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阿布拉-汉姆身上装有窃听器,里面的谈话徐右兵听得一清二楚,精明的总统阁下要隐瞒事实,想的很漂亮,甚至他要来个瞒天过海,直接抹掉所有人的存在。

    从让警卫进去的一刹那间,徐右兵就明白了了总统阁下的意思。总统阁下此刻的打算甚至是连威尔逊也直接秘密的消失掉,而随后很可能将整架国王专机也消失掉。那么他完全可以对外宣称,卡拉哈迪的国王专机在返回自己国家的途中遭遇了空难,甚至空难的位置都不会在山姆国的范围之内,因此山姆国完全可以摆脱任何的嫌疑。

    “你是什么人,竟敢打晕我的警卫,与山姆国政府作对,你好大的胆子!”总统先生丝毫不惧怕面前的形势,他自认此人并不敢动他,只不过闯进来有所目的罢了。

    “总统阁下好打算,我想现在地勤工作人员已经在飞机外围加固了不少的好玩意吧,而这些好玩意的无线操纵器可都在总统阁下的手中握着。总统阁下,你太卑鄙了,我还是高看你了,没想到威尔逊将军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已经想到了最好的办法!

    可是总统先生,你忘记了,因为这是一架王室专机,怎么会随便的让任何人接近呢。并且飞机直接与卫星连线,无论是机前还是机尾,乃至于侧翼,甚至任何位置,都时时刻刻被监视着。如果我现在就下达明令现场直播的话,总统先生,我相信您命令在对一架正式来访的王室专机上安放诸多的遥控炸弹,这一做法会不会遭到全世界的谴责!”

    “你!”总统先生一屁股就坐到了椅子上,对方不仅仅视自己与无物,简直还能猜透并且知道他的所有手段。并且迅速的根据他的手段找出最关键的反击。

    这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物,并且是一个绝对不亚于自己的狠人!

    “你是谁?”

    “啊,忘了自我简绍一下!我是卡拉哈迪王室的安全部长!怎么,难道总统先生不同意我的说法?”

    “你们想干什么!”总统阁下此刻故作沉稳的坐在椅子上,心中思绪万千,脑海中快速的计算着想法。

    “no、no、no,是你想干什么总统阁下,因为这里是你的地盘!而我们只能够提出我们的意见!那就是麻烦总统先生随专机一同回访卡拉哈迪。当然,总统先生可以将这次的访问当做成为是秘密的访问,而完全不需要公开。因为你的职责现在仅仅是送我们安全的离开。而至于访问,我自信卡拉哈迪现在并不欢迎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

    并且我现在郑重的向你们提出抗议,请你们驻守在卡拉哈迪的军警以及工作人员完全的撤出卡拉哈迪,没有任何条件,甚至要对博茨瓦纳国王陛下的死做出相应的赔偿!

    你不用看了,你这个可恶的家伙,因为你的警卫现在正躺在地上。什么号称世界第一保镖,在我的面前简直不值一提!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徐右兵直接威胁起来总统阁下,现在他已经没有了耐心。高贵的总统先生现在看在他的眼中,简直就是一个被销断了翅膀束缚在了笼子里面的鸟,只等待着兵哥的任意宰割。

    “我不能同意你的要求,这需要国会的批准部长阁下!”总统还在找理由。

    “你认为你还可以讨价还价吗总统先生!要明白你现在的处境。你可以看看这个!”徐右兵完全失去了耐心,豪爽的掏出了一个爱派丢在了总统先生的面前。

    播放器内正是地勤工作人员对国王专机各处安放遥控炸弹的具体位置,而除此以外,画面一转,竟然变成了一处豪华的私人半山别墅区,而别墅区内的一间温馨的卧室内,正是当前国际著名影星马丽娜那美妙至极的**身躯。此刻的马丽娜刚刚沐浴出来,竟然毫无防备的换着衣服,并且嘴里面哼着一首极为流行的歌曲。而在卧室墙壁上的一处壁挂电视中,正播放着总统先生出访某个国家的正面新闻。

    “你混蛋!”啪的一声,爱派直接被总统先生狠狠地摔在了地上!顿时屏就碎了!

    “我靠,我一个月的工资啊总统阁下,就这样让你摔了,不行,你得赔我!”

    “你究竟想干什么!”面对徐右兵吊儿郎当的样子,总统先生终于开始正视面前的这位安全部长阁下了。其实他心中已经是波澜起伏。这哪是一名安全部长,卡拉哈迪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位大人物,这简直就是一个间谍般的人物,当今世界的汤姆森!

    麻蛋,连自己与著名影星的事情都能被他发现,还不知道有没有其他的录像。而自己的保镖竟然被他轻易地打晕了。这怎么可能,要知道山姆国能派在自己身边的保镖,那身手简直就是惊天一般的存在。

    啊!总统想到这里的时候心中顿时一沉,难道说这家伙的身手竟然会比自己的保镖还要厉害。要是这样的话,那么面前这个家伙将会是一个什么恐怖般的存在。总统先生一时间不敢想像,因为他根本就无知徐右兵究竟有多厉害。

    “让我秘密访问卡拉哈迪根本就不可能,不过我可以答应赔偿的问题。还有,你们可以离开了,而有关赔偿和撤离军警的问题,随后需要国会研究!

    但是我还是要警告你部长阁下,即使你能够离开,现在也是凭你自己的本事,而我只是下达明令,而至于你能不能自己拆下来那些炸弹和走的出去,那我就无能为力了!

    你大可以继续逼迫我试试,甚至你也可以把你知道和掌握的视频资料拨出去。因为我不能就这么轻易地把你们放走了,否则我将会在国会上没有任何的说服力!”

    哈哈哈,徐右兵哈哈大笑,总统先生说得明白,那就是让他闯出去。可是这对他来说,简直不足为惧。因为只要没有确切的命令明令对他进行阻击,那么他就不会害怕任何人的挑衅。总统这样做无可厚非,因为毕竟他也要对国会做出交代,并且让人相信他个人之间没有和卡拉哈迪达成任何协议。这就是摆脱嫌疑最好的办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