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要闹,请大家坐稳,不要慌张,请坐稳,我是这次航班的乘务长米兰,请大家不要慌张,更不要擅自离开自己的座位,请大家注意安全,千万不要动。我们现在还在爬升,大家聚集在一起会引起我们的飞机一侧失重,造成很大的不平衡,那样就有可能造成飞机坠毁的可能!

    请坐下来,请听从空乘长和空乘服务员的安排!”

    ......

    “麻痹的,不想死的就给老子坐下,规规矩矩的坐下!还踏马吆喝着停机,是哪个混蛋这么没脑子!你踏马半空中停一个给我看看,不摔死你老子踏马的跟你姓!”

    “就是就是,别废话,赶紧听从空姐的都坐好,听从空乘长得话,否则会被以干涉航空器正常飞行,等降落后将会受到司法的惩处!”

    ......

    在一个膀实有力的胖子猛然吼着叫嚣着让所有人安静的时候,再加上空乘长和空姐的劝稳和警告,乘客们终于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和无力性。现在的情况对他们来说,只能是瞪着眼干看着,而他们使不出半点办法!

    人群慢慢的处于安静,不过心却都提到了嗓子眼里。没有人能看好这个家伙会再次爬到机翼上,都相信他死定了!

    可是另一方面,善良的乘客们都在为兵哥担心,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就要在他们的眼前从几千米的高空掉下去,这是很多人都不愿意接受的事实!

    甚至是不少人已经掏出了自己的电话,打开了摄像功能开始伸到舷窗处进行拍摄。尽管空姐在苦口婆心的进行阻挠,但是依旧阻止不了这么多的好奇者。

    机长史蒂芬身后跟着乖巧灵动的落素素快速的向后面货舱跑去。一路通过豪华舱,商务舱,再到经济舱,终于是到了后面的货舱。可是两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那个膀实的胖子竟然也起身跟在了他们的身后。尽管空乘小姐马上要上前进行劝阻,客户却突然被空乘长一把抓住了,阻止了她的劝阻行为。

    “让他去,相信我!”

    在货舱的最下层,就是连接着起落舱的狭窄通道。史蒂芬稳了稳身形,毫不犹豫的喘了口气,命令落素素严密防备着,猛然按下了自动升降通道的阀门,顿时一种强气流冲进了货舱,将两人刹那间冲击的东倒西歪。

    “杨志稳住方向,马上向我汇报ias当前速度!以及冲压空气压强......”

    “报告机长,受起落舱强气流干扰,我与正前方来的冲压空气压强造成剧烈碰撞,侧面静压孔与自动感应静压已提出严重警告。

    现ias显示航速为120节,上下波动在±5的分值。请指示,请指示!”

    “把持稳定,我需要十分钟时间,请你无视塔台,暂时切断与塔台的通讯,不管那些狗娘养的!严密观测数据,有异常立刻向我进行汇报!”

    “是的机长,杨志绝对执行机长命令!请老大保重!”

    “去你小子的,放心吧!”史蒂芬强制稳定了一下身形,这才毫不犹豫的抓起货舱内的一条粗壮的缆绳,直接绑在了自己的腰间,对紧张不已的落素素点了点头,命令的说到:

    “素素,慢慢向下放绳子,大约十五米的距离,你记住,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紧张,在半小时后如果我还没有回来,请你马上关闭这个通道,立刻赶回驾驶舱,通知杨志关上起落舱门,明白吗?”

    “不,史蒂芬,不,志军!我!”落素素双唇抖动,柔弱的小手抓起粗大的缆绳,简直连绳子都握不全。

    “素素,是你要我救他的,并且因为这件事,我恐怕你父亲都要受到连累!我们好不容易争取了这架航班,其实算准了这个王八蛋会爬上我们的飞机,还好,天随人愿,难道你忘记了你自己的决定!”王志军轻轻地拍了拍落素素的肩膀,没有再多说一句话,转身就向通道爬去。

    “可是,志军,你一定要成功,志军,我欠你的,永远都欠你的!”

    呼呼的风声,已经掩埋了一切,强烈的冲压空气压强穿过连接通道,已经让王志军现在耳边听到的只是尖锐的呼啸声。

    落素素艰难的往通道内放着缆绳,一次一米,一米加一米,一会就有了十几米的距离。货舱内的落素素哪里知道王志军现在的状况。

    她只是艰难的抓起粗大的缆绳还在往狭窄的通道内放,粗大的绳子放的她香汗淋漓,直喘粗气。这绳子加在一起能有几百斤,落素素此刻已经有些抓不住了,她的小手现在已经泛白,看样子整条绳子就要掉进通道内,如果掉下去的话,落素素简直就不敢想像后果是什么,那会不会等于自己什么忙也没有帮上,甚至是直接杀了那个家伙和机长王志军两个人!

    “帮帮我,谁来帮帮我,帮帮我啊......”

    “不能干还逞什么能,站一边去,绳子给我!我说,长得好看有什么用,你就不能一开始先把绳子给绑在这个拉环上?”膀实的胖子突然出现在了落素素的身旁,一把单手抓住了绳子,用脚踩住,另一只手快速的抓起绳子的另一头,只几下就系在了货舱固定货物的拉环上。

    “看什么看,坐那老实的待着!”

    “呃,可是你是谁!”落素素感激的看了一眼这个有点胖的结实男子,但是还是警惕的问了一句。

    “哼,看出来经常不回家了,我是罗司令的司机赵辉,怎么,上大学后就没回去过,连我都不认识了!”

    “你竟然是赵辉,小赵叔叔!”呼,落素素长吐一口郁闷的怨气,此刻心中的不安已经放下了能有一半。

    此刻的王志军已经通过了行李舱通道进入到了机腹的起落架舱,他犹豫了一会,迅速向自己这边猛的拖了拖缆绳。巨大的缆绳又粗又沉,几十米加起来能有上百斤重。略过机腹起落舱,王志军毫不犹豫的向机翼起落舱爬去,每走一步都使出了巨大的力气,甚至是咬着牙就像是拉纤一般的在拖着缆绳向前移动。

    前面有强大的风阻在阻击,后面有沉重的缆绳要拖着,王志军小心翼翼,拖得汗流浃背。干净利落的飞行服已经成了花里胡哨的擦墙布,狭窄通道内墙壁上的灰尘,几乎被王志军彻底的擦干净了。

    可是再拖缆绳,却纹丝不动,竟然使他不能再向前一步!

    “素素,落素素,快放绳子,快!”可是剧烈的风声,呼啸而过,很快就吹散了王志军的声音,

    近了,就要到了,还有一步,可是绳子为什么就拉不动了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