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后面几百名追兵嗷嗷叫着向前冲,这帮人已经从最开始的惊恐状态中调节过来了,前面只有一个人,尽管他枪打的好,非常准,但是他一个人难道还能把他们几百个人全都杀光了。更何况子弹呢,等他子弹打光了,耗尽了,那就必死无疑。再者后面有死命令,不冲的话雷格正站在装甲车打开的顶盖上用机枪对着他们。

    几个方面的敌军疯狂的涌了上来,其中不泛有水性非常好的家伙,这帮家伙仗着后面有装甲车撑腰,追起来根本就不惜余力。

    西达伽尔的装甲车都是装甲运兵车,这种车机动性快,可以快速的抵达任何战场,适合批量运兵和机动性的战斗。其实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选择这种装甲运兵车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既省钱又轻快。这车非常适应合在这种地区作战。

    因为在这里对付的都是一些轻型目标,而运兵车上面搭载的武器也多是一些轻武器,比如通用高平两用机枪,或者是机关炮,而作为主炮使用的却是一门小口径的火炮。

    但是西达伽尔为了省钱,他选用的装甲车多是一些只配备有一两挺机枪,一门小型火炮的装甲战车。能够多装几名士兵,快速的达到目的地才是西达伽尔的首选。所以这些战车最大的特点就是装人多,机动性快。而当有人疲乏实在是追不动了的时候,运兵车中立刻就会下来另一帮人轮换着继续追击。

    所以尽管是在水中,但是佣兵们还可以时刻保持旺盛的战斗力。而兵哥不时地冒出头来除了换气之外,借机杀掉几名,这对雷格来说,实在是不值得一提。雷格不怕,更不担心徐右兵会逃跑,前面的水路越走越宽,即便是兵哥想逃上岸也不可能,因为岸上雷格已经派了两队人马在同步追踪,只要兵哥有在岸边露头,立刻就会遭到枪杀。

    在陆地上装甲运兵车就是强速的战神,可是在水中由于阻力巨大,所以最大时速也只能达到五千米。这就是追了半天依旧还没有追上兵哥的原因,双方就这么吊着,总是相距能有几百米的距离。

    而这几百米对兵哥来说也是他目前能够保持的的距离,这是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因为即便是装甲车上有机枪扫射,但是兵哥一个深潜下去,即便是粗大的子弹击中了他的身体,由于有隐身作用的避弹衣的保护,子弹又受到水的阻击,打在身上已经没有多大的作用了。

    隐身衣起了大作用,佣兵们根本就看不到兵哥,只有装甲车上配有的红外潜望镜才能发现探出了水面的兵哥,但是在他们的小口径机关炮或是火炮打过去的时候,兵哥早就深潜入水,已经离开原地百米之外了。

    “追,追击!”雷格怒火上升,这么多人还干不掉一个家伙,难道这家伙是传说中的齐天大圣孙悟空不成,一个跟头就能十万八千里。一股狠劲涌上了心头,雷格说什么也要杀了徐右兵,只有杀了这家伙他才能坐上团长的位置,才可以真正的领导整个佣兵团。

    你小子再能跑还能跑过我的机械化,人是肉长的,而机械只喝油,命令所有战车全速追击,打开尾部的螺旋桨装置,装甲车以最快的速度向前挺进。

    几个回合下来,兵哥疲惫无比,肩膀上以前的老伤隐隐的做疼。兵哥再一次的潜上水面,大口的喘着气,没有攻击。手里还剩两个弹夹,不可能再扫射下去了。胸口起伏不定,通红的双眸中射出箭一般的杀气。兵哥几乎进入了魔式化的程度,从没有被人逼得这么急,这么狠。

    现在上岸根本就不可能,自己体力已经耗了大半,而岸上两个分队死死的盯着水面,只要有丝毫蛛丝马迹,相信这帮王八蛋立刻就能不顾一切的开枪射击。而继续隐身在水中才是最好的选择。

    第一是天黑并且穿着隐身衣,这帮家伙如果不通过红外夜视仪很难发现自己,第二自己身上的体温已经降到了即便是红外夜视仪也难以探测到的冰点,所以想要找到自己,那就是天方夜谭。

    剩下的就是消灭他们,依次的消灭。但是仅仅消灭几个佣兵看来完全就动不了这帮家伙的根本,是该想个办法让他们感到头疼的时候了。

    最近的战车也在四百米开外,兵哥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决定下潜。他要想办法炸掉一辆战车,只有这样,才能动他们的根本。

    下潜,深潜,兵哥在水面之下冷静的就如同一条伺机而动的鲨鱼。他要找准机会下手。枪已经背了起来,m9军匕灵活的握在手中,看着越来越近的追兵,兵哥几乎在心中读秒他们游过来的时间。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五十九秒,麻痹的太慢了,四分三十秒,兵哥有些不耐烦了,五分钟......六分十一秒!

    以雷霆万钧之势出手,就如同夜叉出海。在所有人没有任何注意的状态之下,兵哥箭一般的冲出了水面,轻易的一把揽住一名掉队家伙的脖子,在这家伙刚刚张嘴想要大叫的零点一秒之内,铁血已经刺进了他的咽喉。

    m9军匕自嘴里刺进去,从喉管插出来,绝对的一个深喉刺杀!

    这家伙连一声吼都没能喊出来,只是从喉管中剧烈的呛出来无尽的鲜血,兵哥手中的铁血随即在这家伙咽喉中猛地搅动了一下,轻易地就挑断了他的颈动脉。

    完全不费任何力气,甚至没有惊动一个人。将尸体拖进了水中,兵哥快速的卸下这家伙身上的子弹带背在了自己的身上,又收罗了这小子的手雷和手枪,这才厌恶的将他推到一边。

    “小子,走好,你就不是干佣兵的料,下次投胎记得做个好人,我这是替你解脱了,不过你也不用感谢我,因为我做好事从来不留名!”兵哥在心底腹诽着,甚至装模作样的在自己的胸前划着十字,他在为这个家伙做祷告,希望他死的安心。因为装甲运兵车还在身后,所以兵哥此刻并不急的窜出水面。

    来了,轰隆隆的机车声,还有螺旋浆的搅动声。后面装甲运兵车终于是开了过来。

    将几枚手雷绑在一块,抽出那小子的背包带做成拉索,兵哥在考虑炸毁装甲车的哪个部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