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老大,这家伙要跑,我们怎么办!”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威廉一伙趴在一处墙角的隐秘处,下面全都是乱哄哄的海盗份子。 现在不能轻易地进行偷袭,否则大家就会成为这帮家伙们的活靶子。威廉可不想自己被打成筛子眼,为了一个自称为总统先生的家伙可不值得赔上自己的命。

    “精确目标,发射坐标,让路里哈克向我们开炮,所有人注意,我们绕道前面去,截获他的直升机和湾流,我要让这小子变得一无所有!安东尼,实施你的计划!”

    “是!”安东尼立刻发射坐标,同时将自己的信息指挥系统交给了威廉,随后带上几名精英与威廉分开,一路谨慎的向停机坪的方向跑去,现在就是与时间赛跑,谁先抢到了飞机谁就是胜利的一方。打下刚比加尔海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不能够让刚比加尔这个海盗头子跑了。

    威廉沉思片刻,迅速带人撤出行宫。而就在这时,一枚枚加装有四片弹翼和四片尾翼的坦克炮射导弹凌空而起,这些口径直达一百毫米的大家伙直接从海滩射出,快速的穿越海岛的半空,准确的命中了处于半山之中的刚比加尔行宫。

    看着身后处在疯狂爆炸中的行宫,此刻的刚比加尔钢牙咬碎,毕生的心血付之东流,这是他绝对不能够忍受的。

    而联排的炮射导弹袭来,简直就是人间的修罗地狱,还没有冲出行宫的大批海盗纷纷被炮火掀上了高空,任凭自己罪恶的身体在空中支离破碎,血雨般的散落。

    “我要和他们拼了,拼了!”刚比加尔掉头狂奔,他要回去,行宫里藏有他的大量珍宝,地下室内都是他这些年以来抢来的无数财宝。

    “总统大人,保存实力啊总统大人,我们可以寻求庇护,或者逃往山姆国,总统大人,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总统大人!”

    身子被部下死死地拉着,刚比加尔却心如死灰,避难山姆国,开什么玩笑。自己并不是什么政治犯,更不是有着重大价值的商人或者是情报人员。而自己只是一名海盗,寻求什么样的避难呢。

    如果说真要和自己清算自己的罪恶,那么刚比加尔所犯下的罪行足足能够让他自己死上无数次的了。他不仅仅抢劫从这个地区过往的商船,甚至还多次抢劫过很多国家的军用物资。最疯狂的时候,山姆国的物资刚比加尔也照抢不误。

    “登机,登机,快,给我登机!”刚比加尔看着身后四散逃窜的手下们,知道已经大势所趋,心中已经没有了再继续拼下去的希望。到现在为止他都不明白是谁在攻打自己,自己究竟惹了谁了。

    而哈里路克,绝不是那个家伙,他只是一个拥有一艘百万吨货轮的船长,虽然说这个船长也是个疯子,多次在自己的手下逃出生天。但是要说仅凭他的能力带来了这么多的坦克和大炮攻占自己的国家,那么说什么刚比加尔也是不相信的。

    嗖——

    嗖嗖嗖——

    突然间精确地子弹毫不留情的命中了刚比加尔身边的多名亲随。

    “有狙击手!快,你们带着总统大人马上走,我掩护!啊!”

    嗖嗖嗖——

    更多的子弹打过来,方向不明。但是却命中精确。

    此刻外面到处都是逃跑的海盗,这帮家伙们已经完全的被打乱了,自顾逃命,没有人会指挥的了让他们再次形成有效的反击。刚比加尔刚刚成立还不到几个月的时间,甚至连自己的防御部队都没有组建起来,所有的,只是一个可笑的雏形。

    大势已去,再不走自己真的就要永远的留在这里了。刚比加尔连一声叹息的时间都没有了,此刻只有能够逃跑才是他唯一的出路。

    直升机与自己的湾流就在眼前,近了,马上就近了。甚至他已经看到了螺旋桨的转动,也看到了湾流从机库里被拉了出来。

    不过是乘坐直升机进行反击,还是直接乘坐湾流进行逃跑。近在咫尺的距离,刚比加尔反而沉思了起来。

    “安东尼,想办法夺取直升机的驾驶权,不过一定不能把他打坏了,这可是个好东西。上面只有两个人,我们掩护。湾流交给我们好了!”威廉下达了夺机命令。直升机和湾流都是好东西,这可不能打,他要把这些好东西都留着,这可是送给兵哥的又一份大礼。

    轰隆隆,不远处传来了履带式自行火炮和坦克的轰鸣声,行宫已被占领。达瓦西里绝对是个战争疯子,这小子指挥有序,一路挺进,竟然行动比威廉还要迅速。这是个人才,军事奇才。

    他此刻正亲自操纵着一挺高射机枪,站在轮式装甲车内不住的嚎着,身先士卒的模样看起来并不像一名指挥官,反而是一部轮式装甲车的车长而已。

    威廉已经放弃了拦截刚比加尔的意思,安东尼已经得手。对于一个精确杀手来说,抢占一架直升机和没有几个守卫的湾流来说,简直是太简单了。

    枪口对准了直升机和湾流,抢下可拆卸式榴弹发射器对准了机身的油箱和发动机,就算是飞机的驾驶员再牛逼,此刻也不得不主动投降。他们无路可走,飞不到高空的他们在地上就只能是待宰的羔羊,只能是案板上的刀俎。

    十几辆轮式装甲车快速的冲了过来,达瓦西里可是对刚比加尔仰望已久。一个强盗能够做大到这种地步,的确是令人敬佩的。但是今天达瓦西里才是胜利的王者,几枪下来刚比加尔已经成了孤军司令,此刻他的周边已经倒下了一片,空留下这个自负的总统先生。

    “哈哈哈,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听说你一直都是非常嚣张的,但是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知道你犯了一个什么错误吗,那就是你不应该打吕佐夫号的主意。还有,你只是一个枭雄,根本就不是一个总统。一个枭雄总是把自己想象成一名总统的模样,是非常让人感到可笑的事情!

    刚比加尔,我不杀你,留你一命!因为我无权杀你!说起来我只是一个执行着,你投降吧!现在你只有投降一条路可以走,别无选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