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前有*,后有敌机。王志军疯了一般的逃串!他将油门加到了最大,引擎轰鸣中借助直升机灵巧的机身和螺旋桨驱动的强大优势在空中舞蹈着。

    是的,远看这就是一场最为精彩的舞蹈,一枚空对空紧咬着一架直升机的尾部紧追不放,速度明显快过直升机数倍。而后面更是有一架最新式的第五代闪电歼击机尾随其后,大有不干掉他绝不罢休的架势。

    而除此之外,天空中又飞了第三者!

    “军哥,快,再快点,就看你的了!我们的小命可全都掌握在你的手里了,军哥,你要谨慎啊!”唐奎还是没忍住,这家伙不是害怕,也说不上不怕,但是这丫的天生就是个闲不住的大嘴巴。你要真是让他闭上了嘴巴不说话,恐怕一时半刻可以,但是绝对超不过十分钟他就忍不住了,因为他生怕有人会把他当做哑巴给卖了!

    “闭上你的嘴,不要打扰他

    !”威廉狠狠地瞪了唐奎一眼,继而一把抓住了兵哥先前抛弃了的狙击步,在机舱内便瞄开了。

    “速度这么快,风速这么大,又是高空,你傻逼啊!你能瞄到什么?还让我闭嘴,我看我们就等死吧,别无选择!”

    “哈哈哈,阿奎,别无选择的恐怕是你吧,但那绝不是我!”就在此刻王志军突然猛地一拉操纵杆,紧接着狠狠地左压总操纵杆,愣是让直线飞行的直升机突然一个大回旋,直接拐了个九十度。

    而就在这时候,猛听一声轰然的炸响,紧接着一团橘红色的气浪瞬间淹没了整个战斗直升机,随后左引擎立刻停车熄火了,直升机在空中剧烈的抖动着,甚至直接被气浪推出去能有七八十米远的距离。

    “完了完了,死了,被击中了!”

    “击中你个头,要是你还长着脑袋的话,你不会自己向后看看!”啪的一巴掌,威廉很不客气的拍在了唐奎的脑门上。

    “疼吗你这家伙?”

    “卧槽,你竟敢打我,嘶,不对啊,疼!”猛回头,奎哥愣了。

    入眼的竟然是一座高耸的油井支架,这玩意纯属钢铁打造,就像是艾弗尔铁塔一般的高高的耸立在自己的眼前。可现在,他竟然轰然而倒,就像是遭受了强台风袭击一般的,完全被拦腰折断。

    不,明白了,那竟然是被(导)(弹)击中了!

    卧槽!

    牛粪啊!

    这都行!

    原来紧张的规避中,王志军早就看到了直升机下方高高耸立着的油井。于是他飞速的逃串,就在尾随的(导)(弹)堪堪要击中他的瞬间,这家伙一个摆尾,强势的绕过了油井的铁塔,从容的利用铁塔,挡住了这个根本就不知道躲避的(导)(弹)!

    (导)(弹)终究只是一颗(导)(弹),它没有生命,更不会思维,也没长眼睛,更不会拐弯。他唯一有的,就是那张小小的集成电路组成的芯片,在发射的时候里面被强烈的输入了跟踪的程序,不击毁目标,他就会一味地跟踪下去,直到耗尽他的燃料。

    最后还是避免不了轰然(炸)(毁)的下场。只是一个是完成了任务,一个却是没能完成任务,完全属于自行损毁。

    “欧耶!你简直是太棒了!军哥,你就是一个神,我眼中的大神,不,天神,战神!军哥,我佩服你,我崇拜你,从此以后,我见到你永远叫你军哥!”

    嗖——

    “闭嘴吧,混蛋,所有人都有,快,立刻开火!”呼啦一把拉开了直升机的舱门,兵哥第一时间抓起了唐奎的rpg打出去了一发*。没时间了,即便一枚*根本不可能对那架追来的闪电歼击机造成任何的伤害,但是兵哥也希望他能够阻挡一下他的追势。

    嗖嗖嗖——

    一声令下,机舱内达摩利剑的勇士们顿时端起了他们的狙击步,制导(子)(弹)呼啸着,迎着飓风,拉着啸音飞出了枪膛,直接朝歼击机飞去。

    但遗憾的是,没有一颗可以击中目标。最先掉落下去的就是兵哥打出去的那枚*,距离不算远,可以说在*的打击范围之内,但是受飓风和强爆破的冲击波的影响,没有一颗(子)(弹)能够正确的命中那架歼击机!

