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强气流袭来,王志军禁不住打了个哆嗦,而一不小心,自己的帽子蹭的一下就被飓风刮飞了。 (.  . )现在飞机正在对流层不断地爬升,空气稠密,风阻过大,并且驾驶舱内仅仅凭借着副机长杨志一人驾驶,是最危险的时刻。

    而现在明显遭遇强气流,致使飞机一阵颠簸,王志军一手抓着起落架一手狠命的拉着腰间的缆绳对着狭窄的通道大喊大叫,他知道,如果此刻他再不迅速的将绳子拉过来,机翼上的徐右兵很可能立刻就被强气流给吹跑。想着这次自己肩负的使命,王志军不仅感到汗颜,自己可是向首长保证过的,如果发现了他,一定会想办法帮助他,哪怕牺牲了生命也在所不惜。

    他是国之魁宝,国家损失不起。

    但是此刻的王志军却没有想到,同样他也是国之魁宝。他这样一个从战斗机驾驶员强行转到民航的驾驶员,其实现在做的一切都是首长交代给自己的任务。

    国家培养一位空军驾驶员有多么的不容易,那简直是用黄金堆起来的。而除了金钱的花费之外,仅仅是娴熟的驾驶技术和无尽的飞行时间,加起来也是让任何人都会感到恐怖的存在。

    而此刻驾驶舱内的杨志显得有些手忙脚乱,紧紧地拉着操纵杆,还要不时的注意各种数据,手心里全都是汗。飞机正在穿越对流层,给平常来说这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自己一个人很好的就能够搞定。可是现在由于紧张和各种外因的干扰,致使他刚才差一点操作失误,而让飞机闯入对流层。

    耳麦中塔台不住的传来警告:“星家坡波音747xyz请你立刻返航,你机翼上发现可疑偷渡人员,请你立即返航!这是命令747xyz,请你遵守国际航空约定,执行塔台的要求!请你关闭起落架,再次提醒,请你立刻关闭起落架,你正在强对流层飞行,高度六千八.....大气......”

    如果在对流层飞行,空气稠密导致飞机升力过大,飞机就会一直上升,难以控制在一个恒定的高度而使飞机操控性变差。起落架是位于在机翼根部靠近机腹的地方,而波音747这种庞然大物一共有4组起落降,2副在机翼下,2副在机身下。这无疑给飞机爬升增加了更大的阻力,按要求飞机在起飞离地后就会迅速的升起起落架,关闭起落舱。但是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徐右兵冲上了机翼,所以必须要为他留下保命的起落舱。

    可现在遭遇强气流,飞机立刻上下颠簸,机舱内顿时一阵尖叫。乘客大喊大叫,甚至有懂得航空知识的人立刻开始质问,为什么在飞机爬升的时候还不关闭起落架,是不是飞机遇到了什么问题,这样如何保证乘客们的生命安全,请机长同志赶紧与地面进行联系,请求迫降。

    一人提出了专业性的要求,随后大家一块起哄,机翼上那个让所有人触目惊心的家伙还在风中上下颠簸着,甚至一不小心就会被飓风吹跑,而跌下万米高空。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了,他们在为这次绝对不同寻常的旅行而感到担忧,纷纷祈祷,进而愤怒的开始谴责机组人员们的过失行为。

    “请你们返航,请重视我们的生命,请你们返航,机翼上还有一个不要命的家伙,你们不能这样无视我们的请求!”

    “对,返航,立刻返航!那小子就要掉下去了,你们究竟还是不是人,难道就这样看着一个人走向死亡?”

    “麻痹的,说你呢,把我们的要求告诉机长那个混蛋,我们要求返航!”

    “不要闹,不要闹,我是此次班机的空乘长米兰,请大家不要激动,听我说......”

    “听你说尼玛比......不要闹,飞机就要掉下去了,颠簸的这么厉害,为什么不赶紧收起起落架,别认为我们看不到,机翼下的轮子我们还是能看到的,我们不瞎.....啊,我的天啊,大家快看!”

    此刻通过舷窗,很多靠近机翼的旅客惊奇的看到了一件让他们永生难忘的事情,一名身穿雪白色飞机驾驶员服装的小子,竟然不知不觉的爬到了机翼的起落架上,并且顶着狂风探出了头。

    “上面的是不是兵哥,徐右兵,是你吗,我是史蒂芬,中文名就是王志军,徐右兵,听到了请回话!请你坚持,我是来帮你的!”

    王志军抓紧了起落架,甚至用缆绳在起落架上绕了一圈,可算是把绳子给抽出来了。但是让他郁闷至极的是,他如何将粗大的缆绳抛向机翼。如果说就这么扔出去的话,那简直就是开玩笑,几千米的高空,还面对飓风,你扔一个给我看看。不要说绳子扔不上去,就是巨大的风速也会瞬间将缆绳吹跑,甚至连带着将王志军拖下飞机。

    “王志军!臭小子!”徐右兵心中猛的一热,就在他实在是坚持不住了的时候,想不到竟然碰到了这个家伙。哪怕再有一分钟,徐右兵相信自己必死无疑。他实在是抓不住了,巨大的风力甩的他就像个鞭子似的身子时不时的抽打着机翼。就算不被飓风吹跑,就这么疯狂的上下颠簸,不住的抽打,也会将他的五脏六腑给抽出内出血。

    可是听到声音却是见不到人,但仅仅这样,也给了徐右兵很大的信心:“王志军,好家伙,好伙计!你在下面,谢谢你了小子。老子还以为今天必死无疑了!”徐右兵大声的回话。

    王志军心中一阵激动,还好,这家伙这么久了还能忍住,还有力气大喊大叫:“徐右兵,你不要着急,我正在想办法,我这有条缆绳,但是我丢不到机翼上,你知道的,这家伙现在不要说是丢上去,想要伸展一个头都困难。请你坚持,一定要坚持,我现在就爬回去,找条铁链子,我相信铁链子还是能够丢上去的!”

    “缆绳?”徐右兵脑中突然出现了一条绳子的轮廓。

    “等一下,我这里有背包!王志军,我把背包顺下去,你抓住背包系在缆绳上,我就有办法爬上起落架!”巨大的风速,不得不让两个人在空中大喊大叫。六千米的高度,本来就氧气稀少,只是几句喊叫,就让他们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可以吗,好吧,那就试试!”王志军一句一歇的回话。

    徐右兵立刻艰难的开始拉扯自己的背包,强行把背包拉到了身底下。可就在这时,飞机又是一阵剧烈的颠簸,兵哥瞬间被强烈的颠簸差一点甩下机翼。心头顿时又死过一次,万千个草泥马在嘴里奔驰而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