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身后枪声密集,犹如疾风骤雨。 而且枪声突然大变,由原来的哒哒声变成了突突声。这是12.7毫米机枪狂扫的声音。佣兵们已经抢占了轮式装甲车,车顶高平两用机枪展开,瞬间拉起了如潮般的地毯式打击。

    兵哥快如闪电般的翻滚着,没命的躲避。敌人终于是被自己吸引过来了,可是这样的下场却和自杀无疑。因为在疯狂的弹雨下面,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用来躲避的地方。

    12.7mm的穿甲弹可以轻易的撕开装甲车厚厚的钢板,要是打在人体上,直接就能把人身穿成两半。

    仅凭直觉探测着周围的地形,完全没有任何观察的时间,兵哥尽量让自己在洼地里还击,连头都不敢抬一下。粗大的子弹打的头顶泥土爆飞,猛烈的扫射下草絮乱飞。

    兵哥相信后面红外夜视仪下,那帮疯狂的家伙们已经疯了,自从见到了被自己丢弃的尸体,见到了满头满脸鲜血的西达加尔,他们终于是疯了。

    自己杀了他们的团长,这是佣兵团自成立以来从没有过的事情。西达加尔不仅仅是他们的领导者,很多时候更是收容和给了他们再生机会的人。

    不去评论一个人的是非功过,只在某一个局域内看待问题,那么西达加尔就等于这个佣兵组织的创造之神。是他缔造了这个组织,同时也是他收容了这帮只想打仗或者说只能打仗的家伙。

    因为这里面很多人已经无路可走,而只能是选择留在这个佣兵组织之内,继续他们不一样的人生。所以当很多人发现西达加尔被杀之后,顿时疯狂,现在想的就是复仇。

    多年在一起的战斗生涯让这些人变得残忍,变得冷漠,甚至是无情。可是当真发现死的是西达加尔的时候,他们彻底的愤怒了。

    “我是雷格,你们听好了,现在我们要为团长报仇,他们杀了我们的团长,我们一定要报仇!报仇!”一辆战车内雷格探出了头,大声的鼓动着,这家伙是佣兵组织的成立者之一,从一开始就是紧随在西达加尔手下的一名铁杆跟随者。西达加尔的死让他意识到了刺杀者的身份不俗,可是更让他意识到了机会的来临。

    “伙计们,不管是谁,只要是抓住了他们,或者是当场打死了,那么你就是我们佣兵组织新的领导者,因为你为西达加尔报了仇,我们就信奉你为我们的新团长!

    伙计们,杀啊!这些人来者不凡,并且身着隐身衣,据我判定,多半是岛国的忍者。我们一定不能放他们离开,因为我们西达加尔佣兵组织丢不起这个人!”

    雷格再次鼓动,顿时现场杀意四起。没人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能够杀了敌人还会成为佣兵组织的领导者,这是让任何人都感到非常值得的事情。

    更何况现在他们乘坐着战车,即使对方是满身武艺的忍者高手那又怎么样,难道你手中的步枪还能射穿战车厚厚的装甲不成!

    于是扫射更加的凶猛,佣兵们从兵哥反击的方向已经大体上确定了火力点。甚至有人大声的咆哮着,要求冲过去抓活的。而没有乘坐战车的佣兵们再也无所顾忌,明摆着前面就一个人,他们上百名全副武装的兄弟,难道一起冲上去还抓不住一个家伙!

    哒哒哒……

    突突突突……

    步枪和机枪火舌交替,步兵们冲的甚至是比装甲兵还要凶猛!

    兵哥猫着腰冷静的向前跑着,能吸引过来的人越多越好。他知道王志军和泰瀚得救了。把敌人全部引过来就能够让这两个小子从容的撤退,这两小子虽然灵活,但是绝对没有自己这么俏俐。如果他们两个能够从容的撤回皇城,那么今天的任务就算是基本完成。

    前面是一个巨大的水坑,一眼看不到头,在深夜里更显得深不可测。兵哥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跳了进去,水坑里面全是杂草,更利于隐蔽。跳进去兵哥就暗自欢喜,这个水坑看起来深,但是里面极其复杂,其实并不是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的平静。

    坑底沟壑众横,并且高低不平。快速的泅向前方,选择了一个楔形的土坡。这个土坡完全被水草遮蔽,远远地看起来就像是一马平川。可现实却不像这样的,而是这个土坡就像个四周围着沙包的工事,易守难攻,非常适合进行阻击。

    低着头将自己完全隐藏在水中,兵哥立刻架起了枪。前面佣兵们已经冲到了水坑的边缘地带,正打开强光手电不住的寻找着。

    一路狼狈的逃窜,甚至被逼到了水坑里,兵哥窝了一肚子邪气,奶奶的,老子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静气凝神,扳到单发的位置上,兵哥甚至懒得瞄准,直接扣火。

    突突突......

    顿时三发子弹夺膛而出,每秒800米的速度根本就不去考虑敌人会不会躲避。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大的目标,对面立刻倒下了三名佣兵的尸体。

    “卧倒,在水里,射击!”立刻有人大喊大叫,指挥还击。

    哒哒哒,子弹咆哮而来,就像炸鱼的炸点,在兵哥周围纷纷落水。兵哥把头缩在土坡的后面,用手扒开眼前的水草,继续点射。刚才一枪干掉了三个,兵哥并不过瘾。此刻有良好的藏身位置,不打他们个满地找牙,那绝不是兵哥的性格。

    又是一枪射出,精准的命中了半蹲在地上的指挥者。这一枪直接打掉了那家伙的手枪,就在他手枪扬起的时候,子弹穿过了手腕,没入了脑中。这家伙是连哼一声的时间都没有,立刻就去见了真主。

    精确地点射,立刻让敌方一阵骚动,任谁都知道对面是一名高手,好像并不是他们能够抓捕到的人物。佣兵们立刻紧紧的趴在地上不敢乱动,漆黑的水草中看不清任何目标,他们只能是乱枪瞎打一气,等待装甲兵的到来。

    见到这种情况,兵哥暗自偷笑,这正是自己要的效果。拿枪轻轻地拨开水草,枪口下压,形成绝对的压制角度,兵哥扳机一扣到底,一排子弹顿时倾泻而出。

    啊——

    惨叫连连,顿时不少人中弹,最惨的是子弹从肩头穿过胸肺直接没入土中,声音中带着嘶哑的呛咳,让嚎叫就像是来自于九幽地狱一般的渗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