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反而是从海关旁边的办公室内匆匆的跑过来一名肥的就像个猪一般的家伙。 这家伙近乎于慌乱并且非常诚惶诚恐的模样,只让一排检察人员大跌眼镜。

    “哎呀,我刚接到电话,刚刚接到电话,还是晚了一步。威廉王子殿下,我来迟了,我该罚,该罚!您看,这里风大,要不进我办公室坐会。让他们弄,让他们弄!”胖猪般的海关关长一边说着,一边不住的道歉,然而看都没看那被一脚踢到了海里,甚至此刻还在海中扑腾的家伙。

    威廉架势十足,在这帮海关的面前完全表现出的是一名高贵王子的形象。他知道,这些都是因为他欧洲地下王子的光环,在别的地区也许别人并不会给他这个面子,但是这里不同,因为这里所需要的东西,大部分都必须经过他的手才会弄到。

    “上船,路里哈克关长,今个真没时间去和你叙旧,这趟货需要我亲自去办,很急,所以还是要谢谢你,告辞了!”威廉昂首阔步的向前走去,而紧跟着威廉的中年男子却是稍微停留,径直走向了关长,把手中一个精致的密码箱往关长的手中一递,很随意的说道:“表现不错路里哈克,这是一些上好的雪茄,我相信你和你的部下们一定都会喜欢的,因为味道真的很纯正!”

    港口处停留着一膄百万吨级的海轮。相比于其他的海轮来说这船并不大,但在这个地方却也不小。船长是一名大胡子,冷漠并不愿意多说话。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只是在威廉一伙登船时出来见了一面安排了一下,就再也没有露面。

    而威廉却并不计较,他知道这些船长们的臭脾气。常年行走在非洲海峡这个地区,即便是正常人也会变得行为古怪。这是一片并不安静的海峡,每一趟出海,其实都是一次人生的挑战。

    手下们过来汇报货物并没有什么问题,威廉倒头就睡。他知道如果想把这些东西平安的运到卡拉哈迪,他就需要养足精神,因为在必要的时候很可能遭遇到很多的事情,到那时候即使是想睡都是个问题。

    这一趟活威廉把自己的老本全都押上了,凭感觉他认为一定要做点什么。而这几天来的国家观察报道给了威廉越来越大的信心,他知道自己做对了。

    甲板货舱下暗杀杀手组织的几十位小伙子们正在兴奋地高谈阔论。他们屁股底下坐着的是一箱箱的封装完好的贵重货物。而他们每一个人都知道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因为这里面不是武器弹药就是高爆炸弹,甚至还有小型的无人机以及制导导弹。

    而在旁边的货舱内,全是清一色的欧洲退役装甲战车,其中不仅仅有坦克和自行火炮,甚至还有火箭炮和步兵装甲运输车。

    这些在先进国家几乎都属于用不上的武器,但是在这个地区却完全的不一样,因为在这个地区,这个船舱中每一件武器拿出来,都可以说是处于领先地位的。

    已经忙了大半个月了,兄弟们都很累,特别是在海轮的货舱中,枯燥乏味的生活几乎把这帮小伙子们给憋疯了。已经是十一月了,马上就要圣诞节了。他们很怀念欧洲的生活。不知道干完这趟活后会不会在圣诞节前赶回去,因为没人喜欢这个鬼地方,这个让他们憋得几乎喘不过来气的鬼地方,可以完全的把人给憋疯了。

    突然一直在紧密观察着船只行驶的大胡子船长紧急的通知拉响警报,遥对面千米之外的海面上出现了一艘他**舰的影子。这是很不正常的事情。那是一膄看起来并不大的军舰,但是前方的炮塔和舰载火神炮威武的炮口看起来还是让人觉得那么的触目惊心。

    “路里哈克,什么情况!”安东尼快速的跑了过来,就是一直都紧跟在威廉身边那名四十左右岁的助手。

    一只高倍望远镜很客气的递到了安东尼的手中,路里哈克声音淡淡的,但是略显慌张:“自己看安东尼,我感觉要出大事!这帮家伙们都不是省油的灯,你们的货物太招摇了,恐怕他们在这里等我们已经很久了。”

    “绕过去路里哈克,我们绝对不能和他们碰头,这艘军舰很诡异,并没有悬挂任何国家的旗帜。”

    “你认为我们可以绕过去吗安东尼,可是我却并不这么认为!小子们,抄家伙!”大胡子船长突然下达了命令,商船紧急应对,一排排的水手们顿时跑到了船头和船尾的甲板上,拉开了蒙在哪里的篷布,里面竟然是装备老式三门滑膛炮。

    可就在篷布被拉开的瞬间,还没等炮口调转,突然两枚粗大口径的炮弹便毫不犹豫的在商船周围炸开。巨大的水柱激了起来,扑到了甲板上瞬间就引来了一片狂躁的怒骂声,水手们趴倒一片。

    “混蛋,不要慌乱,填装诸元,把炮口对准这帮可恶的家伙们,还击!那只不过是一个吃水不到四十万吨的小炮艇,他们根本就奈何不了我们!”大胡子船长扯开了自己的嗓子,他在指挥室中看得明白,常年行走在这条海路上,他把一切凶险看得都是那么的淡然。

    嗖嗖嗖,三炮连发,商船立刻展开了还击。在这片海域中行走,绝对没有妥协一说。无论遇到的是政府军或者是其他势力的战舰。而很明显,对面并不是一艘战舰,近了才看的清楚,原来只是一个和商船基本差不多装备的小炮艇。

    三发齐射,老式滑膛炮巨大的炮弹也在炮艇的周围炸开,精准度足以让刚刚冲出来的威廉感到震惊。好家伙,随便出来走走都能遇到一场战役,这简直是个疯狂的地方,威廉甚至有些庆幸自己来对了地方。这里非常适合自己,适合好战的自己。

    嗖嗖嗖——

    对方立刻还击,不过好像双方很有默契,炮弹并没有打在船上,继续在商船的周围炸开。激起来的水柱直接掀在甲板之上,情形看起来非常的糟糕。

    “他们是要逼停我们,威廉,我认为你的货物一定早就被他们盯上了,所以他们并不是要毁了我们的船。一言未发直接开炮,他们是要动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