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只手艰难的抓紧机翼最边缘处的扰流板,兵哥知道自己现在纯属侥幸,飞机还没有进入平流层,扰流板处于正常位置不动。这块机翼边缘处的平板就是飞机遇到强气流时向上打开的扰流板,顾名思义就是有扰乱气流的作用。而在飞机到到目的地后,向上打开,又能起到减速的作用。

    另一只手慢慢的向后抓去,后背上的背包口已经受强气流的鼓动,完全的张开,现在就如同一个强拉力的大手,使劲的抓住兵哥想要把他从机翼上拽下去。接近了,兵哥猛的抓紧背包就往上扯。可是由于背包是背在双肩上的,想要扯下来就要从头上面穿过去,而必须还要抬起另一条胳膊。

    “法克鱿!”兵哥忍不住恼恨的骂了一句。没办法摆脱这个现在完全起着坏作用的背包,他灵机一动,身子迅速的一抬,想要把背包压在身下。可就是在这迅速的一抬,兵哥顿时就惊出一身冷汗。

    迎面的强风吹过来,顿时将兵哥吹在了半空中,整个身子和机翼完全的分离,只剩下一只手还勉强死死地抓着扰流板,侥幸没有被直接吹下机翼。而由于背包一边的背带已经被兵哥从一只肩膀上脱离了下来,所以此刻更成为了要置兵哥与死地的帮凶,敞开的背包里面弹药基本掉空,被风吹得鼓鼓的,就像一个鼓足了气流的风帆一般的,拼了命的想把兵哥扯下机翼。

    “我干你妹的,看出来是山姆猪的东西了,麻蛋!”兵哥大感晦气,这背包是从死人身上抢过来的,难道是那个被自己一枪崩了的大兵冤魂不散,竟然依附到背包上专门要和自己作对不成?

    直线爬升的飞机,带来的强气流,致使兵哥的身子被吹成了一条直线,几次努力地想贴近机翼,可无奈上面没有半点可以让兵哥依附的东西,兵哥此刻仅仅凭借着自己一只手的力量死死地抓着扰流板,就如同蜻蜓点水般的忽上忽下,在机翼上几乎快被风吹的拧成了一根绳。

    再这样下去,胳膊都会被拉断了,兵哥眉头紧皱,没有一点好办法。此刻他甚至是希望老天保佑,保佑飞机赶紧进入云层,正常航行,那样或许他还有可能再次落到机翼上。

    不对,自己怎么能有这么侥幸的想法,等飞机完全爬升上云层之后,到时候就是自己的死期!

    兵哥猛然间惊醒,不仅心中又是一阵忐忑。不要说等飞机完全爬升,就算现在这个时候,恐怕机翼下面的起落架已经完全的收了回去。如果自己不能在起落架被收回起落舱之前进入到起落舱,那么明年的这个时候,就是自己的忌日!

    眉头紧皱,脑子急速的转弯,兵哥快速的瞥了一眼还挂在一条胳膊上的背包,禁不住一声长叹。使足了全身的力气,手臂死命的前拉,兵哥要与气流抗争。只要是手臂弯曲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像是俯卧撑一样,兵哥相信自己会再次紧贴到机翼上面去。

    可无奈想法是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不要说兵哥现在仅仅是一只手抓着机翼的扰流板,就算是两只手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强迫靠双臂的拉力将自己的胸脯再次的拉回到机翼上,也是非常困难的一种事情,而就不要说还是单手来做这样的动作了。

    一次次的弯曲,一次次的强行下拉,兵哥没有放弃,他必须要争取时间,因为时间就是生命。可狂劲的气流终究还是拉扯的兵哥很无奈,拉扯的他越来越无力。

    兵哥知道,现在这种强气流完全是飞机加速前进造成的,如果计算开来的话不亚于十几级强风暴。而想想地表面上仅仅瞬间的龙卷风就能把人连汽车同时卷入高空,就别说这种还在不断加速的高空爬升了。

    逼迫自己到了极致,兵哥甚至赶到了自己离死亡越来越近。每一次极大地对抗,都是对他手臂和五指的一次严重考验。虽然兵哥拥有铁布衫金钟罩这种超抗击打的神功,但是面对千米的高空,兵哥相信,就是自己是个棉花摔下去也会被风撕扯的四分五裂。

    “拼了!啊——”兵哥气沉丹田,钢牙紧咬,拼了命的将手臂弯曲,仅凭五指拉扯着在巨大风阻中简直等同于上千斤的躯体。身体一寸一寸的慢慢贴近,贴近,在贴近......

    此刻在这架直飞星家坡的国际航班驾驶舱内,正副两位驾驶员额头上冷汗直冒。他们甚至是双眼紧紧的盯着飞机前面的显示屏,而显示屏上正是兵哥在机翼上与强气流艰难的拼搏。而在两位驾驶员的身后,是一个绝色靓丽的空姐,空姐晶莹的鼻翼上面汗珠子清晰可见,甚至是透明的耳廓边缘,冷汗已经顺着鬓角流向了那粉雕玉琢的脖子里面。

    围巾已经被冷汗打湿,围在脖子上显得特别难受。但是精致的空姐也只是下意识的动了动,甚至是完全忘记了自己跑到驾驶舱来的目的。

    “怎么办,怎么办,我们一定要想个办法,一定要想个办法!”空姐记得直跺脚,她的焦急完全是发自内心,甚至看着显示屏内的兵哥身子几次三番的被强气流又吹了起来,小心脏也忍不住跟着忽上忽下的犹如从山崖跌进了无限的深渊!

    “快,去行李舱!杨志,你一定要要控制好气流,千万不要动扰流板。素素你跟我来,我们去行李舱!”

    “史蒂芬,不,志军,去行李舱又能如何,他现在可是在机翼上面,难道我们能够去行李舱砸烂窗户将他拖进机舱吗?”

    ......

    而除了驾驶室,很快其他乘客也发现了在机翼上艰难与强气流抗争的徐右兵,刹那间人群轰动,瞬间整架飞机上的乘客都知道了在他们这次航班的机翼上竟然还存在着一个没有进入到机舱里面的人!

    “那是什么我的天哪!”

    “嗷,买糕的!偷渡客!我知道,我经常看报道,有人就是想通过爬上飞机的起落架而进到起落舱进行偷渡!”

    “喔!上帝,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停机!返航!快救救他!一定要救救他!快停机,停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