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刻在欧洲一座完全‘私’有化的小岛上,一个美丽的男人正翘着二郎‘腿’坐在自己的电脑桌旁,而他的显示屏上正是接收过来的卫星画面。.: 。画面非常的清晰,清晰程度甚至可以看清人的脸部面貌。

    而在万米的高空之中,刚才一连串惊险的动作,一直都在紧紧地牵着这个美丽男人的心。当发现那个家伙终于是爬上了起落架之后,被人拉进了起落舱,男人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进而拿起桌子上的酒杯,一股脑的喝光了杯子里面的酒,随即‘抽’出来腋下的金‘色’特工配剑—oss高标无声手枪,优雅的把玩着。

    “温莎我有个朋友在那边出了点事,我需要过去帮他,你帮我定直接飞往星家坡的机票,我想现在就走!”

    “你一个人去帮他?”温莎的目光和蔼的看向了自己的孩子。他的‘性’格她最了解,他所决定的,就无力更改。

    “是的温莎,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既然我答应了他,那么就要一生都追随他,我宁愿做他的‘侍’者,而不是窝在这里做一个终日无所事事的人!”威廉语气坚决,不容置疑。

    身为整个欧洲世界地下教母的温莎此刻脸‘色’一片铁青,自己的儿子宁愿去给别人做一名‘侍’者,也不愿意继承她的事业。要知道为了他,自己受了多少委屈,糟了多少罪。自己远从华夏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从一开始的举目无亲,再到现在所有的辉煌,那一切,可都是为了这个家伙。可是他现在却是宁愿把这一切都放弃,甚至去给别人做一个奴才。

    “你!好的没有继承,华夏人的奴‘性’在你的骨子里面永远都不会抹杀!威廉,如果真样的话,那么以后你不要称呼我是你的母亲!”温莎严肃的表情决绝,甚至是做出来非常生气的样子。但是长相漂亮的威廉此刻却是一把将自己的母亲拥入了怀中,紧接着竟然像个孩子般撒娇的说道:

    “温莎,其实我要做什么,你懂得。他就是全世界的教皇,没人可以不臣服在他的脚下。难道你不为我英明的决定感到骄傲吗我的母亲。你知道我的心,更明白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他待我如兄弟,而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出现在他的面前,那我就永远都是他的兄弟!

    与其说是‘侍’者,不如说是合作伙伴温莎!”

    温莎伸手‘摸’向了儿子俊俏的就像个‘女’人一般的脸,目光竟然有些躲闪。其实他早就知道了威廉的想法,自己生下来的孩子,难道还不知道孩子的一举一动究竟是为了什么?

    “那座钻石矿,不应该是我们需要参与的事情威廉,听妈的,就这一次!”

    “不,妈妈,我要帮他,哪怕赔上我们整个威廉世家也在所不惜,妈妈!”

    噌的一下,温莎一把将儿子推出了怀中,恼怒的指着‘门’口大声的骂道:“你帮她,那那两个‘女’人呢,她们是什么人难道你不知道吗?你帮他,你帮她就是在向全世界阐明,我们是在投靠华夏,是在帮助华夏!”

    “那又怎么样妈妈,现在的华夏已经和你以前说的完全不一样了,就算我们支持华夏又怎么样。更何况山姆国那帮家伙并不能把我们怎么样,而欧洲这面就更不用说了,这里本来就属于我们的世界!”

    听到儿子这么说,温莎顿时心中就是一片茫然,其实她对华夏还是有感情的,虽然当时她完全是逃离了华夏,并且那个地方给了她无尽的伤心,但是直到现在,温莎知道,自己心中最想念和最记挂的地方,仍然是哪个叫做华夏的地方。

    “威廉,你已经是长大了,有些事情,如果你觉得你能够承担的起,那么妈妈也不想阻拦你什么。但是威廉家族的事业也有你父亲的一份,虽然他已经不在了,但是威廉世家的人你还是需要说服的,只要你能够说服了他们,妈妈就不再拦你!”

    “妈妈!你是说真的?”威廉一把将母亲抱起,随即在宽敞的大厅内转了个圈,然后将母亲紧紧地拥进了怀中。此刻的威廉清晰地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母亲是最无‘私’的存在。

    ......

    而此刻的山姆国已经完全的‘乱’了,哈格达斯乘坐自己的专机紧急的赶往华胜盾,在抵达总统府的时候在半空中已经看到了停在下面密密麻麻的车辆。

    “歇尔,这些讨厌鬼,他们竟然都来了!”

    “是的总统先生,每一个愿意遗漏的,特别是在这个时候!”

    “法克鱿!要知道他们就像苍蝇一般的总是围在身边团团转,简直是让人讨厌极了,恶心极了的臭虫!”哈根达斯竟然爆了粗口,没有抓到徐右兵令他非常的懊恼。强大的山姆国,美丽而又名动世界的扭腰课国际机场恐怖案件,已经将山姆国推向了全世界的巅峰。而奥士尼要塞事件的不断升温,让他现在简直是如坐针毡,寸步不得歇息。

    “总统先生,威尔逊竟然在‘门’口迎接您,您看,他正在停机坪等待总统先生!”

    “嘶!”哈根达斯忍不住一阵牙疼,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个惹事的王八蛋惹出来的,哼!他究竟要看看,他还有什么要说的。

    没等直升机停稳,哈根达斯就一把推开了舱‘门’,总统助理急忙的用手包帮总统先生挡在了头顶,可却被哈格达斯厌恶的推了开来。刚刚迈下直升机,威尔逊这个老家伙就快步的跑了上来,在这里没有要紧的人会看到他的行动。可是此时,就算是被看到了又能如何。奥士尼要塞出了那么大的‘乱’子,自己需要掩盖,更需要总统先生的支持。

    所以他现在已经不在乎了,他甚至在想,只要自己能够依然保住自己的位子,哪怕就是被人在后面说三道四又能如何!权利还不是依然在自己的手中,谁又能把自己怎么样!说说而已,名声这东西就算是你不犯错误退下来后也会被人说成好一半坏一半的,如此那就算是看透了吧,就让他们说去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