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说什么?”威廉猛地跳下了坦克车,抬手一把就抓住了保罗的衣领,双眼箭一般凌厉的目光扫了过去,只吓得保罗禁不住牙齿打颤。,: 。这是个什么样的家伙,在他面前保罗竟然不敢有分毫胆敢反抗的想法。这家伙浑身都是杀气,仅仅是看着自己的眼神,就让自己有着一种绝对不敢反抗的胆怯。他就像兵哥一样,不,是教皇陛下一样的勇猛,全身上下都杀气凛然。

    刹那间跟随着保罗一起跑过来的泰瀚和王志军都惊呆了。他们此刻感觉面前的威廉太可怕了,可怕的气场压得他们刚到嘴边的话愣是没能说出来。不过好在泰瀚这家伙仅仅是楞了一下,终于是最先回过神来。

    “既然是兄弟,别动手,听我说!我们和教皇陛下决定今晚实行斩首行动,西达伽尔的佣兵团包围了卡拉哈迪皇城,想要打残他们以皇城内的兵力的武器装备根本不可能,所以我们决定刺杀......”

    “刺杀,刺杀也不需要陛下亲自动手吧,你们这些‘混’蛋!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找人,就算是把这条河给我翻过来,把里面的水都给我排干了,也要把教皇陛下给我找出来!”

    威廉彻底的惊呆了,兵哥竟然沉到了河底下,这可能吗,兵哥的水‘性’威廉非常清楚。要说兵哥在装甲车内被震晕了还有可能。要是说兵哥被淹死了,你就是杀了威廉威廉也不信那。

    不说别的,在小印子国,在菲宾国,马亚国;在南涯岛,在青礁岛,在太平洋,在遭遇了第七舰队的旗舰。那环境比这条河岂止凶险一万倍!那可是万里茫茫的大海之上,没有任何凭籍的大洋之中啊。那样的地方都淹不死兵哥,兵哥岂能在这条小河沟内翻了船!

    “找!快找!打开所有的大灯,命令直升机给我打开探照灯,给我一寸一寸的找!下水,会水的,达瓦西里,达瓦西里你这个家伙,还有你的船员,都出来,下水,快,潜水,给我捞人!”

    哗啦啦,保罗和泰瀚这帮家伙的脑子完全的停滞住了,这个威廉王子究竟是个什么人,他的陆战装甲兵团里面坐着的竟然不是步兵,而是身着海军‘迷’彩服的海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海军两栖陆战队?

    我那个娘啊,后面装甲运兵车舱‘门’打开,冲出来的竟然都是一水的现代化装备的海战士兵!

    这哪是陆军装甲兵团,再看天上飞的武直,这简直就是海陆空三栖兵团啊!

    深海潜水作业对达瓦西里来说太简单了。他曾是吕佐夫货轮上路里哈克船长的水手长,可自从攻打下了刚比加尔海盗的大本营之后,这小子完全就成了威廉王子手下掌管海军的军官。是的,整编了,不仅仅是他被整编了,就连船长和他们的一船水员们都被威廉整编了,摇身一变成为了威廉王子殿下的海军。

    而由于威廉急着赶到卡拉哈迪,于是把刚比加尔的一切事情都‘交’给了老船长路里哈克,他亲自带队,带着一船坦克自行火炮装甲车,甚至带上了从刚比加尔那里俘获来的直升机,他要来送给兵哥一个陆海空三栖兵团。

    可不想,兵哥现在竟然‘阴’沟里翻了船,沉到了比利尔德河里喂王八了。

    你‘奶’‘奶’的,哪个王八有这么大的胆子,你要敢动我老大一根毫‘毛’,我生劈活吃了你!

    怒了,真怒了!当一个人满心欢喜的,带着一身成就来见他最想见的人。可是人没见到不说,还听到了最不好的消息。可想而知,现在威廉的内心中是有多么的崩溃。

    找,到处找,不放过任何角落!达瓦西里亲自带人分批下水,在河底深潜寻觅。而空中,武直探照灯照的河面亮如白昼。给大家照亮了任何死角的位置,绝不放过一处黑暗的地方。

    找,还是找,疯狂的寻找。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威廉的心中是越来越沉。战士们围着兵哥所乘坐的装甲车最后被击沉的位置向外不断的扩散,‘精’致到不放过任何一处地方,可是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有发现兵哥的一丝影子。

    突然几十名海军士兵从河底冒出了头,他们大声的汇报着,找到了那辆已经沉到了水底的装甲车,发现后舱‘门’已被打开,可是里面空无一人。

    “你们说什么,再说一遍,给我再说一遍!”威廉发疯般的叫着,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报告王子殿下,我们找到了被击沉的那辆装甲车,车内只有十几具敌人的尸体,除此以外并没有发现你说的老大。但是后舱‘门’是打开的,我怀疑老大没事,是不是自己打开舱‘门’出去了!”最后‘露’出了水面的达瓦西里‘精’确地组织着语言,小心详细的向威廉汇报着他发现的情况。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的老大哪会那么容易死,他是教皇,更是战神,那是不死的传说,不灭的灵魂!即便是被围,也会全身而退,怎么会有被炸死一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达瓦西里,你小子很会说话,我要奖励你,一定要奖励你和你的手下们!”威廉心情大好,纵声狂笑,回头竟然一把将泰瀚给抱在了怀中,这家伙此刻哪还有顾及他王子的形象,心情‘激’动之余,竟然流下了一行眼泪。

    而反观泰瀚的保罗等人竟然也是唏嘘不已!

    “老大没死,老大没死,没死就好,我就说怎么会那么容易死呢,在万米高空都没事,还能在这条小‘阴’沟里面翻了船,绝不可能!”保罗欣喜地叫着,大声呼唤着徐右兵的名字。

    而泰瀚转过头一个猛子就跳下了河,快速的向前游去,一边拼命地划水,一边大声的喊着:“教皇陛下,教皇陛下!兵哥,我泰瀚的兵哥老大,你在哪里啊!”

    紧跟着保罗也纵身跳下了河......

    “远红外,快,使用远红外。老大穿着隐身衣,命令狙击手带人‘精’确搜索这里的每一寸地方,快!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王志军一拳砸在了自己的脑袋上,听到兵王没死,他终于是松了一口气。除了突然间心情舒畅了以外,竟然心底内莫名的好像放下来一块很大的石头,他竟然首先想到了那个人,自己终于知道回去后怎么向那个人汇报了。

    哎!又是狠狠地锤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王志军突然在心里面怨叹!王志军啊王志军,你都在想什么,都现在这个光景了,你怎么想的还是汇报和任务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