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家伙虽然说铁甲没有坦克厚,仅仅才五到六t钢板的厚度,但是想仅凭手榴弹炸开还是不现实的,其实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拿着手雷炸毁他们的轮胎和螺旋桨。

    但是动作一定要隐秘,千万不能被他们发现。距离这么近,兵哥可不想自己被打成筛子网。即便是立刻深潜也躲不过高速机枪的扫射。兵哥才没有那么傻,那叫杀敌一百自损八千,甚至很可能连自己的小命都赔进去。

    观察仔细了,在水下看清轮胎依次划过眼前,等待着中间一辆装甲车的来临,兵哥快速的游了过去。装甲车在水中速度很匀称,划开的水浪对兵哥的阻力不是很大。但如果是平常人想要靠近也是不可能,只是兵哥有自己的办法。

    顺着水流的方向,等待着装甲车划开的水浪被河水自身流动的方向冲击起来,借着两股水流相互撞击缓冲,兵哥快速的靠近了装甲车。探手抓住了后延的拖拽拉环,兵哥一露头竟然忍不住大喜。

    急忙换气,一口咬掉了手榴弹的拉环,延迟数秒,兵哥毫不犹豫的把手榴弹向上抛去。

    数枚捆绑在一起的手榴弹完全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了打开了顶盖的装甲车之内,而此刻兵哥已经再次潜到了水中,向侧岸快速的游去。

    一秒,两秒......

    轰隆隆,身后传来了惊天动地般的爆炸声,甚至沉重的装甲车都在水中抖动了起来,紧接着一股浓烟从车内冒了出来,后面的舱盖竟然也被炸了开来。

    完美!

    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完全的超出了兵哥的预算。只可惜这么完美的爆炸兵哥却没有机会欣赏到,因为此刻兵哥只能是没命的向前划动手臂,在水下跑的比泥鳅还要快。

    手雷一响,这辆装甲运兵车完美的爆炸了。车内一共是十三名雇佣兵,没留下一个活口。突然而来的爆炸声顿时惊醒了所有的战车。雷格扭头大骂,随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竟然连敌人的影子都没有发现。与此同时他后背全是冷汗,他在庆幸,被炸毁的那辆车不是自己这一辆。

    “他在水下,他一定就在水下,给我炸,炸死他!手雷,他会用手雷炸我们,难道你们都傻了吗!”

    无数的手雷通过顶端的顶盖扔下水面,爆炸声此起彼伏。河面顿时激起来无数的水柱,高达数丈。

    而佣兵们此刻都学精了,投掷手雷过后立刻关紧了顶部顶盖,不给兵哥任何反击的机会。可是他们哪知道此刻的兵哥早就深潜逃离,离开他们能有几百米开外了。

    而这时候的兵哥正探出了头,沉静的观察着身后一帮傻逼的行为,紧接着快速的摘下了自己的枪,甩了甩水,换弹夹,随后冷静无比的瞄准了前方倒头又游了回来的佣兵们。

    嗖嗖嗖——

    三枚手雷毫不犹豫的投了出去,完全丢在这帮往回游得雇佣兵们的中间,顿时就在他们中间炸开了花,紧接着就是利落的点射,一个弹夹打完了,兵哥快速的换了个方向,向前游动了一段距离,继续他的第二个弹夹。

    第二个弹夹只打了一半,一种极度的危险让兵哥再一次完全不顾一切的深潜,甚至慌忙中连手中的步枪都抛弃了。而就在这时,数枚火炮完全命中了兵哥刚才射击的位置,在那里轰然炸开,激起的水柱能有二三十米高。

    即便是不被炮弹击中,仅仅是这些水柱,兵哥相信他也无法抵挡,这么强烈的水柱直接冲击在身体上,即便兵哥是钢打铁铸的,也会腰断筋折。

    而就在这时,岸边突然传来了猛烈的机枪声,与此同时还有路虎战车的轰鸣声。经过改装的路虎发动机轰鸣起来特别的沉重,好多排气管子都掉了,开起来更是声响震天。

    保罗打开天窗架着一挺重机枪不要命的狂扫着,打的岸边搜索的佣兵小队们狼狈四窜,完全失去了反击的力量。

    另外几辆路虎之上,泰瀚和王志军双眼瞪得就像个铜铃一般的,死死地盯着河面。

    兵哥还没死,他竟然炸毁了一辆装甲运兵车!这简直都神了,就像是神一般的传说,在这种情况之下,被二十多辆装甲运兵车包围,几百名雇佣兵围剿,还能活下来不说,竟然还能够炸毁一辆装甲车,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战斗英雄形象。

    此刻的泰瀚满眼都是小星星,他再一次意识到了兵哥的疯狂,意识到了他们教皇的可怕。听说兵哥就是华夏的战神,华夏的狼王,之所以全世界的地下组织都不敢随意的去华夏冒犯华夏国的任何地界,听说就是因为华夏国有着狼一般的战神,有着无比锋利的狼牙兵王。

    “泰瀚,你还愣着干什么,兵哥没事,快,把火力都吸引过来,掩护兵哥上岸!”王志军焦急的喊着,他甚至感觉此刻的泰瀚有点傻,就这样的家伙也配做一名地狱黑帮中的精英。真不知道他们达摩利剑的精英都是怎么当上的,兵哥在哪里收罗了这么一帮混蛋。关键时刻只会发楞,连枪都忘记了开。

    “他真的是传说中的狼王,是战神,是华夏国的守护者!我终于明白了,明白了老大的真实身份!我的上帝,这简直就是阿瑞斯重生,他是一切敌人的噩梦,我的上帝啊!他是宙斯与赫拉的儿子,是力量与权力的象征!

    嗜杀、血腥,完全是敌人噩梦的化身,他将和宙斯、阿尔特弥斯一起,在莫的梦里出现。”

    突突突,机枪猛然奏响了收割生命的狂想曲,泰瀚疯狂起来比谁都可怕,这家伙此刻甚至是满身激情的怒吼着,嚎叫着,他要在梦中与宙斯、阿尔特弥斯一起,一起去看看在梦中重生的阿瑞斯——战神徐右兵!

    “你给我靠近点,再靠近点,开过去,你这个混蛋,开过去,我要狂扫一切,狂扫一切!我要像阿瑞斯一样的勇敢,像他一样的残忍,我要杀光河面上所有的人,一个不留!”

    “混蛋,小心,泰瀚,你踏马的不要命了,给我进来,快,关上天窗,有火炮!”

    轰隆一声巨响,泰瀚只觉得刹那间天旋地转的一般,身下的路虎顿时被掀上了高空,竟然倒扣着摔了下来,将他和王志军紧紧地扣在了车下,一抹鲜血顺着这家伙的脖子一直往下滴,流到了嘴角,他甚至是抿了抿嘴唇,没有尝出来究竟是什么味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