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徐右兵此刻跑得飞快,甚至丢下了他手中的雷明顿,这家伙虽然是威武霸气,但是对全力而赴的冲刺来说就是一种负累。百米点九秒的速度,几乎让任何人都看傻了。在所有人基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徐右兵腰身一矮已经穿过了飞机腹部,从两个轮子中间跑的踪迹全无。

    没有开枪的命令下达,身为特勤处的反恐突击队员纪律是非常严明的。只能是在后面狂追不舍,但是由于他们全身披挂,厚厚的装备和避弹衣,完全限制住了他们的奔跑速度。

    “歇尔!法克鱿!简直是不可思议!不可思议!混蛋!给我追!”

    咔咔咔,粗重的大皮靴踩在坚实的机场路面上,声音显得格外震撼人心。可就是如此,又能怎么样,他们这些全副武装的家伙们,震撼到的仅仅是一些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一些莫名其妙带的旅客而已。

    刚刚从二号机道到降落的飞机,在旋梯通道连接的一刹那间,机舱内顿时传来了恐怖的尖叫声。

    “下面出事了,我就说今天出事了!”

    “嗷,我的上帝,我们遇到了恐怖袭击,我要求留在飞机上,不能现在下机!”

    “我要求返航!快看,重武器,高平两用反恐机枪!”

    “啊,我的天哪!山姆国反恐突击队!”

    机舱内一片混乱,可就在此刻,不知道是谁,还没等旋梯通道与舱门链接,机舱门竟然突兀的被打开了。瞬间,紧张的乘客们顿时蜂拥的冲下了飞机,与他们先前坚持要留在飞机内的决定完全的相左。

    此刻没有人去追究究竟是谁打开了旋梯,打开了机舱门,因为五百多名旅客此刻已经完全的失控了,他们争先恐后的涌到了舱门口,甚至是逃也似的要离开飞机,后面更有人传来更为恐怖的谣言。

    有不明武装犯罪分子要劫持飞机,此刻如果还留在飞机上,那一会等飞机上天后,他们就成了被劫持的人员。

    轰!

    刹那间,

    哪里还有什么秩序可言,在生命面前,能够保住自己的小命,能够让自己逃出生天,这是人性最自私的表现。甚至此刻谁也不会听从美丽空姐们的劝说,还会安心的待在座位上等死。再不跑,就成了被劫持的陪葬了。

    五百多名旅客,跌跌撞撞的下了飞机,顿时便充斥到了跑道上,这是山姆国近年来机场失事最为严重的一次。本来是完美的降落,可是因为有人毫不顾忌的没等甬道与机舱门完好的链接,就不顾一切的打开了机舱门,致使五百多名旅客完全不要命的冲向了跑道。

    而有那焦急的,甚至是在后面听到了谣言的,直接往前开始推,一个推一个,都焦急的冲下飞机。于是狭窄的旋梯瞬间被挤爆,本来就仓皇不安的旅客,瞬间挤在了一起,就像滚地瓜一般的从旋梯上滚了下来。

    混乱已经发生,踩踏不可避免。一时间受伤的,踩了脚的,崴了脚的,甚至是直接滚下旋梯的层出不穷,哀嚎遍地。

    而越是混乱,越利于徐右兵的潜逃。徐右兵在快速的越过跑道之后,迅速的就冲进了人群,紧接着快速的脱掉了自己的外套,抽出简单的洗液喷洒在了外套上,狠狠地擦了擦自己的脸。看到旁边地上躺着一个不住哼哼着的中年男人,这家伙几步过去,装作小心的扶人动作,其实一把手枪已经毫不犹豫的点在了那人的腋下。

    顿时哼哼的中年男子没了声音,徐右兵快速的摘下来他的礼帽,继而毫不犹豫的脱下了他的夹克穿在了自己的身上,随即身形一晃,顿时隐藏在了几百人的中间,快速的叫嚣着随着人群一起漫无目的的向前冲去。

    “快跑啊!飞机被劫持了!再不跑就没命了!”

    “有枪,我看枪了,我看见有人拿枪指着我......”

    ......

    人群毫无目的四处狂奔,后面军警追击,特勤二处的官兵们此刻早就没了徐右兵的目标,继而改为维持现场秩序。这么多人在机场跑道内乱哄哄的无命奔逃,已经毫无秩序的穿越了几个跑道,严重妨碍了机场的正常工作秩序。甚至几架想要起飞的飞机也不得不紧急接受到塔台暂缓起飞的命令,等待着机场跑道内乱哄哄的秩序被解除。

    徐右兵左冲右突,专找人多的地方跑,可是身后紧跟着特勤二处赶过来维持秩序的家伙们。越是焦急,越是慌不择路。跟随着莫名慌张图于奔命的旅客,竟然连续穿越了几个跑道。突然红色醒目的标志五角星出现在了徐右兵的面前。兵哥心中刹那间忍不住的一阵狂跳,毫不犹豫的向五星标志迂回过去。

    兵哥跑的很隐秘,甚至是几次停留改变方向,希望不会引起身后那些狗一般家伙们的注意。接近了,就要接近了。是一架波音747扭腰返航华夏的国际专机。

    而现在机头的方向正东,并且飞机已经做好了各项等待起飞的命令。机舱已经关严,正等待飞离跑道。

    蹭蹭蹭,几步爬上了起落架,兵哥毫不犹豫的藏身在了起落架后面宽敞的空间里。

    心脏忍不住一阵狂跳,就好了,只要他动了,自己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小心的四下里张望,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飞机安然不动,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一人存在。

    兵哥下意识的拉了拉强行扒在自己身上的夹克,紧紧地裹了裹。把拉链直拉到顶,甚至是再次确认了一下袖口的暗扣有没有松。他知道紧接着下来的就是一次长途旅行,万米的高空之上,自己趴在起落架内,即使不摔下去,身体也会被冻僵。可是想仅仅凭借一个单衣夹克就能安全的抵抗万米高空中的严寒,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但是此刻的兵哥没有更好的选择,下面不仅仅是特勤二处的反恐武装还在增加,机场安全保卫处的武装警员们已经乘坐着几十辆地勤车赶了过来,成千名警务人员迅速的分散开来,毫不费力的聚集起四散没命奔逃的旅客,终于是控制住了他们慌张的程序。

    如果现在下来,兵哥也会毫不犹豫的被带走,两相抉择,兵哥毅然的选择留下来,留在起落架内,或许还有逃跑的幸运,而如果现在重新选择一个逃跑的方向,那等待的必将是会被抓到的下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