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博茨瓦纳的小拳头不住的擂着徐右兵的前胸,她甚至恼羞成怒。

    哥哥!

    怎么可以是哥哥呢?

    在他们部族,如果一个少女看上了一位英俊的男子,那是需要当场就表白的。并且是绝对不允许被拒绝的,因为一旦被拒绝了,就等同于侮辱。等同于这位少女根本就不具备向英雄的男子求偶的条件。而这种侮辱是在部族所绝对不允许的,那少女将会毫无颜面的成为部族内任何男人求得欢好的目标。道理很简单,就是因为少女已经失去了自己选择英雄的权利,而为了部族的生衍繁息,所以她要承受与任何男子的欢好,直至怀孕产子。

    而据说产子后还不算结束,因为只要她还在具有生育的年纪,就还要无条件的接受部族中其他男人的欢好,直到再次产子。而无论是多大年龄的男子都要接受,因为在博茨瓦纳部族来说,只有庞大的种族群落,才会拥有夺取更为丰富的生存资源。虽然卡拉哈迪已经慢慢地步入到了科技社会,但是多年的殖民地统治,让卡拉哈迪的人民深受愚昧的迫害。封建甚至奴隶制和部族思想深深地落在他们每个人的脑海中,所以就连此刻的博茨瓦纳公主殿下听到自己被拒绝以后,竟然也会发疯了一般的捶打着徐右兵。

    她不能相信自己以一个高贵的公主身份还会被得到拒绝,如果是这样的话,虽然没有人敢冒犯公主殿下,但是如果传出去的话,那么对公主殿下的名誉将会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更何况博茨瓦纳公主还是卡拉哈迪现在唯一的法定王位继承人。

    “瓦纳,你住手瓦纳,瓦纳,博茨瓦纳,我是真的想有你一个这样的妹妹,瓦纳你听我说,我不是......”

    “你住口,你给我滚出去,我永远都不要见到你,永远都不要再见到你。我要死在这里,一定要死在这里。徐-右-兵!你伤害了我,重重的伤害了我。我要让你一辈子都承受伤害我的痛苦,想起来就会永远的负疚!”

    博茨瓦纳公主殿下大喊大叫,她甚至不想听徐右兵任何可笑的解释。哥哥,还要喜欢我这样的妹妹。我真是一个有哥哥的人,一个是可怜而又让我简直是不能再忍受的、可怜如同三四岁娃娃一般智商的哥哥,而这一个呢,竟然是要毁了我一生的哥哥!

    博茨瓦纳一使劲挣脱了徐右兵的怀抱,一转身就要拉开办公室的门。

    “瓦纳你疯了!你还没穿衣服,外套,你身上可是只穿着内衣!”徐右兵感到非常的头痛,小公主的脾气并不是他能摸透的,而小女孩的心思看来更不是能够胡乱猜测的。

    自己还自以为是的想了那么多,还以为人家的思想也就是那么的简单,自己想要猜透一个小姑娘的思想就和玩似的。可现在看来,完全就不是那么回事啊!

    “你给我闭上眼睛!你这个混蛋!”博茨瓦纳一把抓起了沙发上的连衣裙就往自己的脖子上套,可是由于用力过猛,在刚刚套到脖子的时候,衣领却并没有摆正,于是刺啦一声,精致的连衣裙的前襟蕾丝绣边竟然被博茨瓦纳一不小心给扯破了。

    “啊!————”

    衣服破了,现在就是想出门都不能出去。身为高贵的公主,如果穿着被扯破的连衣裙出现在外面工作人员的面前,那么形象一定会大损不说,还会无端的受到各种各样的猜疑。

    博茨瓦纳只能是憔悴的趴在了沙发上,紧接着泪水连连。坚强的瓦纳在父皇被杀的一瞬间没有哭泣,在见识过大厅内上千人被屠杀的时候也没有哭泣,可是现在,她的心终于是承受不住这么多的惊吓和委屈,眼泪就如同开了闸的湖水一样的奔流不息。

    “瓦纳,是哥哥错了,你不要哭了好吗,我会把你当成最好的妹妹,瓦纳,请你相信我,我会保护妹妹一辈子,谁也别想欺负你!真的瓦纳,我以我的人格担保,如果我徐右兵说话做不到,那么我就会被草原中的狮子群屠杀分尸!”

    “哥哥,你真的把自己当哥哥吗,可是你又如何保护的了我呢。你出去吧,这样的誓言也完全发的没有必要。你不是我的哥哥,因为你就是个白痴。而我博茨瓦纳注定生下来的那一天就不会有一位哥哥,因为真主所赐给我的哥哥,全都是白痴!”

    ......

    可就在这时,办公室内的电话突然想起,徐右兵无奈的起身去接。打电话的正是阿布拉汉姆,现任博茨瓦纳公主殿下的秘书长。老国王仙逝,所有的人员主动地效忠博茨瓦纳王储殿下,所以现在他们的身份和地位自然也以公主殿下为转折。

    “报告部长大人,请您转告王储公主殿下,奥士尼要塞突然来了很多士兵,在一名叫保罗的领导下,运来了连绵不断的珍宝。请公主殿下早作决断,我们无权处理!”

    “照单全收,全部依次让他们码放到后面的货舱中!阿布拉汉姆,你负责清diǎn并且指挥安放,速度要快,这些都是我的私有财产,不过还有部分是他们赔偿给国王陛下的赔款!我马上出去,你只管让人签收!”

    徐右兵放下了电话,拉开了舷窗的帷幕向外看去。忍不住长叹一声,外面竟然整整齐齐的开过来能有二十多辆军用吉普车,而每一辆车内都是满满当当的珍宝。

    “这些家伙,难道要把藏宝阁搬空了吗?”

    可就在徐右兵话声刚落的同时,一辆越野指挥车快速的开到了飞机的旋梯下,从车内紧张的走出来一名形象此刻非常疲惫的将官,竟然是威尔逊总将。徐右兵再也不能待在这间国王的办公室内了,只能是小声的过去安慰了一番博茨瓦纳小公主,在她的耳朵边轻轻地说道:

    “我们的保命符被押过来了,瓦纳,我下去接一下,毕竟人家的身份高贵。你不要哭了好吗,不要耍小公主脾气,一会我就回来陪你玩!”

    “陪我玩!你也好意思说陪我玩。徐-右-兵,你拒绝了我以后,任何人都可以随意的陪我玩,对你,我已经不稀罕了,请自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