佣兵立刻鼻血直流,这画面太香艳了。落素素胸前的饱满随着动作的大幅度摆动,已开始摇摇欲坠,仿佛随时要掉出来一般的抢眼。

    更有甚者,俏丽而又精致的面容此刻由于痛苦的原因,双眉紧紧地皱着,额前的一绺秀发被水打湿,遮住半边的面容,真是若隐若现,尤抱琵琶半遮面,更加让人迷醉。

    在清晨阳光的映射下,就连脸上细细的绒毛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并且反射出金色的光芒。

    大胸、素颜、a4腰、翘臀,身材妖娆,白皙逼人,并且一看就是那种还没有经历过人事的处子之身,这样的美女送到了两位狼一般的家伙眼前,直接让这两个凶狠的饿狼石化了。

    人间尤物啊!

    极品!

    如果经历过了人事,脸一定会放开,脸上的绒毛会退,受到雨露的滋润会更显脸色的红润。

    这就是一颗已经熟了并且正在散发着果香的葡萄,就等着自己两个上前随意采摘了。

    嗖——其中一名佣兵就像是狼一般的蹿了过去,他一把将毫无防备的落素素抓过来,瞬间拖入到水草地里想要就在这里一尝鲜美。管你什么身在险境,管你丫的正在躲避,哥先办了再说。

    “砰!”一枪托狠狠的砸在了这家伙的头上,随后另一名年近四十了的佣兵非常满意的看着已经倒在血泊中,就连半个脑壳都被自己一枪托砸飞了的同伴,很是不屑的说道:“年轻人就是猴急,也不看看什么地方。图的一时快乐,小命都丢了,以后还拿什么玩!

    姑娘,你别怕,这家伙对你欲行不轨,我年岁大,看不惯,这样的畜生就该杀。你这是抽筋了,来,伸直腿,我给你掰掰!”

    “你,你是谁,别过来,你别过来!”落素素猛然间就慌了神,自己的牛仔裤已经脱了,下身就穿了个粉色的小内内,上身的白色衬衣全部湿透,现在看起来就是透明的,穿和没穿其实都一样,自己就等同于半果着呈现在一个陌生人的面前,并且一看他还是敌人。

    这样的下场可想而知,并且这个年岁大的佣兵看起来绝没有这么的好心,一看就是个色狼,那双眼 yin淫 邪的样子无时无刻不在透漏出他脑袋里肮脏的想法。

    而他正非常不要脸伸出了手,竟然一把抓住了自己精致的小脚,一边抚摸着,一边还要往上抬。

    “你住手,放开我,举起手来!”慌忙中落素素一把抽出了自己腋下的贝雷塔92f式手枪,推弹上膛,双手紧张而又颤抖的指向了这名大叔模样佣兵的脸。

    “你要开枪?哈哈哈,够味,极品,简直是共同的爱好!你也会玩枪,我真的很喜欢!”

    此刻凶狠的家伙终于是原形毕露,再也顾不上矜持。使劲的一抬腿,竟然将落素素的大腿直接压到了落素素的胸口,就要碰到那鼓鼓山峰。他很有信心,对付这样青涩的妞,就要狠。而另一只手诡秘迅速的一扬,很轻易的抓住了落素素的枪管套筒。

    “就这点身手还跟老子玩,你丫的太嫩了点!”

    扳机扣动,慌忙中落素素紧张的闭上了眼睛,她要杀了这个胆敢冒犯自己的老家伙。她一定要杀了他,他竟敢这样对自己,自己都被看光了。

    兵哥哥都没有看过!

    可是任凭扳机扣下,但是套筒被这个老流氓死死地握住,撞针根本就无法激发。

    落素素咬紧了牙,自己绝对不能就这么遭到侵犯,绝对不能。此刻她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自己为什么会抽筋,为什么会被河水冲到这里来,为什么会遇到这个流氓。为什么还要脱下牛仔裤。

    但是一切都晚了,后悔救不了一切。狼一般的老家伙猛地用力,枪口随即被掰离了方向,随后竟然带动着落素素的胳膊,狠狠地向地面砸去。

    “啊!”如玉般的小手被狠狠地砸在地上,瞬间就被杂草刺出了鲜血。手枪已飞,落素素成大字型的被这名咸湿大叔就这样扑打在地,压在了身上。

    “你找死!”落素素咬着牙,不管不顾的翻身反抗,她一定要杀了这个混蛋,一定要杀了他。可是再努力反抗又怎么能够有一个男人的力气大。

    而此刻双手被擒,被这头饿狼一般的家伙用手死死地禁锢在草地中。他的身体已经压在了自己的腹部。

    “兵哥哥,救我,救我!我就是死了,这辈子也不甘心......!”

    “兵哥哥!”

    ......

    疯狂的挣扎中,一张臭臭的大嘴从天而降,那早已扭曲了的一张脸上还涂着乱七八糟的迷彩,马上就要夺了自己的初吻。落素素立刻瞪大了眼睛死死地闭上了嘴,她甚至感觉一股让她无比恶心的恶臭扑面而来,那是他嘴里呵出来的一种让人无比恶心的味道。

    她死死地咬着牙,甚至嘴角都咬出了血。自己的清白就要被毁了,现在她根本就反抗不了这个禽兽。

    “我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被你玷污了,我就算是死了也不会让你得逞!”

    落素素拼了全身的力气大吼,猛地翻身坐起,疯狂的蹬着自己的双脚。她要踢死这个老家伙。可惜任凭落素素怎么努力,但是依旧不能奈何这个坐在自己大腿上的老家伙分毫,自己的小腿根本就踢不到他。

    精致的小脚丫已经鲜血淋漓,被水草划出了道道伤口。泥水迸溅,双脚下已经被落素素踢出了一个水坑,烂泥和水草都被落素素疯狂的踢起来,四处飞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