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停机!马上给我停机,我不能留下他独自一人在这里,你们给我停机,停下来!”飞机滑向跑道,慢慢加速,机头已经提起,马上就要冲向蓝天。博茨瓦纳小公主突然大叫,歇斯底里的躁动,她说什么也不要把徐右兵单独的留下来,她的心里很恐怖,她知道只要专机升空后,下面山姆国特勤处的家伙一定会残忍的逮捕自己的哥哥。

    “公主殿下不要冲动,公主殿下,请您不要冲动,现在已经无法停机,我们正要升空,即使停机也要等升空后在机场上空盘旋一圈请求塔台后才能再次降落下来!”秘书长阿布拉-汉姆赶紧的过来劝解,不过他不能靠近小公主殿下,因为弗兰克就站在公主身边不足一米的距离,他严格执行着徐右兵的命令,从此以后没有徐右兵和公主殿下的允许,任何人也不能随意的接近小公主殿下。

    这是教皇陛下的命令,所有地狱黑帮的成员都必须谨记,现在他们所有人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保护卡拉哈迪的博茨瓦纳公主殿下,誓死抵抗对公主殿下不利的任何武装与势力。

    “不,我不管,说什么你们都必须停下来,我要保护我的哥哥!”

    “瓦纳,瓦纳我带你去休息,瓦纳你不能趴在这里!瓦纳,你要知道他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他需要你坚强,需要你挺起来,更需要你能够带领着我们回到卡拉哈迪,以后更好的建设卡拉哈迪。瓦纳,他是我们卡拉哈迪的英雄,一个为了大义而义气干云的英雄!”伊思-安吉拉上前轻抚瓦纳小公主的双肩,不住的劝解着,她甚至感觉自己的劝解很无力,虽然和徐右兵这个家伙仅仅是短暂的接触,但是她知道,他的特殊已经深深的吸引了她,他给她仿佛在一刹那间诠释了什么叫做大义凛然,什么叫做舍己救人。

    还有男人的形象!

    虽然舍己救人对这架皇室专机的成员们来说是天天必须要被灌输的思想行为,可是感觉并不相同。如果在关键的时刻,伊思-安吉拉相信,如果小公主要是遇到了危险,恐怕专机上任何人都会在一刹那的时间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哪怕就是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也会保全公主殿下的安全。但是真的不一样,因为他们生来就是皇室的成员,就是博茨瓦纳家族忠诚的守护着。为了公主殿下挡子弹,甚至去死,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徐右兵不一样,他是为了一飞机人的性命,为了所有人都能获得生的希望,才决定毅然的只身一人留了下来。他的留下,换取了所有人的安全。

    “我不走!我不走,不要拉我,不要拉我,我要在这里,我就要在这里看着他们会怎么样对待我的哥哥,我要看着我的哥哥,看着他!”博茨瓦纳公主殿下倔强的抗拒着,坚决不要离开。她甚至已经在心中暗暗地做出了决定,如果山姆国这帮家伙要是敢开枪,她绝对不会放过当场射杀徐右兵的任何一个人。虽然她无力做出什么,但是博茨瓦纳小公主认为她会长大的!长大以后她会完全的掌握卡拉哈迪的政权,而后训练出无数的死士,她知道卡拉哈迪无法与庞大的山姆国斗争,但是她相信只要她愿意,只要自己坚定信念,那么无数的死士通过正常渠道进入到山姆国后,那就会是山姆国的噩梦!

    我不能正面与你抗衡,但是我依然可以为哥哥报仇!

    她会命令死士们不惜一切代价的造成任何混乱,造成几百上千次911......

    今天你杀我哥哥一人,那么以后我就用你们山姆国千百万的性命来偿还!

    机身终于平稳的拉直,在高高的上空,此刻往下看去已不见了机场的轮廓,眼中庞大的扭腰课国际机场已经成了一个微缩的小型建筑图案,下面的人看起来只有小狗般大小,甚至模糊并不清楚。

    动了,汽车还是能够看清楚的!

    特勤局二处那帮狗娘养的终于是动了,几十辆地勤装甲车成环形快速的向徐右兵靠近,甚至鸣枪示警。不过还好,徐右兵并没有表示出其他的反抗动作,这让二处的处长很安心!

    哼,再牛逼的人物你又有多大的能耐,面对我上百人几十辆地勤武装装甲车的包围,难道到你还能插上翅膀像飞机一样的飞向蓝天不成!

    “逮捕他!”吱呀几声连续的刹车声传来,全副武装的特勤处反恐突击队的士兵们快速的跳下轮式地勤装甲车,闪电般的包围了徐右兵。

    “手抱头放下枪!蹲在地上,不许动!”

    “不许动,不许动!”

    “放下枪!”

    人还没有靠近,排山倒海的压力便向徐右兵袭来,上百只枪口密密麻麻的对准了自己,顷刻间让徐右兵压力大增。

    兵哥谨慎的摇了摇头,这样的包围早就被他算计在心中。但是就想这样让自己束手被擒,那简直就是做梦。敢答应这个条件,就是要专机先行离开,以便于自己的行动。有专机在身后,其实是让徐右兵最为忌惮的事情,不要说时时刻刻都要小心的算计,更要不能让一颗子弹击中皇室专机。

    扶摇直上九万里,还有行程上万里。卡拉哈迪的王室专机是要飞回到卡拉哈迪王国的,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损失。所以徐右兵的一切行动都在算计之中。

    现在被上百名特勤局的官兵逼近,甚至上百条枪口冲着自己。兵哥并没有显出多么的慌张,反而更加的淡定与从容。

    有时候事先能够想到,那就好比明白了敌人的战术方法,所以没等这帮家伙的包围圈缩小,兵哥瞬间身躯绷成了拱形,一猫腰就像一发炮弹般的冲了出去。他一眼就看明白了最薄弱的地带,那是二号飞机跑道,此刻正有一架飞机滑向了跑道,那就是兵哥夺路的方向。

    虽然相距能有上百米的距离,但是兵哥精确的计算也只需要十几秒的时间。时间就是生命,就是夺路而逃的法宝,制胜就在此一刻,只要越过了跑道,任何人都不敢开枪,因为二号跑道上的飞机就是最好的掩护,山姆国绝不会不顾一切的开枪,甚至宁愿波及无辜。这个号称世界上最重视人权和对生命负责任的国家,其实更是一个既想当**又需要立牌坊的家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