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志军看着赵辉不住的傻笑,直笑的赵辉恼怒不已。好好的一个人这是吓傻了,难道以前传说中的华夏鹰王就是个傻子不成!

    “卧槽,你特么的吓傻了,你踏马给老子闭嘴。我们已经损失了一名‘精’英之王,你踏马再要是有点什么事,老子也别回去向司令‘交’差了,直接从这里跳下去得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赵叔,你可别,你看,你看后面是什么。我说大叔,你才被吓傻了,怎么说我也是华夏国空军中的王牌飞行员,这点高度对我来说算个鸟啊!”

    “你踏马不算个鸟你笑...什么?”赵辉恼恨的拍了王志军一巴掌,随后转身的时候他也傻了。

    “卧槽,我踏马以为你掉下去了!这都行,真踏马另类!”赵辉骂骂咧咧的一转身就向通道快速的爬去,完全不管此刻还在起落架上没有站稳的王志军。现在的赵辉真想就这么冲上去当‘胸’给徐右兵这家伙几拳。刚才自己的心一阵悲凉,说不心痛那绝对是假的。徐右兵如果真的就这么摔下去了,不仅仅所有人的努力白费了不说,就是老司令那里自己也没法‘交’代啊!

    这是一步棋,一步很多人都参与了其中,下的四象棋。棋局很大,缜密而又复杂,甚至是复杂的程度绝对不亚于一次国际博弈。而认真的说起来,这何尝不是一次真正的国际博弈呢?

    虽然赵辉仅仅也只是知道一点,但是仅仅是这一点也让他琢磨起来感到触目惊心。而徐右兵就是所有人棋局中最关键的一个因素,如果他在这里就出了闪失,恐怕这盘棋也只能是以烂尾收场了。

    “哎,赵叔,你等等我啊,你看你急什么,人不是已经爬上来了吗,你说的还真准,狼王就是不一样,这都能爬上来,真神了哎!”王志军紧跟在后,徐右兵神秘的扭断了背包带,还能让背包带按照他自己预计的轨道甩向机腹起落架的位置缠绕起来,从而缩短他与飞机间的距离使他自己快速的脱险,这在王志军看来完全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其实王志军可不知道兵哥还有个神秘的铁血利刃,这要是他知道,一定会把兵哥骂个狗血喷头,你妹的,先前你干啥去了,为啥不用铁血!

    这还是个人吗,完全就拿自己的小命不当回事啊。万米高空,你说把绳子搞断了就搞断了,这玩意要是算计失误,那等待的可就是跌下去摔成三百六十五块的下场。万米的高空摔下去就别想着还能找到尸体了,只能是一块一块的到处捡了。而至于能不能捡全了都是个未知数,能捡回来小部分就算是万幸了!

    而此刻的徐右兵终于是抓住了机腹的起落架,原因令人出乎意外。就当兵哥眼睁睁的看着背包带就要在自己头顶完全被缴断的时刻,兵哥是死死地咬着牙,铁布衫金钟罩运用到了极致的状态下,还是狂忍着肩膀被撤掉了的危险,伸出自己勉强还能活动的左手,从军靴内掏出了铁血。

    一按机簧,军匕手柄顿时箭一般的‘射’了出去,正中起落架的挡板,完全的刺了进去!

    “麻痹的,还是要靠铁血保命!”兵哥忍不住狂吐一口闷气,‘胸’中郁闷的气息压抑的他简直就要发狂!

    “啊!老子又回来了!”

    ——

    万里高空,徐右兵尽情的呐喊,可是仅仅喊了三声,这家伙竟然就这样突兀的晕了过去。

    “他怎么了,赵叔,你快看看他怎么了?”落素素焦急的伸手拍打着起落架下面徐右兵的脸颊,忍不住惊声问道。

    “怎么了,喊缺氧了呗!这里可是万米高空,你看看你那青紫的小脸就知道了,你喊你也晕!傻‘逼’,纯属一个傻‘逼’!”赵辉豪不留情的张嘴就骂,其实现在他很想猛踢徐右兵这家伙一顿,‘奶’‘奶’的,害得自己提心吊胆,遭这份‘乱’罪。你倒好,上来就晕了,还要老子把你拖回去。

    “额,赵叔,你怎么这样子说话,好粗鲁啊!”落素素终于是放心了,喊缺氧了,那还好,缺氧了不怕,飞机上就不缺氧气,一会自己赶紧给他吸点不就得了。

    可是等赵辉和随后赶过来的王志军两人协力将徐右兵提上起落舱的时候,落素素抓起徐右兵右手完全就愣住了,这哪里还是一只手,整只大手乌黑青紫,此刻肿的就像个大馒头一样。但是却不是软绵绵的,而是冰冷至极,甚至感觉硬的只要是轻轻一掰就能断了一般的样子。

    “别动,把衣服脱下来,快,包住他的手!要不这手就废了!”

    “啊,赵叔,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他的手会‘弄’成这样子!”落素素刚放下来的心禁不住又提到了嗓子眼里。这样的手还能叫手吗,看来完全的坏死了,就连皮肤都发黑了,是不是要截肢啊。懂些小医学常识的落素素禁不住心中又是一阵担心,他要是被截肢了,如果没有了右手,那以后可怎么办啊!

    “怎么回事,抓住扰流板长达三十分钟,极度低温,手和扰流板完全冻在了一起。哎,你们是没有爬过珠峰,更没有去过青藏高原。这些说来话长,我们赶紧爬回去,素素你先爬,志军你第二,拖着他,我在后面推。如果还有希望的话,我想他这手即使能够保住,恐怕以后也只会是个摆设了!”

    “什么?摆设!不,绝不可以,他是狼王,如果没有了右手,那不就成了残废的孤狼?”

    “放屁,执行命令,你小子找打是不是!”赵辉狠狠地瞪了王志军一眼,这家伙表面上看起来非常的成熟,可是怎么说话一点都不经大脑呢。

    残废的孤狼,那还可以被称作为一条守护华夏的狼王吗?

    快速的返回货舱,赶紧将徐右兵平躺放在了地板上。落素素马上拿来了氧气袋,快速的把面罩套在了徐右兵的嘴上。王志军看了一眼呼吸已经开始正常的徐右兵,这才禁不住脱掉了自己的一身脏衣服,匆匆换下了米兰送过来的一套新制服,立刻向驾驶舱赶去。

    虽然飞机此刻已经进入了平流层,开始巡航自动驾驶,但是他作为机长,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不说首先要安慰机舱内的旅客,就是恢复与地面上的联系,并且按照事先想到的方案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也必须要他这个机长亲自去实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