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哒哒哒,外面的枪声越来越急,紧接着这边营地内也响起了枪声。西达加尔更加疑惑,但是此刻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此刻的他完全不知道对手在哪里。

    “你是谁,别给我装神弄鬼的。不过我要警告你你这个可恶的家伙,不要以为我真的找不出来你,你是岛国人?忍者?”

    “报告,报告团长阁下!反抗氏族的大族长库里希尔被杀,竟然莫名其妙的死在自己的帐篷内,就在刚才!

    团长大人,我狙击手汇报说有人穿着隐身衣潜入了我们军营,刚才正要进入阿卡族长的帐篷内进行刺杀行为,不过被他开枪阻止了!可是遗憾的是他并没有能够射杀那个可恶的家伙,竟然被他逃跑了……”

    “我知道了,马上组织有效的抓捕行动,一定要抓住他!废物,告诉所有的人,我不管你们使用什么样的办法,一定要抓住他……”

    外面的士兵立刻领命前去布置抓捕行动,可是屋内的西达加尔却是已经冷静了下来。特别是听到反抗氏族的大族长库里希尔被杀之后,西达加尔反倒是笑了!

    “我感觉我们认识,因为你尽管隐藏了起来,但是你身上却有一种让我熟悉的气息!让我猜猜,大半夜的不睡觉,却跑到我这里帮我干掉反抗氏族的大族长,你应该是我的朋友而不是敌人!”

    自信,一种非常自信并且带有一种莫名奇妙的笑声传入了兵哥的耳中。此刻的西达加尔显得特别从容,甚至是转身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为他自己轻轻的倒了一杯茶。

    “你,要来一杯吗朋友?这可是上好的西湖龙井,怎么样,你应该知道,现在就算是你杀了我你也跑不出去,所以不如我们两个干脆坐下来好好地喝一杯!”

    “喝一杯?不,老家伙,正如你说的,我们很熟悉,可是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底气,让你这么的从容,不过在我看来,也许你是装的西达伽尔。”

    嗖,铁血脱手而非,直接击中了西达伽尔手中的茶杯,进而快速的插进了西达伽尔面前的桌面内,刀柄还在犹自不觉的嗡嗡乱颤。

    随后一直枪很好的抵在了西达伽尔的太阳穴上,兵哥没有开枪,只是倒过枪身,用枪柄狠狠地砸了下去。只一下,骄傲的西达伽尔立刻就倒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太阳穴处鲜血直流。

    兵哥收起铁血,禁不住暗暗地叹息一声,转身就走。此地不可久留,正如西达伽尔说的,外面早就被警醒的雇佣兵们层层叠叠的围住了。

    有军官进来汇报情况,西达伽尔却只是说了一句知道了,让他们自己想办法抓捕,这完全不合情理。雇佣兵不是傻子,军官立刻明白西达伽尔被劫持了,帐篷内有情况。

    几百名佣兵没有去追赶任何人,而是此刻把这个帐篷团团的围住了,围了个水泄不通。

    兵哥刚一探头,立刻就把脑袋缩了回来,紧接着就是一片枪响,哒哒哒的声音不绝于耳。虽然穿着防弹衣,但是在远红外夜视仪下,自己还是会被看得一清二楚。这是隐身衣最大的缺憾,不过兵哥没有太担心,即便是外面枪声如雷,但是也不可能毫无目的的扫射,就像现在,只要自己躲在已经死去了的西达伽尔身旁,就没有任何一颗子弹敢随意的打过来。

    外面的人再多,也不知道他们的团长已经死了。兵哥慢慢的静下了心,从帆布军床旁拿起了一只卡宾枪,下意识的卸下来弹夹看了看。

    还好,满弹。如果精确点击的话,兵哥在想怎么才能杀出一条血路,从这里突围出去。

    又从帐篷内找到了十几个弹夹,不再犹豫,兵哥直接趴在地上就搂开了火。要打就打个突然。

    哒哒哒,一个弹夹打完,兵哥抱着西达伽尔的尸体就往外冲。前面倒下去一排尸体,如果能够冲出去那就是胜利。

    “小心,他劫持了团长大人,小心,不要胡乱开枪!”

    雇佣兵们非常的被动,他们可不知道西达伽尔已经死了。徐右兵抱着他们的团长,躲在西达伽尔的身后向外冲,立刻就冲出了帐篷,紧接着向原路返回。

    “追,一定要把团长大人给救回来!”乌压压的后面跟上来一群人,可就在这时,侧面突然枪响,瓢泼的子弹如雨般的打了过来,顿时就把这些佣兵们直接给打蒙了!

    他们还有同伙,大家小心,狙击手,瞄准它们,干掉他们!

    嗖嗖嗖——

    早已隐藏在不知名地方的狙击手瞬间开枪,顿时两侧的支援哑火了,紧接着佣兵们快速的分开,分成三个方向开始反击。

    匆忙中兵哥已经丢掉了西达伽尔的尸体,跳进了一旁的水坑内进行躲避。有水是最好的,有水完全可以降低身体的温度,这样红外很难探测到自己,那么自己就可以给这帮家伙们一点厉害的瞧一瞧。

    轰!

    轰隆隆!

    两侧发生了巨大的爆炸,王志军和泰瀚并没有受伤,而是潜伏到了战车的停放处,竟然想办法点燃了战车的油箱。

    剧烈的爆炸燃起了熊熊的大火。手榴弹投放进油箱内,战车立刻就成了一堆破铁。西达伽尔本来拥有的装甲炸车就不多,他虽然是这个地区的雇佣王者,但是在他看来,夺取卡拉哈迪并不是一场巨大的战役,所以这次他一共才动用了不到二十辆装甲轮式战车。

    但是不想被泰瀚和王志军两人一阵捣鼓下来,当场就炸毁了六七辆。

    “冲过去,法克鱿!上车,上车,一定要抓住他们!”

    有指挥者立刻下达了死命令,不顾一切的疯抢战车。王志军和泰瀚立刻选择撤退,他们本来还想抢夺一辆战车逃跑,但是在没有打开车门之际立刻就放弃了这种疯狂的想法。

    如果此刻两人进入战车之后,那简直就成了活靶子,立刻就会被团团地围住,紧接着很可能被其他站车上发射的破甲爆破弹直接钻进车内炸成肉渣。

    兵哥没有回头,见人群纷纷向后撤退,知道现在泰瀚和王志军承担着最大的压力。兄弟为了救自己,不惜暴露目标。这是兵哥绝对不能允许的,自己的命,怎么能够拿兄弟的命去换。

    快速的向前冲,兵哥一边猛跑,一边不断的开枪,他要把敌人再次引到自己这边,为兄弟们减轻压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