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中汉姆斯的前额,敞篷吉普车内的汉姆斯只来得及一声轻哼,身子一晃便歪倒在了一边!

    “部长!汉姆斯!汉姆斯,你醒醒汉姆斯......!

    部长被杀了!部长被杀了......”

    哗——

    司机一声惊呼,顿时传出去老远,本来手持刀枪棍棒还有ak-47的暴民们顿时就挤到了吉普车前。不是说好的吗,你带着我们把博茨瓦纳赶出卡拉哈迪,那么我们就听你的,怎么这才刚开始,你就挂了!

    “是他们,那辆路虎车,是他们开的枪,长老,长老你快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众人一阵慌乱,不过好在有人急忙出声发问,即使他们的族长死了,可是他们的部族还有长老的存在。这是一名瘦的就像是皮包骨头的一样的黑人老者,此刻他手里却是紧紧地握着一把如同蛇矛一般的长枪,嘴中念念有词。看上去衣衫虽然褴褛却不破旧,而是好像又是故意就扯成了条状般的模样,穿系在腰间。不过如果是细看这些褴褛的布条,却很考究,用料在卡拉哈迪来说是极其的珍贵的,竟然都是一些完全进口进来的真丝绫罗之类的奢侈布料。

    “神带走了他,带走了黎明,我们来自于黑夜,黑夜中充满了争斗......我们应该迎接黎明的到来,那时候当曙光升起,就是我们战胜他们的时刻!”

    大长老莫名的说着一些令人很难懂的话,随即一挥手,七八个部落首领顿时臣服。现在所有人都能看得清形式,卡拉哈迪王宫守备森严,里面更有不顾及性命的勇士。并且装备先进,完全不是他们这些土著人能够占领的了得。现在就连汉姆斯都被杀了,这些已经完全脱离了土著部落,甚至已经接受到多方现代化教育的新式土著们并不是傻子,虽然他们知道,大长老的意思就是撤退,但是很多人还是依旧挥手,果断的命令本族人员马上撤离这里。

    虽然还有不舍,很多人心中甚至想到就要成功了,不是杀了那么多的勇士吗,再干掉这辆路虎就行了,但是他们还是强忍着不甘心立刻就撤。

    他们是反对者,合谋在一起的反对者,如果分开,势力将会更加的弱小,没有谁自大的认为仅凭他们一族之力就可以战胜博茨瓦纳的皇城勇士,那根本就是开玩笑。

    哗啦啦......

    顿时刀枪棍棒丢弃一地,这帮家伙们聚集得快撤得也快,就像是非洲猴子们一样跑起来简直任何人也无法比拟。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就是死亡的下场,谁都知道冒犯皇室尊严反叛国王的惨烈下场。所以这帮家伙们跑起来就像是一阵风,刹那间踪迹全无,只留下了一地触目惊心的景象。

    卡拉哈迪的首府就是卡拉哈迪,也被称作皇城。这里是这个国家最大的城市,居住着全国的贵族和各式各样的宗族势力,也可以说卡拉哈迪国家能有四分之一的人口居住在这里,所以也就造就了卡拉哈迪皇城的繁华和经济的繁荣。

    但是仅仅不到一天,先是莫菩提的叛军烧杀抢掠,再是各部族之间组织的反叛者队伍的杀人放火。这里仅仅一天的时间,就变得满目苍夷。高楼大厦现在还浓烟冲天,大街四处血流成河,到处都是杀戮过后的血腥景象。

    “追!快发动车子,一定要追上他们,追上那个大长老,干掉他,他才是反叛者们最大的精神支柱,只有干掉他我们博茨瓦纳氏族才能永绝后患!”

    “干掉他?他被层层守卫,就连逃跑都被人保护,你认为我们可以碾过层层的尸体压过去,干掉他?”保罗抱着机枪一屁股坐在了后座上,非常不屑的反驳着两位皇城勇士们的建议。可还没等他再次出声反对,一种强烈的推背感顿时传来,徐右兵真的已经驾车冲了上去!

    “穷寇莫追,兔子逼急了也咬人!兵哥我们应该见好就收!追上去我们就会和大部队完全的分开,如果他们转回头将我们包围起来,就算是这辆路虎是一辆超级防弹的装甲车,但是也抵抗不住几枚榴弹不是!”保罗大声的吆喝着,看着徐右兵加速又追上了前面的一群人,这小子非常无奈的劝解着。他上过战场,经历过了无数的战斗,这样突兀的追击,完全脱离开大部队的支援,他并不看好。

    “发射榴弹,他们竟然早有准备,还有拒马和铁丝网,那就干掉他们的阻击!”

    嗖嗖......

    两枚枪榴弹瞬间划过枪膛,被两名勇士打出去后精确地命中了拒马和堆在地上的沙包工事,刹那间破开了铁丝网。

    哒哒哒,工事尽管被完全的炸毁,但是竟然还有机枪响起。是的,就是机枪,紧接着突然从道路的两边投掷过来无数的手榴弹和土炸药包,刹那间路虎车就被炸的东倒西歪,差一点就被炸得翻起,四轮朝天。

    轰...轰...轰...徐右兵油门给到最大,路虎完全飞了起来,不顾命的朝前冲。车内的保罗和两名小子几乎吓傻了,他们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不要命的阵势。虽然说战场经常上,但是像这样等于被装进了铁壳子里面让人拿着手雷于土炸药一个劲的狂轰乱炸的情况,那可不多见啊。

    只一会,两名黝黑的勇士耳朵里面就被震出了鲜血,他们下意识的双手死死地捂着自己的耳朵,甚至在车内被颠簸的七仰八歪,连枪都握不住了。

    “混蛋,张开嘴,给我大声地喊!抱紧枪,射击,只管对外射击,不用管打没打到!”徐右兵大声的吼着,现在只有吼出来喊话才能够听得见。他们四个耳朵几乎都被震聋了,如果再不大喊大叫的话,使口腔张开,使口腔内压强和耳蜗中的压强达到一致,产生一种平衡的话,那么很可能就能把耳膜完全的震破了。

    而此刻的皇城城楼上小公主完全的看呆了,自从徐右兵不顾一切的开着路虎冲了出去的时候,小公主就不顾任何反对的爬上了城墙。她就这样看着他冲进了敌营,杀退了敌军,可为什么敌军退了之后他还不回来,为什么他还要不顾一切的进行追击呢。

    “这个疯子,这个笨蛋!他不要命了,你冲出去,要是战死了,那谁来保护我,如果战死了,我还不是要成为别人的战利品吗?疯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