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甚至他清晰地认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徐右兵之所以被称作杀神,名副其实。

    杀神,果然如此。轻松地打败了三角洲部队的人,虐的游骑兵满地找牙的人,怎么会这么简单的就被一枚地狱火炸死呢。

    不,那不仅仅是一枚地狱火!

    昂起头,桀骜不驯的看着突然将自己包围起来的众人,莫西里骨子里的傲然让他依旧不惧任何危险。他是莫西里,14k战队的头,即便被包围了又如何,哪怕此刻的形式完全的反转,自己反过来被这个杀神包围。

    “你是我见过的,最棒的一个!”很好的开场白,莫西里首先打破了被包围的寂静场面。但这句话绝不是奉承,甚至是发自心底的赞许。

    都是强者,四目相对,立刻迸出滔天的杀意。

    在这样的打击下还不死,竟然还能够活着,首先莫西里就认为自己做不到。所以他对徐右兵另眼看待,甚至再次提高了自己的警惕。

    “呵呵,谢谢夸奖,可你是我见过,指挥能力和战斗能力最垃圾的一个!”无比讽刺的一把将狙击(枪)丢给了威廉,兵哥眼神轻蔑的看着这个自傲不凡的家伙,很不礼貌的,实话实说。

    “嗷,是吗你这个混蛋,你竟然瞧不起我!不过那就受死吧,我将以男人的方式杀死你!”有样学样的抛弃了自己的大转轮,莫西里伸出了胳膊,摆出了要搏斗的架势。

    不想兵哥不仅仅不接,反而岔开了话题,很是疑惑的问道:“山姆国的人都是这么野蛮吗?我们仅仅是一群勘探者,更可以说只是来这个沼泽地探险和旅游的,可是你们为什么要袭击我们?难道没有看到我们肩扛着联众国科考勘探组织的旗帜吗?

    还有,你们山姆国的军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可是和平的世界,难道你们在侵略?

    你们为什么要无辜的杀死我们十四名队友?甚至使用火神炮动用了地狱火(导)(弹)!为什么,谁给你们的权利!”

    “嗷,你这个家伙,你在说什么?难道你的脑袋被驴子给踢了吗?杀死你们是我们的作战任务,我们必须要占领隆麦加各大油田,难道你不懂这是因为利益吗?”

    莫西里狂傲的大笑,他甚至以为徐右兵被地狱火炸傻了,这么幼稚的话他也能够问出来。并且还装,你在装什么,在装自己是一群旅游者?甚至还是打着联众国旗帜的勘探者。我去你妈的,去死吧!

    莫西里动了,伸手一拳就向兵哥砸去,他根本就无惧被包围的下场。被包围了又怎么样,难道这个世界还有让我莫西里举手投降的人吗。没有,绝对没有,我莫西里,只有战死,绝不会被抓住,哪怕就是死,也要以男人的方式去战斗。

    一闪身躲过,兵哥微微的一笑。而旁边大唐二土狡诈的关闭了自己手机的摄像功能。麻痹的这就是证据,山姆国侵略的证据。这个家伙果然傻逼,不经大脑,什么话都敢往外说。不过到应该感谢他,感谢他的直白和自以为是。他为即将动手,找到了很好的理由。

    “躲什么,有本事就来杀死我。我是绝不会投降的!”阴狠的再次出手,莫西里欺身而上,这个家伙非常的狂野,一出手就是杀招。

    “杀死你,根本就不需要我们的老大出手。因为,你不配!”

    话声刚落,斜刺里便冲出来一个人,这家伙披头散发的,满脸污垢的不说,浑身上下就像个落汤鸡一般的,全是泥水,要说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了。

    仔细看来,却是我们帅气无比,一直都风度翩翩的威廉王子。卧槽,一时间莫西里竟然没能看清王子的长相。麻痹的这家伙就像个鬼一般的冒了出来,一伸手便挡住了自己的一拳。

    拳对拳,拳风狠辣,颇有想当年中情局第一头子——艾力德的架势。

    咬着牙,眉头紧皱,不理会拳拳相撞带来的骨缝散架了一般的疼痛,莫西里脸色一变,脚下步子飞快的变换着,竟然急转身子,一个斜踢直朝威廉面门踢来。

    这一脚凌厉至极,甚至颇有章法,完全属于应战时最狠厉的杀招,如果一脚踢中的话,威廉势必会满脸开花,直接被踢晕过去。

    迅速后退,连续几个跳跃,堪堪的避过这艰险的一招,威廉猛然停住了脚步,咬着牙一脚向莫西里踹了过去。

    “麻痹的你竟然偷袭,还要不要脸!”不想王子也会骂人,骂出来的还是华夏语。兵哥一时愕然,这家伙学坏了。

    两人战斗管你什么招式,只要能够打赢了就行,什么偷袭不偷袭的,都什么时候了,打死一个是一个,对现在的莫西里来说,其实能够保命才是最重要的,还讲就什么打架的战斗方法。

    “还可以,有两下子,竟然躲过了我一脚。不过去死吧!”不想莫西里完全无视了威廉的咒骂。是的,他对华夏话本就不怎么精通,普通的对话能够听懂就不错了。所以哪怕威廉就是骂他,在他看来也只不过是愤怒的怒吼而已。再说打出了怒火更好,发怒了就会心神不定,就会露出破绽,让自己寻到机会杀死他!

