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就在这时,博茨瓦纳公主殿下竟然及时的回头,转而快速的走下悬梯,挽起了徐右兵的手臂,坚持的看着塔下,不容置疑的说道:“塔下,他是我的恩人,更是我的朋友,你们需要对待他们就像是对待我一样的尊贵塔下,这是我的要求,可以吗塔下!”

    “王储殿下,这绝对不可以我尊贵的殿下,您是我们卡拉哈迪的继承人,也就是我们国家未来的国王陛下。而这些人的身份我们并不清楚陛下,所以无论如何他们都是不可以和我们同机的!陛下,您要明白,国王陛下现在已经仙逝了,而您现在就是我们卡拉哈迪最......”

    “塔下,不要说了,我需要他们的帮助塔下,难道你还不明白?”

    “不,陛下,这绝不可以!不仅仅是因为您是我们国家未来的国王,还因为他们是男人,更不可以接近您陛下!”

    “男人?为什么不可以接近?”徐右兵忍不住疑惑的出口问道。

    “哼!一看你们就只是一群士兵。可是你们知道王储陛下的尊贵程度吗?在我们卡拉哈迪,王储陛下必须要保证高贵的血统,而这架飞机就属于王储陛下的私人领地,所以如果不是与她近亲的人,是绝对不允许踏上这架专机的,这是我们的神圣职责这位朋友,请您不要让陛下为难!因为陛下还未大婚,更没有夫婿!”

    “塔下!”博茨瓦纳毕竟还只是一个不到十六岁的小女孩,一听这话忍不住满脸通红,她那本来就有些健康色的脸蛋在此刻瞬间熟透了,就像秋天里阳光下的红苹果。

    徐右兵也有些尴尬,他甚至想把自己的胳膊从博茨瓦纳的手臂中抽出来。对于某些王室特殊的规矩徐右兵并不是不懂。他是华夏的曾经狼牙,受到过这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培训,而对于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特殊礼节是再也明白不过了。

    可是不想他刚刚把手臂抽回了一半,突然又被博茨瓦纳倔强的紧紧夹住,并且伸出自己的左手死死地抓住了。就那样紧紧地靠在自己的胸前,竟然有些突兀的让徐右兵感觉到一股莫名的骚动,因为那里正好能触碰到一团绵软。

    “不,塔下,他可以给我安全感。只有他在我的身边才会让我有勇气面对一切塔下!你只是我父皇的侍卫长,并不能干涉我的决定塔下!”博茨瓦纳语气坚定,嘴唇紧咬,她甚至以坚决的姿态强势的看着塔下,意思无怪乎就是要坚决抵抗塔下的反对。

    “不,王储殿下,塔下不敢冒犯殿下,只是殿下,这是我们卡拉哈迪博茨瓦纳王朝的规矩,殿下,您不能!”

    “不要说了塔下,一会还会有人登机,我将聘任这些人为我的专用侍卫,专门负责我的一切安全,还有对外事务!塔下,我知道您忠心耿耿,我希望你能协助他们,能够帮助我,请看在我父皇的面子上,帮助我塔下!”

    呼啦啦,塔下立刻单腿跪在了博茨瓦纳的身前,紧随着他的身后跪下了一排机组人员。这些人员不仅仅是博茨瓦纳-侯赛因国王的机组人员,其实还有担任着国王的起居、生活、秘书、乃至于私人医生。现在国王已经离去了,等待着他们的命运将会是各种接踵而来的斗争,形式不容乐观。

    虽然说博茨瓦纳是老国王侯赛因既定的王储殿下,但是在卡拉哈迪,其实还有王室的很多分支。就是博茨瓦纳公主的直系叔伯,其实也对卡拉哈迪王朝的王位窥视已久。而对于卡拉哈迪王国来说,有很多事物都是分开的,其实国王能够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权利并不是很多。更多时候博茨瓦纳-侯赛因手中所掌握的只是这个国家的财政大权,而对于国家的军事和国家的其他很多事物,其实都掌握在博茨瓦纳-萨姆的手中,也就是博茨瓦纳公主的亲叔叔,博茨瓦纳-萨姆部长大人。

    塔下跪下来誓死效忠,他们身为国王的侍卫,从生下来到死只效忠博茨瓦纳国王的直系亲属。老国王仙逝了,那么现在他们所要效忠的人物只有王储公主殿下。

    “王储殿下,我塔下和国王侍卫队将誓死捍卫王储殿下的名义,从今天起,不会违背王储殿下您的任何命令,包括死亡!”

    塔下郑重的宣誓,后面侍卫队成员照本宣张。但是他们个个神情严肃,看不出有半diǎn的虚假。随后塔下竟然挥手抽出了自己腰间的军匕,随即还没等博茨瓦纳反应过来,就在自己的手臂上一划,顿时一条血线就射向了博茨瓦纳公主迸溅在了公主殿下雪白色的连衣裙上。

    “你要干什么,退下,信不信我马上可以拧下来你的脑袋!”泰瀚一步上前,顿时就挡在了塔下的身前,可是塔下却是连看都不看泰瀚一眼。而紧接着塔下身后的机组人员乃至于王室侍卫,甚至包括飞机上的其他勤杂服务人员竟然也都纷纷效仿塔下的作为,也走到侍卫的面前,借来匕首,毫不客气的划开了自己的手臂,进而凑到了博茨瓦纳公主的面前,竟然将他们的鲜血故意的洒在了公主殿下的连衣裙上。

    此刻泰瀚已经被徐右兵拉住了,尽管他们再看不明白,也猜到了这是一种效忠的仪式,也就是说博茨瓦纳公主已经收复了他父皇的侍卫和生活秘书团成员,从而在接受着他们最为**的宣示。

    “我塔下,我阿米尔,我伽尔,我阿布拉汉姆,我......,我们将会誓死效忠博茨瓦纳王储公主殿下,我们会尽一生的能力服侍殿下直到永远,永不背叛。如若变心,将会永无轮回!”

    “塔下,阿米尔,伽尔,阿布拉汉姆,你们快带大家起来。我知道你们的忠诚,我更知道你们是忠于我博茨瓦纳的。可是我需要这些人的帮助,因为我感觉他们是拯救我们卡拉哈迪的使者,如果没有他们,我想我将会很难回到卡拉哈迪。

    即使回去了,塔下,你是我的侍卫长,我相信你也明白等待着我们的将会是什么!不是吗塔下,正如这次我随父皇过来,其实就是要购买一批军火,成立我们自己的武装,进而可以有自己力量塔下,可是现在我很遗憾,也很伤心,塔下,你能明白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