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等西达伽尔说话,本来在求饶的卡卡西里突然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这家伙猛地抽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匕首,竟然毫不犹豫的一下刺穿了自己的前臂,随着他匕首的抽出来,这个被称之为佣兵团中最为恐怖的狮王竟然没有眨一下眉毛,与刚才求饶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狮王是勇猛和凶残的象征,也是雇佣兵团对卡卡西里最为尊敬的称呼。卡卡西里拥有着雄狮一般的勇猛,狮王一般的狡诈。这次他亲自带队征讨卡拉哈迪,正是与西达伽尔合计好了的算计。当得知卡哈拉迪并没有多少驻军,更没有多少先进的武器之时,这个被称作二当家的狮王顿时决定主动带队,要一战就拿下这座皇城。

    他很自负,自负是因为绝对的实力,他更骄傲,骄傲是因为从没有败过!在进入非洲这个地区以后,卡卡西里就是一个常胜将军,不仅仅是他自己这么认为的,而是公认的。

    非洲地区情形复杂无比,但是非洲人的战争却是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尽管他们已经很现代化了,甚至可以达到人手一只ak拿着与人战斗,但是其实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其实这帮人连基本的瞄准都搞不明白,真要是遇到了战争,他们只会端着枪直愣愣的朝前猛放一通,甚至不会吝啬子弹,更不会去计较弹夹中具体有多少弹药。

    直到一梭子子弹打完了,他们做的不是立刻更换弹药,而是扔下枪掉头就跑。不过他们逃跑的速度绝对是快,快的比猴子还要利落的多。这也是让卡卡西里绝对自信的地方,对付这么一群根本就不可能被称作为士兵的家伙,只要不在一顿乱枪中死亡,相信谁都可以战胜他们。

    “是我的错,团长大人,我甘心受罚,并且愿意承担罪责。我给我们兵团抹黑了,我愿意用自己的鲜血,洗刷我的耻辱。请团长大人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相信您的分析,那绝对不是山姆国的雇佣兵,是我没有查清楚就随意的撤兵,这都是我的错误,我请求再次出征,立刻拿下卡拉哈迪!”

    “有没有徽章,你说的军车,就是那些路虎,上面有没有陆战队的涂装!”西达伽尔手中死死地盯着一个烤猴子腿,这条腿他已经咬了一口,但是现在却不想再咬第二口,因为这猴子他们烤的太差劲了,甚至只是放了点盐,连任何一点多余的调味料也没有放,吃到嘴里总是有一种腥臊的味道。

    “没,没来得及查,我,当时我立刻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因为他们还有一架战机,我因此还损失了一车的兄弟。团长大人,他们可是我们军团的精英,都是跟随了我们十几年的好兄弟!”

    “法克鱿!卡卡西里,你就是这么指挥部队的吗?战机!那只是一架民用飞机,一架带着简易武装的民用飞机!卡卡西里,你的勇气哪去了,你的凶残哪去了,这就是你被称作狮王的勇敢吗,一个竟然被一群假装陆战队吓退了的狮王,你简直是太让我失望了!

    去查,立刻给我去查!还有,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要在今晚十二点之前,明确的知道究竟是谁让我的狮王怕到了这种程度,还有和我做对的敌人,他们究竟是谁,我全都要知道!我西达伽尔的名声绝对不能毁在卡拉哈迪,我们雇佣兵团,绝对不能葬送在这里!绝对不能!!!”

    “是!团长大人!”卡卡西里立刻起身,身子挺得就像一杆标枪一般,严肃的敬礼,转身匆匆而去。任凭前臂上鲜血直流,但是他始终没有擦拭一下。

    而西达伽尔身后的几名结实的大汉,立刻分出来四人跟上卡卡西里,掉头就走,其他的人依旧还在那里站着,动也不动,浑然就像是一群雕塑。

    “好,西达伽尔团长,你们真不愧为纪律严明之师!我还会像先前一样的相信你们,并且会继续在大祭司和大长老面前帮你们说话,争取应该属于你们的报酬。我阿卡说到做到,至于攻下卡拉哈迪,原先的承诺绝对不变,那皇城内的黄金,坚决有你们一半!”

    西达伽尔此刻方才抬头,冷漠的眼神如同利剑一般的盯着阿卡。这种目光就像是刀尖一般的盯的这个贝旺族的族长大人心中忐忑不已,尽管他是氏族的勇士出身,但是此刻也禁不住后背吓出来一身的冷汗。

    “阿卡,如果不是因为那些黄金,你认为我会来这里?你的那些矿藏,还有抵押给我的钻石矿,你认为真值得我出手?仅仅是我的‘挺进者号’,你认为那些现在并不能进行开采的矿藏就能够补偿我的损失吗阿卡?

    不要自以为是了,你这个家伙!你的矿藏你们说了根本就不算,还要等我们帮你们拿下了卡拉哈迪,拿下了博茨瓦纳女皇陛下,帮你们夺取了政权,到那时候我才算真正拥有了这些矿藏的所有权。

    但是阿卡,就算我拥有了这些又能怎样。至于矿藏的储量和矿石的珍贵程度,还有究竟有没有开采价值。还有开采所需要的投资,你认为我真的就那么傻吗阿卡?我西达伽尔明人不说暗话,想要我继续帮忙,你们就要补偿我的损失,否则我完全可以撤兵!我相信只要我们一撤离这里,卡拉哈迪的王者之师瞬间就会打过来,铲除你们这些反抗者氏族,相信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西达伽尔非常硬气的说道,现在绝不是讨价还价的时刻,现在就是自己要求阿卡补偿损失的时刻。他要把自己沉没的战舰,还有损失的装甲车,甚至连带着一车战士的抚恤金,全都要回来。他可不管阿卡怎么想,你怎么想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是我的损失绝对不能由我自己负责!

    “西达伽尔先生,我们可是在以前就说好的,你怎么可以临时加价!这可有悖合同,我是绝不能答应你的,因为我根本说了就不算,你也明白,我只是贝旺族的族长,并不是大祭司,更不是大长老,就算我答应了你,大祭司和大长老还有其他氏族的酋长也不会答应你这样的要求的西达伽尔,你这是讹诈,无理的讹诈!”

    “讹诈?你是这样理解的?”西达伽尔的眼中猛然间略过一丝毫不易觉察的讥讽,甚至还有一丝谁也看不到的凶险,他深邃的眼神中,此刻看向阿卡的时候,甚至已经不当他还有存在的必要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