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使诈!我是非洲的汉子,只要能达到目的,不管任何手段都是我们杀敌建功立业的根本!使诈,就诈你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咣的一‘腿’,塔下毫不犹豫的踢中了汉密尔顿的脑袋,只一脚,坚实的军靴立刻就把汉密尔顿给踢晕在地。。: 。

    “看你痛,我不忍,那么你就休息一会吧!下一个!”

    这都算,明显使诈还理直气壮。身后一名队员明明地勤工作制服内穿有避弹衣,竟然还是被那个亮闪闪的东西击中了,现在这小子正非常不解的捂着自己的肚子不住的嚎。

    这哪里仅仅是俗称的暗器,简直就是最不要脸的打法。一咬牙拔出了这个亮闪闪~~的东西,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惊奇的看向塔下。

    “非洲巫术?”

    “哈哈哈,小子,好眼光。可这并不是巫术,只是骨刺而已!如果我要使用巫术的话,相信你们谁也不会逃出我的追杀!说,炸弹都按放在哪里,给他们画板,让他们各自都画出来,否则,杀无赦!”

    塔下随便找了个理由,就干脆走出了专机。徐右兵一伙正带着人在小心的清理炸弹。这帮可恶的家伙在飞机外面各处地方最少装了能有十几枚炸弹。徐右兵拆卸的很仔细,不敢遗漏任何一处地方。但是时间紧迫,谁知道哈根达斯那个老东西说话究竟算不算数,远处已经多了十几辆流动巡逻车,看样子正跃跃‘欲’试,好像随时都能开过来。

    而这些巡逻车并不是普通的安保地勤车,竟然是完全武装的轻型装甲防卫突击战车。

    “快,弗兰克,保罗,加快速度,注意引擎,仔细检查各机翼下方以及尾翼部分!”徐右兵说完直接爬上了右侧的机翼站立,随后迅速趴在机翼上一动不动,手里一把雷明顿死死地瞄向了一处角落,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随着扳机的扣动,徐右兵扭头大声喊道:“老斯特罗,给他们点厉害的瞧瞧!”

    “好嘞!看我的老伙计!我会让他上天我的亲!”老斯特罗突然出现在飞机的顶端,肩膀上平抗着一尊火箭弹发‘射’器,听到了徐右兵的大喊,一枚火箭弹呼啸着飞出,正中先前的机场临时指挥所。

    “法克鱿,有情况!各就各位,快救总统先生!”

    “保卫总统先生!快,快你这个狗娘养的!”

    哈根达斯总统正站立在窗口向外看着一切,他究竟要看看这帮家伙们是怎么离开的。这里是扭腰课国际机场,他不能下达任何对其他国家专机进行武力检查或者登机的命令。因为只要这样的命令一下达,立刻就会被传到世界各地,机场上来自各国的客人们太多了,并且这里应该属于国际区域,任何国家或者是任何人都不可以在这里行使武力的权利,而除了国际警察以外。

    虽然这些东西对哈根达斯来说简直等同于虚设,但是越是虚设,有时候就越要遵守国际约定。哈根达斯正惆怅之际,想不到特情二处那些‘混’蛋竟然被人家劫持上机了,也就是明白的说,自己先前的目的完全失去了任何的作用。

    哈根达斯好打算,本来想真的放了这伙人离开,因为他有炸弹,只要在万米的高空中启爆了炸弹,任何人只能解释为飞机失事!什么博茨瓦纳-侯赛因,什么博茨瓦纳小公主殿下,就一起去见鬼吧!山姆国完全可以不承认一切,因为这一切真的没有发生过。

    但是现在,看来一切都要重新打算了!

    不好,就在这时,一个闪耀的亮点划破了天际,直直的就向自己冲来。哈根达斯本能的夺命而逃,可还没等他转头跑了几步,一股巨大的轰鸣夹杂着气旋一般的气‘浪’顿时将他轰飞。刹那间哈根达斯总统就觉得自己飞上了天空,就连这装饰‘精’美的屋顶也跟着上天了,美丽的大吊灯还闪着灿烂的火‘花’,在天上陪同着他一起旋转。

    可猛然见,他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快速的下沉,身后被一个巨熊一般的家伙死死的抱住了,瞬间一股温热的暖流从他的脸上一直淌到脖子里。

    “麦克!是你吗麦克!”哈根达斯恐怖的嚎叫,他相信是紧要时刻麦克扑在了他的身后,帮他挡住了最恐怖的爆炸。

    身后猛地一沉,一个重重的身体吧唧一下就摔到了地面,随后哈根达斯又跌在了一个胖乎乎的身体上。

    身体发出最后的一声惨叫,再无声息!

    “麦克!我的上帝!真的是你麦克!”哈根达斯不顾一切的抱起麦克的身子,就开始大叫医生。麦克是他最忠诚的保镖,刚才就被那伙‘混’蛋们不注意的给打晕过,现在又为了他被强爆炸的气‘浪’震晕,哈根达斯感觉到从心底里一股莫名的痛。

    “麦克,我一定不会放过这帮‘混’蛋!麦克,一定要‘挺’住!看我怎么收拾这帮家伙!”

    既然对方开火了,并且火箭弹都打过来了,哈根达斯再也不避讳会被人说了,他要下达明令,武力夺取卡拉哈迪的专机,他现在怀疑这架国王专机已经被恐怖份子劫持,他要营救王室成员,营救国王陛下,营救公主殿下。为了山姆国和卡拉哈迪的友谊,即使牺牲几名特战队员也在所不惜。两国的友情万古长青,两国的友谊只有在患难中才会更为坚实!

    “贝特汉姆,我命令,卡拉哈迪王室专机已经被恐怖份子劫持”

    “哈根达斯先生,哈根达斯先生,我是山姆国国务卿西奥克里,总统先生,我刚接到联众国的紧急求助,一架卡拉哈迪的王室专机,就是前来我国进行国事访问的博茨瓦纳-侯赛因陛下的专机在我们扭腰课国际机场加油的时候遭到禁止起飞的命令,并且还被不明武装攻击,他们请求我们立刻对专机做出允许起飞的命令,总统阁下,你在听吗?”

    “西奥克里!我就是哈根达斯,我就是总统。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混’蛋!什么所谓的求助,都是一群狗娘养的东西,关键的时刻就知道吃里扒外。西奥克里,我的保镖麦克已经为此牺牲了他的生命我的国务卿阁下!难道你还要让他们杀了你们的总统才会甘心吗?”

    “no、no、no,怎么会这样总统先生,可是我得到的消息,不,我接到的求情是联众国秘书长阁下亲自打来的电话,并且他还说总统先生您是一定会批准他们起飞的命令的,因为他说随后会传送给你一份视频,可是先生,难道你没有收到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