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快速突进,兵哥走在最后。前方泰瀚已经避开了敌营的哨位,在一侧趴了下来。而敌营中人影晃动,严肃的巡逻和森严的警戒都让人感到西达加尔对军营防守的重视程度。

    另一侧王志军已经进入了敌营之内,突然几只军犬狂嚣,寂静的营地立刻紧张起来,不少佣兵立刻全副武装的冲了出来,紧张的四下里查看着!

    “妈的,叫什么叫,连个人影都没有。老子都累了一天了你也不知道让老子我休息一会,找打是不是!”一名头目模样的军官恼怒的朝几只狂嚣的狗踢去,进而大声的吩咐道:“拖进去,拖进去!卡拉哈迪被我们层层包围,谁也别想跑出去,等明天一早发起总攻,就是我们夺取胜利的时刻!

    都他妈的给老子进去睡觉!把狗看好了,再踏马叫,小心老子把你的狗头剁下来炖肉吃!”

    一干佣兵们立刻骂骂咧咧的进了帐篷。养狗的几名大兵委屈的拖着无比狂吠的狗,也郁闷的吆喝着进了帐篷。外面又恢复了平静,不会一切看起来却显得更加的诡异。

    兵哥几步冲进了敌营,巧妙的避开了巡逻队和无处不在的岗哨,这才对王志军和泰瀚下达了斩切的指令。

    得到了命令,泰瀚和王志军立刻行动,只是十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跑出去百米的距离。随即兵哥也选择了行动。看来这里就是西达加尔的驻营之地。因为刚才出来的全是雇佣兵,显而易见反抗氏族的大族长库里希尔和贝旺族的阿卡一定就在雇佣兵军营的后面。

    突然,两个人抬着一大桶冒着热气的水向一处帐篷有去,这两人一边走嘴里一边嘟嘟喽喽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兵哥一抬脚便跟了上去,走近了不仅心中一阵鄙视,原来这两个家伙抬着一桶热水,正是要去给西达加尔洗漱烫脚用的。

    士兵们忙活了一天,在枪林弹雨下能够保住自己的小命已经是不错了,他们可没有这样的待遇。兵哥分析的不错,在营地里还能用的上热水的,恐怕只有当官的了。

    到这时候兵哥也不用小心翼翼的了,直接在后面大摇大摆的跟着,只要自己不发出声音,那么兵哥相信绝不会有人发现他。

    虽然说隐身衣还没有完全达到隐身的效果,但是在黑夜里完全不需要顾忌。因为这套衣服只有在灯光下才会让人隐隐的能够感觉到一点朦胧的存在。其实兵哥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跟上来,还有另一种担忧,那就是兵哥绝对不相信西达加尔的营地周围没有埋伏狙击手的存在。

    因为狙击枪上一般都带着远红外夜市瞄准镜,所以兵哥才决定大摇大摆的跟在这两人的身后。因为没有哪个狙击手会闲的,调转枪头,瞄向自己的营地。就算有,那也不会把枪口瞄向自己的兄弟。

    兵哥隐藏起自己身上的气息,越来越近了,只要再有十几步就能够进入帐篷。但是帐篷里有什么兵哥却不知道,所以凡事小心为妙。此刻他快走一步来到了帐篷的外面,将自己隐藏在帐篷的一角。等两人抬着水桶刚刚撩开门帘的一刹那间,兵哥出溜一下就溜进了帐篷之内。

    还好,里面只有一盏电瓶灯用来作为照明,如此一来宽大的帐篷就显得比较阴暗。灯光只能够照到西达加尔的办工作周围,而其他的地方却处在暗影之内。

    继续收敛气息,兵哥担心自己的呼吸会被这个家伙发现。西达加尔可不同于常人这是一个有着丰富经验并且经历过大小战斗无数的老家伙了。如果被这个家伙发现了的话,兵哥真不敢想象自己能不能从容的全身而退。

    双眼死死的盯着西达加尔的一举一动。看着士兵为他倒上了热水,洗了毛巾,规矩的递给他,同时又帮他挽起来裤脚,脱下来袜子,将这家伙的双脚小心的放进水中。

    “妈的,加水,你这也叫烫脚,加水,再加水!你这弄盆温水过来也叫烫脚,那还不如我自己去河边随便的逛荡一下,也算是洗干净了!”

    可就在这时,猛然间外面想起了激烈的枪声,熟悉的哒哒声兵哥甚至不需要怎么辨认,他就知道是反抗氏族们仅有的ak-47在咆哮。

    “怎么回事?还不出去看看!我看阿卡这个混蛋是越来越心急。都说了等到半夜动手,我这还没有下命令他就和大族长的人打起来了,难道是想找死不成!”

    “是,团长大人,我马上去了解一下,立刻回来向您汇报!”一名佣兵双脚一并,给西达加尔敬了一个严肃的军礼,转身就向外跑。

    机会难得,兵哥利落的欺身而上。手中铁血m9军刺早就抽了出来,随势只是轻轻的向前一带,顿时就抹了这家伙的脖子。

    而无论是西达加尔也好,或者是另一名士兵也罢,甚至完全不知道这个帐篷内还存在着一个人,并且能够在他们两个的眼皮子底下直接干掉一名训练有素的雇佣兵。

    而直到那被摸了脖子的家伙一个战立不稳摔倒在地,脖子里现在才是一股血剑崩起来能有半米高的时候,西达加尔和另外一名佣兵才发现了事情不对,慌忙站了起来。

    但为时已晚,兵哥手中的m9军刺已经毫不犹豫的刺进了又一家伙的心脏。用手捂着这家伙的嘴,让他就连呜呜声也发不出来的同时,兵哥猛然间朝着地上就是一脚,顿时还剩下半桶的热水快速的冲向了西达加尔,烫的这家伙杀猪般的嚎!

    “闭嘴西达加尔,难道就这么一点通你都忍受不了了吗我的老朋友!”

    “谁,你是谁,你究竟是谁,不要装神弄鬼的,我告诉你,我西达加尔可不怕你这一套!”

    只听声音,完全看不到人。可是地上却清晰无比的躺着自己的两名手下。西达加尔怕了,他甚至一刹那间感到了一种恐怖。

    这种声音太可怕了,阴森恐怖不说,还带着一种完全掌握了一切的力量,仿佛随时都能够夺走任何人的生命。可是西达加尔却知道这绝对不是阴魂,或者是鬼怪,那就更不可能是真主或者圣母玛利亚,可是他是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