    不过旁边的唐奎可没威廉这么大的耐心,从他妈的白天就遭到袭击,一直到晚上。这帮王八蛋就像是阴魂不散的一般,始终飞在自己伙们的头顶上打。这郁闷劲别提了。

    要不是兵哥指挥得力,躲避有方的话,恐怕现在这些人早死了,哪还有时间和能力在这里和这个家伙对打!

    “我去尼玛的,威廉你给老子闪开!”

    砰的一(枪)!

    “我代表正义处决你!”

    不错,就在一片惊愕的眼神之中,我们的大唐二土非常自信的摆了摆手中还在冒烟的大转轮。这家伙在莫西里丢掉了他的大转轮的瞬间便捡了起来。

    麻痹的山姆国人就是有钱,装备不是一般的好。这可是限量版大转轮啊,在国内见都见不到,他竟然就这样丢在泥水中。

    简直是暴殄天物!

    “看什么看,我是代表正义处决了他,我是为小扎伊尔的爷爷报仇!难道你们还没玩够,麻痹的,老子累了,正好这有架直升机,谁会开,赶紧的,麻溜的扯呼!”

    是的,还磨蹭什么,二十多个人,死伤惨重,到现在仅仅剩下了八个人,其中小扎伊一身是伤,他需要救治。要不以这孩子的心性,此刻仇人见面,哪会这么安静的躺在达摩利剑兄弟们的怀中,就像是睡了过去的一般。

    他被冲击波震晕了,身上多处被冲击波灼伤。就那样一直躺在一名队员的怀里,晕死中,嘴角还在颤抖。那是巨大的痛,牵扯着神经,从深底处的传导。

    “我来开!不过唐你记住,你瞧不起我!你杀死了我的对手,在我和他战斗的时刻!”威廉咒骂了一句,甚至是悻悻的收回了还摆着要击打的架势!

    在自己正战斗的时刻对手竟然被人一枪干掉了,这是对威廉完全的瞧不起,甚至是蔑视!那意思直接就是说,没能力你闪开,装什么大瓣蒜。本来就是能被一枪干掉的事情,你整那么复杂干什么。

    是的,没时间耗在这里,也没时间和唐奎斗嘴。威廉虽然知道唐奎不是这意思,但是天生骄傲的他还是在心底里对唐奎有了意见。你妹的,等老子回去了,好好地洗个澡,休息一番,非要找机会虐死你!

    敢这么看轻我,我威廉必须要让你明白,什么叫做暗杀王子!

    而我们神经大条的二土先生,现在哪还顾得这些,说实话,能够在这个沼泽地中捡条命回来已经是万幸了。从白天一直到晚上,一直被人撵着屁股追着打。这是唐奎自出生以来从未遇到过的邪门事情。哪怕他既当过(警)(察)又接受过特殊的培训,但是这简直太凶险了,和自己当初预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虽然他知道来卡拉哈迪绝对的不轻松,甚至他还肩负着特殊的使命,就是要来协助和维护兵哥的。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如今的卡拉哈迪,已经走到了这种地步。

    处处凶险!

    本以为在烟海置业到来之后,卡拉哈迪将会走向繁华,走向经济建设飞快发展的大格局,社会形势一片大好,却不想战争,接二连三的到来。

    “我去你妹的,哥天生劳碌命!不过威廉,我可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累了,想赶紧赶到隆麦加各,你可不要忘记了,那里还等待着兵哥进行会议!我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并不是耗在这里,和这个家伙做无谓的争斗!”

    “好好好,你赢了。但是我会向你发出挑战的!奎,你的做法也许是对的,但是你挑衅了我的尊严,一名王子的尊严,你懂吗?”一边说着,威廉一边飞快的将自己的外套脱掉,稀里哗啦的全丢掉。麻痹的,一身泥水,可不是王子该有的形象,甚至他远走几步,找了处干净的水洼胡乱的抹了几把脸。

    形象啊,我的王子形象,那是无论何时何地,都需要郑重保持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