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政教大臣和民教大臣以及皇室内阁以及议会的长老们纷纷站了起来,就连卡拉哈迪特殊存在并且破例参加会议的大长老和大祭司也站了起来,他们纷纷为瓦纳女皇突然发表这样的想法而感到震惊,甚至是感到了愤怒。

    年轻女皇陛下的心意他们明白,甚至为之动容,甘愿自己到反叛氏族们的敌营中受辱,也要换取全族同胞们的安逸。可是这样的事情,他们怎么会让他们的女皇陛下去承担!

    反对的声音疯狂的怒吼着,年轻的瓦纳王朝还没有形成完善制度的约定,就连站立在门口年轻的士兵们也开始叫嚣。让女皇陛下去受苦换取他们的安逸,这怎么可以。

    消息瞬间走漏,顿时皇城上下一片愤怒之声。国民震惊,守备部队们更是义愤填膺。就是他们的无能,就是勇士们的无力,才让年轻的女皇陛下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这是耻辱,他们绝不同意。

    哗啦啦,刹那间年强力壮的博茨瓦纳小伙子们纷纷冲上了城头,人人拿起了武器,他们要以死捍卫女皇陛下的尊严!更有甚者,很多人都知道,即使女皇陛下去了敌营,甘愿以她自身作为人质,换取暂时和平,但是博茨瓦纳与反抗氏族们之间的战争也绝对不会停止,甚至还会席卷重来。

    而到那时,皇城覆灭,他们还是要被掠去为奴,与其那样,就不如现在拼个你死我活。

    “杀啊!打!狠狠地打!”

    机枪狂扫,手榴弹、枪榴弹、火箭弹,以及步枪、ak,只要是能够发射武器弹药的,全部发射。面朝敌军,他们宁愿在此刻战死,也决不投降。

    皇室专机也凌空而起,装备在机腹下面的几颗炸弹也被投出,竟然精确地命中反抗氏族的阵营,刹那间皇城外死伤无数。

    疯狂的抵抗,终于杀退了反抗氏族们的第一轮冲锋。而达摩利剑战士们的精确打击,更是让反抗氏族们刚刚组织起来的士兵们望而却步。但是很快,就有人发现了弹药乃至于武器的不足。在敌军们蜂拥撤退的时候,皇城内根本就没有远程杀伤性武器,只能是看着人家快速的后撤,而毫无办法。

    可敌军的坦克和装甲车上的短程火炮就不一样了,依然可以轻易地发射炮弹,随意的击毁他们的城墙。

    ......

    内阁会议时中,兵哥沉闷不已,如此下来,根本就不是办法。而军火采购依旧没有到位,只靠轻武器和人海战术。显然不可能取得最后的胜利。而所有的内阁大臣和长老们的眼光现在已经盯向了自己,此刻唯有徐右兵,才是他们的救命稻草。

    “我有一个想法,熟话说擒贼先擒王,只要我们能把时间拖延到深夜,我就有办法组织一支小分队,深夜潜入敌营,实施利箭行动!”

    “利箭行动,什么是利箭行动,首相大人,这时候还请不要再藏着掖着了,您是我们卡拉哈迪的首相大人,我们都是您的臣子。虽然说我们卡拉哈迪实行的是民主制度,有主意大家拿,但是我们还是以瓦纳陛下和首相大人您的决定为主!

    在我们卡拉哈迪,陛下的权利,和首相大人您,才有对所有事情的最终决定权,因为这是我们立法的要求,也是博茨瓦纳人民共同的决议,是对您和陛下的尊重和信仰!”

    民教大臣和政教大臣,以及立法大臣坚定地语气、不容置疑的授予着兵哥权利,而兵哥也知道这是他们的氏族本来就拥有的权利,也根本无法拒绝。

    “好,那我就说!”兵哥随意的看了一眼会议室的大门,守在门口的勇士们立刻自觉地关严了大门。兵哥这才招手,见所有的大臣甚至就连大祭司和大长老都围拢了过来,兵哥这才拿着会议桌上的几个茶杯围在了一起,一边说出来自己的方案,一边用茶杯在桌子上摆来摆去。

    “大家看,这是他们的重武器装甲兵团。这是他们的指挥部,外面就是他们的步兵乃至于反抗氏族们的部队组成。

    我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等待深夜偷营,采取斩首行动。我们华夏有句话说得好,擒贼先擒王。库里希尔是反抗氏族的大族长,而阿卡是反抗氏族贝旺族的族长。再就是他们请来的雇佣兵首领西达伽尔。我的意思就是挑选一只精确地小队,深夜偷袭,刺杀这三名重要的人物,只要他们死了,反抗氏族暂时失去了领导层,那么此围必解,他们自会撤军。

    而就算这次他们不撤军,也会失去统一的指挥,只要我们的利剑小分队得手,守卫在皇城中的警备部队和勇士们立刻冲出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也会把他们打退打撒。

    就算他们回去后再次组织进攻,我相信也是以后的事情了。而那时候,我们采购的军火已经到位,或许哈衣-拉提尔的战机也会到位,那时候就是我们挺起腰杆狂揍他们的时候了,绝不会再被他们围在城外堵着打!”

    “你是说刺杀?”叮铛一声,伊思-巴布鲁手中的茶杯惶然落地,刹那间跌得粉碎。

    “不,我不同意,我坚决不同意你们去冒险!你是我的哥哥,我决不能让你带着你的兄弟们去送死!徐右兵,我是博茨瓦纳的女皇陛下,我坚决不同意你的意见,因为外面大军压城,层层叠叠,不要说偷袭,只要你们一出城门就会被发现,你这根本就不是计策,而是自杀!”

    “对,我也同意女皇陛下的意见,这个计划绝对不可行,不要说杀敌与否,这个根本就是和自杀无疑吗!”伊思-巴布鲁也坚定地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他绝不看好这个计策。反抗氏族们不是傻子,而西达伽尔这个凶名在外的雇佣兵领袖,怎么会想不到在深夜会有人偷袭呢。

    “不可取,坚决不可取!首相大人,你是我们卡拉哈迪的首相大人,您现在已经拥有了我们卡拉哈迪的国籍,就是我们博茨瓦纳人民的一份子,更是我们的领袖,我们绝不会让你的勇士以身犯险,做出这样自杀的行动!”各位大臣纷纷否决了兵哥的提议,没人看好他这个疯狂的建议,这样的想法,在他们看来就是出去送死无疑。

    提议被坚决的否定,而兵哥却是看着这帮真诚的而又焦急的长老以及大臣们突然间哈哈大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