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徐友兵猖狂离去,而屋内直接传来了‘轰隆’一声巨响,总统先生恼恨的将桌椅全部推倒。他是山姆国的总统哈根达斯,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窝囊气。他很想立刻下达总统令:开火,开火,将这伙‘混’蛋给我打成‘肉’泥。

    只有‘乱’枪打死,打成了‘肉’泥,方才能够消除哈根达斯先生此刻的心头之恨!

    可这样的命令万万不能下达,但是这样的命令不能下达,可是其他的命令婉转的下达,那就由不得我哈根达斯不讲信誉了:

    “传我命令,任何人不得随意靠近博茨瓦纳-侯赛因国王陛下的专机,对有不良用心以及特别企图的靠近者,直接杀无赦!; ”

    而听到身后桌倒椅翻的声音,乃至于哈根达斯愤怒中咆哮而出的命令,徐右兵只是嘴角玩味的笑了笑,继而毫不犹豫的挥手,瞬间弗兰克这伙亡命徒就带着保罗一伙迅速返回专机。这帮家伙狂放自傲,大大咧咧的就从临时指挥所走了出去,全身的披挂,浓浓的油彩,甚至使隐蔽在暗处的狙击手和就那样化装成工作人员警戒在机场跑道上的山姆国特情局的特工们感到莫名其妙。

    这帮人来去犹入无人之境,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身份,更没有人过去随便阻拦。明知道他们刚才就是从专机上下来的,有好事者刚想过去询问,不想人家直接进了总统先生所在的临时指挥所,这可是他们不敢问的事情。特情局规矩严密,做的可都是国家特殊工作。有些事该知道的知道,不知道的知道了那就是犯错误。

    可现在这些人又狂傲的走了回来,只从这身气势上就能看出这绝对是一群秘密部队中出来的人,或许要比他们特勤处的特工们要厉害的多。有人甚至是小声的嘀咕着:“娘的,不会是山姆国蓓蕾帽那帮家伙吧,你看这气势,走路都带着风,太特么拉风了!听说就是他们护送着这架专机从奥士尼要塞飞过来的,真是牛13啊,遇到了大海啸还能死里逃生,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可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这群狂人大模大样的靠近了卡拉哈迪国王陛下的专机。忽然几十名地勤工作人员突兀的就冲了过来,将他们一伙人团团地围住了,带队的特勤处长很是不服,即便是蓓蕾帽你们看到了我们特勤局的人也应该打个招呼啊,再说此刻飞机上已经安放有炸弹,你们还要上去,难道是想找死不成,就没听到总统先生下达的命令吗:

    “你们,干什么的,出示证件!”

    “法克鱿!冒充地勤工作人员,哈根达斯总统令,任何随意接近和存有不良目的的人员,只要靠近博茨瓦纳-侯赛因陛下专机者,杀无赦!”啪啪啪

    弗兰克大步上前,纯正的山姆国音带着无比蔑视的威严,直接对喊话的带队长官就是几个大耳巴子。这一顿好扇之后还不算完,弗兰克身后的小弟们立刻微冲高举瞬间对准了一群地勤人员!

    他们本就是地下的王者,那一身常年养成的虎威根本就容不得任何人冒犯。

    “别,不要误会,我们是特勤局的工作人员,都是一家人,千万不要误会!伙计是不是蓓蕾帽的兄弟,我是特勤二处的处长汉密尔顿!”汉密尔顿此刻已经被吓傻了,对面人群中发出来的威势太强烈了,简直就是一群从尸山火海中走出来的死神,对,就是死神,只有死神才有这么大的威慑力,否则绝不会只一句话,就会让人感到胆颤心寒。

    “特情局!”‘啪’又是一声响亮的耳光,弗兰克直接一巴掌把汉密尔顿扇了个团团转!

    “全体都有,下了他们的武器,全部带上飞机!快!”刺啦啦!战术刺刀上架,保罗一伙立刻用刺刀顶着这帮小子们,与飞机外围原本就站着的国王‘侍’卫们一起将这帮人利落的押上了专机。

    麻痹的,我们在外面站着,你们还敢在我们的眼皮子地下安放炸弹,你真以为国王‘侍’卫们是白给的,什么也不懂,杵立在那里站着就是个摆设吗?

    见徐右兵一挥手,塔下‘侍’卫长早就忍不住了,这就是说处理权已经‘交’给自己了,现在想怎么处理这帮人,那全归自己说了算。

    砰砰砰,这里不好开枪,开枪声音太大,塔下只好悬选择炖‘肉’。身为部落出身的塔下别的不会,抓捕野兽炖‘肉’的技巧那简直就是祖传的。什么掏耳朵的削鼻子的那简直都是弱爆了。祖传与凶狠猎物生死搏斗之后才能够安然的存活下来的经验告诉这帮非洲勇士们,要想让猎物屈服,首先就是要打残他们的自信心。

    “放开他们,你,过来!使出你所有的手段小子,只要你能够打赢我,那么我就放你一条狗命!”塔下用手指勾着汉密尔顿,双眼如同猎豹一般的怒视着这个所谓的特勤局长。非洲大草原上有个规矩,打狼首先就要打残头狼,而显然这个特勤局二处的处长汉密尔顿就是这伙人的头狼。

    这么简单就被人掳上飞机了,自己这伙人可是奉命来这里监视这架专机,并且安放炸弹的。可是显然,现在目的已经被人识破了,还被人轻而易举的劫持了,麻蛋,感情先前的一伙人并不是蓓蕾帽的那帮狠人们,自己完全被耍了!汉密尔顿顿时暴怒,特情局没有一个白给的,这样要是传出去以后还怎么工作,说出去就会成为笑料。

    汉密尔顿‘阴’沉着脸,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先前的被扇和现在的侮辱加在一起,使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暴怒。屈膝上前,凌厉的右‘腿’踢出,堪称快过一道风刃。汉密尔顿以‘腿’功著称,在特情局之所以做到二处处长的位置上,他为人‘阴’险狡猾为一方面,其实一身‘腿’功为他建立了无数的功勋。

    塔下不慌不忙,双手‘交’叉站在不动,直到呼呼的‘腿’风靠近,他才瞬间出手。本来‘交’叉的双手突然分开,而手中一道快如闪电的亮光飞出,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在塔下迅速侧身躲过了汉密尔顿这一‘腿’凌厉的袭击之后,手中飞出去的亮刃已经击穿了汉密尔顿的小‘腿’,竟然毫不停留的‘射’中了他身后的一名特情队员。

    “卑鄙,你使诈!”汉密尔顿跌坐在地,干‘腿’直接被击穿,疼的他忍不住全身都在哆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