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刻飞机继续爬升,已经过了七千米的高度,即将进入平流层。 就这样马上进入万米的高空,没有任何保护,没有任何装备,在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内,超越了珠峰的高度,不要说低温,强气流,仅仅是缺氧,就会让人在不知不觉间失去意识,而迅速的掉下万米的高空。

    低温会使人瞬间陷入假死的状态,新陈代谢和肌体的抵抗能力完全降低一半,而行动能力完全的丧失。到时候不要说徐右兵还想动一下,只现在他紧紧抓着扰流板的手指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知觉。

    因为如果你现在能够看到的话,这只手的表面已然结冰,甚至和机翼表面的冰层融为了一体,完全被厚厚的冰层包裹了起来。也就是说,兵哥的右手现在完全的僵化了,只是因为现在还紧紧的抓着扰流板,那完全是因为强行记忆下的本能反应而已。甚至现在这只手的五根手指已经完全不受兵哥的大脑支配了,而完全的僵化在了扰流板上。

    所以兵哥此刻根本就无力摘下自己的背包,因为他想要把背包从自己的胳膊上摘下来,就要强行的挪动他的右手,而现在看来,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毅然倔强而毫不放弃的兵哥怎么会就这样向失败妥协呢。此刻的兵哥愤恨的一只手抓向背包,忍着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将背包拉到了嘴边,顿时巨大的风吹向背包口,连带着兵哥的脑袋都被背包带的偏向了一边。

    不过死死地咬着结实的帆布背包,兵哥的左手快速的解着背包带,军用背包带又结实又长,延展开来具有多种用途,甚至在战时可以在战场上当做汽车拉动的牵引绳使用。兵哥解开了一小段,迅速缠在了自己的胳膊上,又顺着胳膊往上撸,一直套过脑袋撸到了肩膀,迅速单手打了个死结,兵哥这才死死地抓着背包狠狠地大口喘了几口气,这才继续咬着背包继续开始解背包带!

    一点,又一点,下面不时传来王志军的问候声:“兵哥怎么样了,你一定要坚持!”

    “就好了,小子我扔了,你想办法把背包固定在起落架上!”兵哥终于解完了背包带,然后再次绑紧了背包口,这才抓着里面还有两颗榴弹的背包猛然往机翼的正前方丢去。这一丢,他使尽了全力,甚至感觉那已经没了知觉的右手都忍不住晃动了一下,甚至听到一声细小的咔嚓声。

    砰!噼里啪啦......

    装着两枚榴弹的背包终于不负所望,从正前方完美的被丢下了机翼。但是受到飓风的影响,就像是一条绳子头上栓了个石头一样的在机翼下被吹得左右晃荡,不住的砸着起落架和机翼。而兵哥完全看不到这种情况,如果看到了,他就是宁愿从机翼上掉下去,也不会把装着榴弹的背包就这样丢下去。

    沉重的榴弹之所以没被吹跑,就是因为他比子弹的体积大,重量重,并且禁锢在背包专用的榴弹固定格上。但是这么危险的家伙可架不住这样的碰撞,要是万一不小心一下子撞到了底部的激发位置上,恐怕不仅仅是兵哥小命没了这么严重,后果将会是整个747瞬间就会在这万米的高空中腾起一股巨大的火焰,瞬间变成灿烂无比的礼花弹,从而壮丽了整个天空。

    王志军伸手不住的勾着背包,但是被风吹得来回游荡的背包,哪会那么容易就被他抓在手中,几次被风吹过来,眼看着就要抓住了,可是瞬间又荡飞了。

    “麻痹的,你能不能不飞!”王志军忍不住也破口大骂。这小子此刻冻得实在是不行了,以他傲人的身体素质,可是待在起落架上仅仅十分钟不到,他就感觉自己要被冻僵了。

    砰地一声,王志军竟然被一个沉重的家伙狠狠地砸了一下,头上瞬间就鼓出来一个大包。卧槽,本能的抓住了来物,王志军一句草泥马还没等骂出来,心头就是一阵狂跳,我尼玛竟然是背包:“兵哥,抓住了,固定住了,你怎么样,能不能想办法下来!”

    “呼!”徐右兵狠狠地吐了一口气,他感觉全身的郁闷都在此刻瞬间被他从胸中吐了出去。

    “志军,你爬回去,相信我,我要跳下去,只有我放手跳下去,我才可能进入起落舱!”

    “跳下来?这!”王志军两只眼睛瞪得像个铃铛一般大。一个人从机翼上跳下来,还是万米的高空,你以为让你玩万米蹦级呢。再说你身上系的可仅仅只是个背包带,这要一不小心绷紧了,甚至背包带加上飓风,刹那间就能将人割成两断。

    在万米的高空,气温已经达到了负四五十度,身体本能的紧缩和韧性都得到必须的下降,这样的环境,跳下机翼,几乎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再说下面还是巨大的起落架,万一撞上了起落架,那跳与不跳,又有什么区别呢!

    可就在这时,王志军突然听到机翼上徐右兵一声大喊,紧接着头顶机翼上一大片巨大的冰片滑落了下拉,让他瞬间本能性的钻进了狭窄的链接通道内进行躲避。而就在这时,猛然间恍惚看到一个人影,就这样从机翼上跳下了高空。

    嗖嗖嗖......

    凛冽的飓风吹得被崩的笔直的背包带凛凛作响,结实的背包带完全被拉成了一条长达十几米的细线,而此刻这条细线正被飞机拖着,就像是拖着一个风筝般的最尾部还拉着一个人。

    王志军简直是吓傻了,还好,他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兵哥并不是从机翼前方跳下来的,而是机翼的后方,这样完全避免了被卷入发动机的下场,并且不可能撞到起落架。上帝保佑,他不会被细细的背包带拉扯的五马分尸。

    “天哪,那个家伙终于是掉下去了!你们是杀人,你们就是刽子手,我的上帝!”

    “我看到了,掉下去了,掉下去了,啊,上帝!”

    “还有绳子,不要胡说,大家都坐稳了,不要造成飞机侧重发生,上帝保佑这家伙,他竟然身上还绑着绳子,我们为他祈祷吧,这是人类的极限,这是绝对的英雄!”

    “对,祈祷!祈求万能的主帮一帮这样的英雄,他一定是不满足山姆国那些蠢猪们的一贯欺人的满嘴胡言,所以才会偷渡的,离开那个叫嚣着满嘴自由的国度!”

    “是啊,为英雄祈祷!”

    机舱内的乘客忍不住大声惊呼,这样让人震惊并且完全不可思议的事情竟然就发生在他们的面前。这样的英雄一般的家伙,就像超人一般的存在——他是个勇士,绝对的勇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