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志军真的认为乘坐徐右兵开的飞机是这辈子最可怕的事情,从塔台允许起飞到gps导航打开,作为主驾驶的徐右兵仅仅是打开了自动驾驶,等待所有仪表全部进入正常,立刻就启动了发动机。 澎湃动力的发动机刹那间推到极致,机身疯狂的从原地向前冲去,王志军感谢上帝一般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此刻的他认为机身抖得厉害,人坐在驾驶舱内就像是身处在午夜的动吧内震撼的摇摆,摇的满头是汗。

    “嗨,王志军,你不认为我起飞的动作非常的潇洒吗?你这家伙竟然要睡着了,是不是白天太累了!”徐右兵端起一杯马爹利一口干了,随即打开了劲爆的背景音乐,摇摆着俯冲高空。

    能见度有些低,今天晚上有些雾霾,王志军猛的抖动了一下身子就坐了起来,他想不到飞机此刻并没有冲向跑道的最尽头,而是真的飞了起来。

    “你就原地抖了抖就飞起来了?”王志军一把扯下了自己的耳麦,满脸惊诧的看着徐右兵,他现在看徐右兵完全就是一个怪物。他真的后悔了,后悔把主驾驶的位置让给了这个疯子。因为他就是疯子,把飞机当成法拉利开的疯子,时不时的还会玩个漂移。

    王志军突然很想知道这家伙开飞机是跟谁学的,因为此刻的他很想感谢徐右兵的不杀之恩,这次的起飞没有发生任何不好的状况,只是抖了抖,剧烈的抖了抖,竟然没有掉下去,这是不是说徐右兵又挽救了一次自己的生命呢!

    这家伙开着747都能独立战胜五架f-35a闪电战斗机,此刻高空中没有任何阻碍,没有任何不利的遮挡,那是不是说他完全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会在万里高空中上演一场一个筋斗十万里的意气风发呢。

    配合徐右兵,王志军努力将扰流板打到平稳状态,此刻这架飞机已经快速的冲进了对流层,只要冲进了平流层就会安全了,到时候只需要自动驾驶,时不时的注意一下航道安全就可以了。他希望今晚是太平的,就像是那些喜欢向真主祷告的人一样,王志军突然有了种很想静下心来祷告一番的愿望。

    他希望前途一片平坦,这次的任务不要太糟糕。他希望卡拉哈迪不会像他想象的那样遭,毕竟自己只是一个飞行员,而不是一个探险者。

    也许是王志军真的在内心中的祷告灵验了,或许是这家伙的诚信感动了真主,因为真主也希望突然多出来一个信徒般的粉丝,所以此刻这架庞巴迪850挑战者商务机没有发生任何危险的进入了平流层。

    终于是接回了驾驶权,看着徐右兵慵懒的挥了挥手,王志军立刻呼唤杨志,换下这个疯子爱去哪去哪,他再也不想把驾驶飞机的工作交给这个疯子来做,因为他根本不是来驾驶飞机的,完全就是来过瘾的。

    可很无奈的,落素素竟然报告说杨志晕机,已经去卫生间吐了n次了。

    “我干他大爷的,一个飞行员会晕机!”这也是没谁了,王志军无奈的撇了撇嘴,再看徐右兵那诧异的样子突然就笑了,两人一刹那间好像突然相互间明白了很多,其实一个忍的很难受,一个潇洒不羁随心所欲。

    ......

    卡拉哈迪王城外面已经被博茨瓦纳-莫菩提的军队团团地围住,军队没有任何理由进城,王室只允许作为公主殿下叔叔的莫菩提一人进去朝拜国王,但是亲随还是可以带的,只不过必须殿下解戒。

    博茨瓦纳-莫菩提亲王是卡拉哈迪的军政大臣,老国王仙逝他必须回来奔丧,带着军队回城也有带军的说法,因为此刻卡拉哈迪内外势力风涌云起,老亲王的理由是维持秩序,所以宫内各大臣虽各怀鬼胎,但却不敢正面做出反对的表态,甚至是还有不少人偷偷地联系莫菩提,这时候向这个手掌重拳的亲王殿下大表忠心。

    而财政大臣伊思-巴布鲁一直都是一个性子非常直爽的人,他忍不住坚持觐见公主殿下,直说亲王莫菩提是司马超之心路人皆知,请公主殿下小心防备,册封大典在即,为保卡拉哈迪的稳定,要以除后患!

    弗兰克这名地狱之使,现在完全成了博茨瓦纳公主殿下的亲随,大内第一侍卫长。而原本公主殿下的侍卫长塔下,自觉地沦为副侍卫长,带领着宫内几千御林军在保罗的指导下死死地捍卫者王宫圣地,不允许任何心有异图的人以任何理由靠近皇宫。

    而至于公主殿下身边周围,全都是弗兰克手下的精兵强将。泰瀚和詹姆斯分成了两班倒,24小时守候在公主殿下的寝宫之外,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还好公主殿下一直都有伊思-安吉拉陪同在身边,要不这小姑娘突然遭遇此种状况,恐怕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

    “伊思-安吉拉,你认为他会活着吗?他是不是会追随父皇而去,我好害怕,甚至晚上做梦全都是杀戮!在那个大厅内,在机场,到处都是血淋淋的,到处都是死亡的尸首!安吉拉姐姐,我真的很想放弃,很想!我不希望权利会有多么的重要,我想陪着父皇一起走,只有在父皇的身边,我才认为我自己是一名公主!”

    “胡闹博茨瓦纳公主殿下,你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要知道他这么做都是为了什么。我不知道其他的,我只知道他都是为了你。你看他的兄弟,到现在还守在我们的身边,不离不弃,仅凭这一点,我就可以断定他是一个好人。

    一个人,不管他存在与否,都能做到让跟随着他的人如此的效忠,坚决的执行他的命令,难道你认为这种人如果没有过人的本领,他会收复的了这么多人的心吗?

    瓦纳,他一定会活着的,我们不是没有查到机场任何不好的消息透漏出来吗瓦纳?虽然我们卡拉哈迪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和势力并不会引起来任何人和任何国家的重视,但是你已经悬赏了卡拉斐钻石,那也是著名的世界之钻,想必为了一个消息,为了卡拉斐,不少人还是宁愿把最重要的消息送给我们的不是吗。

    还有弗兰克,你看他们一点都不着急,我想那家伙就一定无事,如果真的有事,他可是他们的教皇啊,我甚至感觉他的身份不次于我们的国王陛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