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有心人明显可以看出来,双方这仗打的简直是泾渭分明。  .  . 教育大臣和政教大臣以及分管卫生于城市建设几方面的大臣明显站在莫德尔罕这一边,即使是上去拉架也是装模作样,只是拉住伊思-巴布鲁不松手,而尽管让民教大臣莫德尔罕动手。

    这边莫德尔罕可是翻身得到了机会,几个老拳上来,伊思-巴布鲁顿时吃亏,鼻子被打破了,嘴角也出血了。鲜血顿时就从鼻孔里哗哗的往外流。

    “敢和我动手,服不服!我问你,我的方案有什么不合理了,怎么就算是出卖国家了。如果我们不和西方国家合作,我们现在上哪去弄那么多的钱,你看看外面,你听听外面那些穷人的吼声,如果我们再不给他们钱,他们就会冲进来,首先杀得就是你这个老家伙!”

    “哈哈哈,莫德尔罕,你终于是说实话了。和西方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国家合作,你是疯了吗,和他们合作以后,还有我们卡拉哈迪什么事。我们会被他们吃的连骨头都不剩,并且他们会掠走我们大部分资源,恐怕付给我们的仅仅是一些工人的工资而已。这样我们的资产轻而易举的就成了别人的。我们的钻石,我们的石油,以后还叫做我们卡拉哈迪的吗。

    我告诉你莫德尔罕,还有你,你、你、你们,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在拉偏架。我告诉你们,只要卡拉哈迪还有我伊思-巴布鲁存在的一天,我伊思-巴布鲁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不会让你们的阴谋得逞,我就会紧紧地拥护瓦纳陛下,坚决阻止你们这些卖国贼阴谋的想法!”

    “你放屁!我们是卖国贼,不要把你自己说的那么高尚伊思-巴布鲁。我问你,我们卡拉哈迪的钱财都哪去了,你是主管财政的大臣,可是钱呢,钱呢?你现在不要说给外面那些闹事的民众们把钱解决了,我就问你,仅仅是我们购买武器弹药进行防备的款项,你有吗?如果不卖钻石矿,不卖油田,瓦纳陛下怎么生活,我们怎么生活,卡拉哈迪的人民怎么生活!”

    “对,我们同意,卖了!现在进出皇城的路已经被反抗氏族的战士们控制住了。不要说子弹枪炮进不来,就连最基本的生活米面和蔬菜都进不来。我问你,伊思-巴布鲁,我们吃什么?”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有话好好说,大家都是老臣,大家坐下来一起协商不行吗?”瓦纳急的团团转,她现在说出来的话根本就没人听,即使她一个劲的焦急的喊着,劝着,劝着他们不要争斗,不要在这个时候乱作一团,可是现场除了伊思-巴布鲁以外,几乎没人听从这位新任女皇的命令。

    而民教大臣脸上一直带着胜利者的蔑视,甚至是看伊思-巴布鲁的眼光都带着极大地同情。此刻的莫德尔罕甚至在想,只要控制了伊思-巴布鲁,或者是自己现在就下黑手,只要搞定了这个家伙,那么以后卡拉哈迪还不是自己这些人说了算。而至于一个小公主,莫德尔罕甚至是有些呵呵了。

    自己这么多人,还会斗不过一个小公主吗?只要是大家联合起来,那么就会把这个新继任的女皇完全的孤立起来,那么以后皇城中发出来的命令,就会完全是自己的意思了。

    甚至莫德尔罕此刻在想,只要把钻石矿和油田卖出去,那么立刻就会获得大量的巨款。而伊思-巴布鲁一死,首先他就要把卡拉哈迪的财政大权夺在手中,到了那时候,卡拉哈迪的钱财还不是自己做主。哈哈哈,到那时恐怕任何人都要看自己的脸色说话。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给谁钱就给谁钱。就算是女皇陛下身边有一个亲王徐又怎么样,一个外来的,脚跟都没站稳,他能够干什么。你看看现在,我们闹得这么狠,这丫的连个屁都不敢放。

    呵呵,这小子还算识相,否则今天就连他一起打。再不行也给来个黑的,就不信玩不死他。到那时瓦纳身边也就算一个人都没有了。这么漂亮的女皇,到时候实在是过不下去了,那也可以嫁给自己的儿子吗。

    “女皇陛下,不是我要打,你看他,现在还抱着我的大腿不放,我可是被动自卫,完全就是自卫的陛下,你看我都没动手。现场这么多老臣可都能为我作证啊!”莫德尔罕故作委屈的样子,好像受到了极大地冤枉一般,是赶紧解释。

    “你还没动手,莫德尔罕,我巴布鲁见过无耻的,可是就没见过像你这么无耻的!你没动手,我这鼻子怎么破了,还有我这眼......”

    “巴布鲁,我不和你一般见识,现在我们谈正事。女皇陛下,你听,民众们都闹到大门口了。我这有一份欧洲皇室的合作意向书,您看看。他们愿意与我们合作一起开发我们卡拉哈迪的钻石矿和油田,并且同意先期可以先给我们打一部分款项,还会附带送我们价值三个亿的军火物资,作为帮我们稳定局势,保卫我们国家安全的必备武器。这可是完全不在合作之中的好事情啊,更是白送给我们的陛下!”

    “哈哈哈,白送!还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那恐怕送过来也是归我使用吧,那你这合作意向书我就该先看看!”徐右兵终于在瓦纳都不知道是第几次看过去的时候才站了起来,一把将意向书抢了过去,煞有介事的翻看着。

    他装模作样的姿势,还有完全不羁的形态,那微微翘起来的嘴唇,甚至是一边看,一边啧啧发出赞叹的样子,莫名的就是一种心安,莫名的终于让瓦纳感到了一丝安全。刚才简直是吓坏了,瓦纳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里了。她感觉一切都将不受自己的控制,她的大喊大叫完全不济于事,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听从她的吩咐。

    在那一刻间,瓦纳甚至都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身份。自己还是一个女皇陛下吗,为什么他们谁也不听自己的劝解!她甚至在眼看着他们打了起来的时候完全的无能为力,只能是眼巴巴的看着巴布鲁被他们欺负。巴布鲁的忠诚,根本就是毋庸置疑,而巴布鲁的反对明显是非常正确的,甚至瓦纳已经从中看出了莫德尔罕这些人的野心,那是一种完全将自己无视了的野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