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哒哒哒哒,惊恐的惨叫声还有枪声不断地传来,此刻眼前已经变成了一场奇异的人兽大战!密集的子弹漫天飞舞,而漫天中射向的全是高高跃起的饿狼。 (.  . )但是简单的ak打人可以,打狼就不那么趁手了。几毫米的子弹射入牛犊子般大小的的狼身以后,几乎不起任何作用,反而是更加的激起了这帮饿狼的凶残。

    嗷呜!

    一头头被子弹击中的饿狼拼命的前扑,受了伤的饿狼更加的凶残。这是不讲套路的比拼,在动物界狼的忍耐能力是最大的,大到就是被砸断了腿,砸断了腰身它也会扑过去咬死猎物。

    佣兵们四散溃逃,他们什么时候遭遇过这么猛烈的攻击,并且这种攻击是让人从心底里恐惧的。狼会吃人不是传说,特别是在非洲草原,草原上除了狮子和猎豹,狼永远都是王者。甚至在群狼面前,就连狮群和猎豹也会退避三分。

    这些畜生完全是不讲原则的家伙,并且非常的记仇。他们最擅长的就是群攻,甚至绝顶聪明的相互配合。几头狼看是同时扑向了一个目标,但是扑咬的方向却完全的不相同。两个咬腿,一个咬脖子,分工明确,即使手中有枪也来不及射杀。这么近的距离,刹那间就成了这帮饿狼的盘中餐。

    周围一片狼藉,乱草横飞、尸体遍布。可怕的是这些狼咬死了人并不食用,而是飞快的放弃目标,继而完全不要命的又奔向了下一个目标。西达伽尔手足无措,他众横这里十几载,那见过如此凶猛可怕的场面!

    “真是天要亡我西达伽尔啊!撤!掩护,前后交替,火力掩护撤退!”

    雇佣兵们完全被吓破了胆,此刻人人弓着腰,枪平举过肩,目光谨慎的盯着前方,快速的后撤,就怕突然冲过来一头狼。西达伽尔被掩护在最中间,此刻的他是无比不甘和愤怒的,但是面对群狼却毫无办法。往往几十枪打过去,不但打不死一条狼,反而是更加的激怒了几匹狼。那锐利的獠牙,血盆的大口张开,瞬间就能咬断任何人的脖子!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正前方突然遭遇强烈的机枪射击,撤退完全被阻挡。西达伽尔再也顾不上指挥,一摆手让自己的亲兵护卫着选了一个方向就往外冲。他明白机枪打来的方向正是那群路虎车里的装甲兵,山姆国的大兵最会借势,他们是要借着这群狼的威势完全把自己留在这里啊。

    呼啦啦,团长都不管不顾的跑了,佣兵们顿时乱成了一锅粥。被饿狼缠上的只能是怨自己的命不好,希望投胎的时候下辈子不要再做一名雇佣兵。而被子弹打死的就幸运多了,因为最起码不会那么痛苦,死亡时不是被撕扯着咬死的,只是一枪,就结束了性命,甚至连下辈子要做什么,都来不及考虑。

    兵哥沉重的从地上爬起来,紧紧地观察着现场的一切,这时候一头浑身雪白的头狼突然冲到了兵哥的面前,在与兵哥相距能有十几米远的地方突兀的止住了脚步。它很疑惑,难道这就是狼王?

    可是为什么长的和我们不一样!

    “啊呜!”头狼礼貌而又谨慎的向兵哥打了个招呼。

    “嗷呜...呜...”兵哥逼格十足的回应。(你奶奶的,见到我还不老实点,难道想死不成!)

    “啊呜...呜...啊...”(老大,你是谁啊,老大我是来救你的!)

    “嗷...嗷...!”(费什么话,我是你狼爷爷的祖宗!看见那小子了吗,给我咬死他!)

    嗖!

    头狼转身就跑,一马当先,无形中带动起来了一群饿狼,仿佛像出膛的炮弹一般的,刹那间就冲出去百米远的距离。他奔跑中周身带起一股老虎般的威势,杀气十足,已然已有领导千军万马的能力。前面不断响起的枪声射杀了一排排紧跟着他的饿狼,西达伽尔命令十几名士兵卧倒阻击,一定要挡住头狼的攻击。

    但是无论射过来的子弹多么的密集,仿佛这头狼早就能够预料到弹道轨迹一般的,总是能够精确地规避开来。

    突然他牛犊子般的身躯高高的跃起,在半空中形成了一条无比美丽的雪白抛物线,刹那间一跃而下,直接扑到了一名雇佣兵。迅速的张开血盆大口,漏出森冷的寒牙,竟然一口咬断了那名佣兵的脖子。而紧随其后几十匹狼全部跃起,大口的扑向了阻击的敌人。

    十几名佣兵刹那间全被咬死,无一幸存!

    见头狼这么猛,兵哥顿时心中大喜,拖着受伤的身体快速的追了上去。这匹头狼浑身雪白,竟然能够听懂自己的狼语,兵哥刹那间非常的怜惜。这可是个宝贝,自己要留着它,说不定养在身边就是个大帮手。

    “呜——嗷!”(回来小子,让他们去就行!)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两侧前后的枪声越来越近,剩下的散兵游勇不是被群狼咬死就是被保罗和朋克带着人给毙了。西达伽尔损失惨重,任他再自负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下场。噗通噗通跳下河,这小子夹着尾巴夺路而逃。

    嗷呜!河边传来一阵阵锲而不舍的狼嚎,群狼意犹未尽,但是却不敢轻易跳河追击,只能是仰起头不住的怒吼。

    哒哒哒......

    兵哥终于追到了河边与赶过来的保罗一伙汇合,朋克等人趴在地上,端着卡宾枪不住的射击,在水里又打死了一片!

    狼群躁动不安,这帮人和先前的家伙们一样,手中也有火器,而这东西打出来的子弹,也能杀了自己的同类。他们是敌是友,闹不明白!

    嗷呜!

    头狼一声怒吼,顿时吓住了躁动不安蠢蠢欲动的狼群。要不是没有这声怒吼,恐怕这把家伙们就会冲过来。他们可不认识谁是敌人谁是友军,只要是感觉到威胁,那么先咬了再说。

    兵哥爱惜的摸着头狼浓密的白毛,它周身的白毛油光发亮,一看就是一匹非常健壮的家伙,看狼牙也就六岁的模样。好家伙,原来并不是一头成了精的老家伙,通体雪白是他生就的高贵本色。这在狼中可是不多见的,具有天生狼王的贵胄之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