    “快,志军,想办法躲避,看前面,你的前面!”恼恨的,威廉叫了起来。前面竟然又出现了一架闪电歼击机。这家伙神不知鬼不觉的,什么时候飞到了前方竟没有被任何人发现。明显的,直升机的机载雷达好像刚才被(导)(弹)(爆)(炸)的冲击波炸坏了。所以,竟然没能扫描到敌机的来临。自然就不会发出警报声。

    那是因为直升机外左右前后部位的雷达感应模块被冲击波融毁了,所以令直升机的雷达完全失去了作用。

    可躲避,明显已经来不及了,因为疯狂的哒哒哒声已然响起,紧接着直升机便被击中,噼里啪啦就像是下雨一般的子弹打在直升机的机壳上,像爆豆一般的密集。

    粗大的子弹立刻便穿透了薄薄的机壳,甚至撕裂,拉扯着战斗直升机,摧古拉朽一般的,即将坠毁。

    “隐蔽,不,全都给我趴到座椅上!听天由命吧!”停车,空中停车,任凭螺旋桨自行的摆动着,紧接着摇摇晃晃的,瞬间开始往下掉落。高空中,几百米的距离,这帮家伙又全都是坐在直升机内,如果就这样坠落下去的下场可想而知。他们会瞬间被摔成一团肉泥不说,紧接着受直升机爆炸的影响,会被烧毁,最终烟消云灭。

    而不是非要停车,停车也是迫不得已,因为螺旋桨已经被高速的火神炮击毁了几处扇叶。此刻想不停车都不行。而如果还要坚持,还想在高空中等待,相信只要油箱被打爆,所有人都不可能活着。

    而即便就是油箱不被击爆的话,薄薄的铁皮也阻挡不了火神炮粗大子弹的袭击,他们会直接被子弹撕扯的零碎,最终还是避免不了死亡的下场。

    坠落,任凭心脏就像是要跳出来胸腔一般的悬空感,焦急,惊恐,还有的就是毫无依靠,没有了任何生机的可能。

    绝望,瞬间围绕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一名战士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他高高的举起自己的狙击步,毫不犹豫的对着外面便是砰砰两(枪)。就是那架可恶的闪电歼击机,就是他,打中了我们!

    “打啊,还躲什么,掉下去也是死,被打死也是死,死就死了!打啊!”一个人吼着,甚至完全不顾一切的站起来,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一只手抓紧了椅背,另一只手举着狙击步,狠狠地扣动着扳机。

    “打啊!干掉他丫的!”呼啦啦,有样学样的,英雄的达摩利剑的勇士们毫不惧怕死亡。死亡算什么,比起死亡来说,其实最大的恐惧那就是本身的灵魂。这些人早已超出了他们的灵魂之外,他们强大的思想早就做出了随时准备献身的决定。

    卡拉哈迪民主国家,是他们自己建立起来的王国,为了守护这个国家,为了他们以后能够过上最舒心,最好的日子,他们宁愿付出一切!

    死了,临死也要赚一个,临死也要拼一个!

    这就是他们的想法,虽然这个想法是可笑的,也是滑稽的,最起码在现在看来,他们的做法根本就是无效的,但精神可嘉!

    死了,就要死了吗!

    唐奎狠狠地站了起来,这家伙一把扯开了自己的安全带,甚至一伸手掏出了一枚*,直接递给了徐右兵!

    “用这个,最后一个了,兵哥,你给我炸死他!”

    “好嘞,好小子,你就瞧好吧!但是我们死不了,不相信你往哪看!”

    伸手一指,奎哥呆了。

    天空中突然闪现出一团极其耀眼的红色光芒,紧接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正是那架紧咬着自己不放的闪电歼击机。

    “卧槽,他被爆了,他竟然被人击爆了!”

    “你再看!”兵哥依然自信的伸手一指前方。

    战斗机群!

    这怎么可能,隆麦加各哪里来的战斗机,并且还是被第一机械化步兵师团团包围的状况下!

    “卧槽,那竟然是我们的战机,我们最新式的20型攻击机!他们来自哪里,这怎么可能!”唐奎顿时惊呆了,大眼睛忽闪着,疑惑的看着兵哥。这一定是幻觉,绝对的幻觉!

    可就在这家伙一眨一眨的盯着20型攻击机看得正发呆的时刻,不想脑门又被人重重的拍了一巴掌。

    “跳啊,你丫的还不跳,就剩你了,你愣在这上面等死吗?”

    这一巴掌非常的狠,简直是劈头盖脸的呼在二土的脑袋上,一巴掌被拍醒了,疼的直咧嘴,可是一回头此刻这架左摇右晃的直升机上哪还有一个人影,再一看,一根粗大的绳索正绑在座椅脚底下,原来所有的人已经开始索降。

    “艹,能不能讲点义气,真踏马的不够哥们!”奎哥,我们的大唐二土咒骂着,但是也赶紧一把脱下了外套,裹住了绳子,立刻跳下了直升机。

    别人不想死,我们的奎哥当然也不想死,其实奎哥虽然有点二,但他却是对生活最看重的一个家伙。

    高空中,传来来奎哥咬牙切齿的声音:

    “威廉,你不要让我抓住你,你信不,你要是让奎哥我抓住了,我捏爆了你的卵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