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伊思-安吉拉小心翼翼的捧着皇冠,几乎是一步一挪的走向了皇室专车,而不知道何时已经守候在了车旁的卡拉哈迪的大祭司,莫-莫里德,这才双手接过了皇冠,继而踩着弗兰克早就架起来了的梯子,和蔼地为公主殿下戴在了头上。 (.  . )

    “国王陛下!”

    “国王陛下!”

    “女皇陛下!”

    “女皇陛下!”

    “我们的女皇陛下!”

    ......

    震撼人心的呼声排山倒海,锣鼓喧天,加冕礼成!

    突然有人带头,皇城的勇士们集中口令,一起高呼:“女皇陛下!”

    随即枪口向上,连放三枪。

    震撼人心的呼声层层叠叠的传向了城外,而此刻城门竟然已经被炸开了,但是奇怪的是外面近万人的反叛军却没有一人进城。就包括博茨瓦纳的叔叔莫菩提在内,此刻竟然是瞪着一双如铃铛般的大眼睛,就那样傻子一般的坐在自己的车内,完全忘记了还要指挥人进行冲锋。

    继而万人的反叛军竟然在听到震撼人心的猛犸象鼓声的时候,齐刷刷的跪倒在地,甚至是莫名其妙的放下了他们手中的武器!

    “女皇已经继位!宣告天下!”

    ......

    皇城侍卫长塔下此刻已经恢复了他的本来面貌,快速的走上成楼,大声的昭告天下,卡拉哈迪女皇继位,头戴七彩皇冠!!!

    咚......咚......咚......

    巨大的鼓声震天而起,一声声巨响,犹如重锤一般狠狠地敲在了莫菩提的心中。一口鲜血喷出,莫菩提一声长啸,竟然喷的前挡风上鲜血淋漓。

    “我不服,我不服!”

    莫菩提猛地推开车门,快速的向城门跑去。他肥硕的身躯,此刻看起来是那么的滑稽和愚蠢。哗啦一下,民众们立刻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他们大声的叫喊着,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还想向前冲的莫菩提,手中棍棒挥舞,刀枪晃眼,眼中全是凛冽的颜色。好像在说,你要再敢无礼的冲上来一步,我们就会立刻将你乱棍棒杀!

    群众们拥护自己女皇的架势完全是自发的,这么多的群众,难道莫菩提还能将它们全都杀了不成。这里大部分可都是博茨瓦纳氏族的子民。相信莫菩提就是再凶残,也不敢对自己的氏族子民们动手。每个氏族都存在有他们自己的大祭司和长老,这两个老家伙可不是吃干饭的,因为这两个德高望重的老家伙此刻就站在民众们的最前面,甚至看向莫菩提的眼中,全都是蔑视。

    见莫菩提真的被阻止,而他身后率领着的博茨瓦纳的官军也不敢上前一步,卡拉哈迪的子民们顿时知道他们胜利了!成千上万的民众们不知从何处赶来,突然再次欢呼起来,再次呼唤着女皇陛下的名字。甚至有人原地里踩着鼓声打起了节拍,紧接着无数人加入,竟然当街跳起了他们民族的舞蹈。而莫菩提身后的官军们也莫名其妙的放下了枪支,随后跟着几万民众们一起,竟然也稀里糊涂的跳了起来。

    徐右兵看得简直是莫名其妙,根本就不知道所以然。

    “教皇陛下,在我们卡拉哈迪就是这样,新皇继位,普天同庆!这是千百年来的传统,只要不能提出绝对性的反对意见,那就必须承认女皇陛下的加冕仪式!”

    “我靠,还有这么一说?”徐右兵简直是见识了,前一方还打的水深火热,这刹那间难道就停战了?这还叫战争吗,巷子内的尸体刚刚被抬走,甚至是大街上的血迹还未干,这就跳起了舞?

    可现实就是现实,由不得兵哥不相信,此刻就连机长王志军和杨志一伙也出现在了公主殿下的周围,就连落素素和米兰都来了,他们竟然是被称作国际友人叫来观礼的!

    我肋了个去的,兵哥可算是大开眼界了!

    可就在喧闹声中,全民狂欢的时刻,心中绝对不服气的莫菩提突然出声,大声的抓起来一个电子大喇叭,几乎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喊道:

    “我不承认!我是瓦纳的叔叔莫菩提,我不承认他女皇的身份!虽然此刻她头戴皇冠,带着我们卡拉哈迪的七彩皇冠,但是我敢问大家,那么我们卡拉哈迪的权杖呢,象征着无上权力的皇权手杖呢,为什么新皇加冕,大祭司不赐予新皇陛下权利的法杖!”

    莫菩提不仅仅是博茨瓦纳公主殿下的叔叔,他还是博茨瓦纳氏族的勇士,更是卡拉哈迪政府军的首领。之所以先前被称为反叛军,那就是因为他想武力继承王位,想成为卡拉哈迪的国王。莫菩提的吼声顿时获得了他亲随们的全力支持。卡拉哈迪政府军毕竟还是莫菩提领导的,并且很多人都愿意为了这个将军赴汤蹈火而在所不辞。

    “权杖!”

    “权杖!”

    “皇权手杖!”

    ......

    能够参加卡拉哈迪的政府军,都是博茨瓦纳氏族和一些紧紧依附在这个氏族下面的一些小氏族里面的精英小伙。年轻的黑人兄弟们都是卡拉哈迪未来的精英人士。在卡拉哈迪,当兵入伍不仅仅是一种对国家的忠诚和守护,其实还是国家重点培育的对象。

    他们当兵不仅仅要保家卫国,还要接受更为先进的学习和思想教育。所以复员后立刻会被安排到国家各个部门,去充实各部门的力量。

    所以莫菩提这个关键的问题提出来,顿时就获得了士兵们的认可。在军人们的眼中,只有服从,而服从对他们来说,最大的信赖并不是莫菩提将军大人,而是国家的权利法杖!其实不少人都知道这是将军大人的借口而已。可是就算是借口又如何,如果将军成功了,岂不是他们以后的前途会更加的美好!

    所以莫菩提此刻这个最高的反对理由一出,现场顿时一片窃窃私语,紧随着士兵们对权利法杖的呼喊,终于是惊动了卡拉哈迪的大祭司,莫-莫里德!

    嚓啷啷啷啷......

    一根老藤上系满了五颜六色的彩绸,绸缎上系上了十几个金色的铃铛。大祭司振臂猛摇这根老藤,已经被摸得锃光瓦亮的老藤突然集中起所有人的眼球,而老藤上被绸缎系着的铃铛悦耳的响起,刹那间便掩盖了一片呼叫声。

    “权利法杖早年前已经遗失,这是我们卡拉哈迪最不幸的事情,所以我宣布瓦纳小公主殿下继位礼成,任何人不可再提反对意见,除非他拿回权杖,找回我们氏族遗失的权利,那样你才有资格来这里提出你的疑问莫菩提!

    还有,身为守护大人,你竟然私自带兵进城,按照拉卡哈迪的王律,当决!”

    “老东西,你放屁!”砰的一声枪响,一颗罪恶的子弹瞬间射穿了大祭司的胸口,顿时鲜血四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