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静静地看着小扎伊尔的祷告,没有任何人打扰这个孩子。孩子的祷告很认真,很仔细,看得人心酸不已。

    不过正好趁着这段时间休整,检查一下必要的装备,丢弃一些负累的装具。什么勘探用的小铲子,小锤子,甚至是背包,都直接丢弃了。没有必要再做什么伪装了,即便是伪装,被发现也会被毫不留情的打击,那就无所谓伪装不伪装了。

    只留下一些压缩饼干和水,能够装在兜内的直接装在兜内,不能装的直接打开干掉!

    除了八名狙击手的八支高端的狙击(枪)以外,大家尽可能的携带更多的弹药。ak不能丢,这东西皮实耐操,最适合这里的战斗环境。并且ak和狙击(枪)的弹药是通用的,如果遇上敌人的话,这简直是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兵哥捡了一根小树枝在地上划拉着,划出了最近通向隆麦加各的路线。但也是最危险,最恐怖的。最恐怖不是因为有可能遭遇敌人,那是因为全是没有走过的沼泽地带。

    “走不走,大家决定,如果不走这条路,我们很可能遇到包围的第一机械化步兵师的游骑兵。

    如果走的话,更有可能陷入沼泽,再也出不来!”

    大家沉默着,在这种时刻,无论是选择哪一条路,其实都是生死之路。往前走,面对着无尽的艰险,走不走,其实都一样。刚才没有被地狱火炸死,已经是万幸了,那是因为地狱火在距离地面一公里多的距离就开始爆炸,虽然没有直接落到爆炸点,也没有直接击中任何人,但是横向冲击波扩散开来,大家多少的都受到了一些伤害。

    这样的伤害是非常严重的,因为冲击波的高温瞬间就灼伤了皮肤,这种伤害,要比烫伤来的更为恐怖,也更痛。

    “死就死,有什么大不了的,奶奶的,刚才要不是几位达摩利剑的兄弟们,恐怕我唐奎早就见阎王了!既然走近路也是死,走远路也是死,那就走近路好了。

    与大自然抗争生死由天不由人,但是被人包围了,像这样没头没脸的,不管是武器还是兵力,都强过我们一百倍,我们还怎么打!

    老子不能被憋屈死,所以哪怕是被老天捉弄死,也不能被人虐死!”唐奎情绪激动的吼着,其实颇有二十年后哥又是一条好汉的架势,但是徐右兵知道,这家伙真的怕被包围了。

    其实大家都怕被包围了。哪怕一个人再厉害,但是被团团围住,乱枪击毙,那不是谁都能够接受的死亡下场。

    “什么死不死的,我们还有小扎伊尔呢,别人没有走过,小扎伊尔肯定走过。扎伊尔,你说,大家能走这条路吗?”威廉第一时间喊来了小扎伊尔,这孩子应该暂时放下他爷爷的死给他带来的痛苦,让他分神想想别的问题,其实也是对他的一种精神安慰和治疗。

    “这条路,我也没有走过,爷爷说,如果选择直接进入沼泽地的话,那就永远也别回来了。就像刚才,那只是初入沼泽,但是我还是陷了进去。

    我不想让你们走这条路,因为那根本就无路可走!”小扎伊尔坚强的抹了一把眼泪,他抬起了头,看着一望无际的沼泽地,说出了让大家最为担心的结果!

    无路可走!

    但,还有别的选择吗?

    “小扎伊尔,你要知道,我们现在必须要走这条路,别无选择!”唐奎焦急了,时间不等人,甚至很可能那架无人机还会回来,而第一机械化步兵师已经包围了整个隆麦加各大油田,那就说,其实山姆国的军队离这里根本就不远,如果派一支机动化的小队过来扫荡的话,恐怕立刻就能发现他们二十几个人的身影。

    “你们真的要走沼泽地吗,如果爷爷活着就好了,要知道我的爷爷是唯一从这片沼泽地里面走出去的人!好吧,哪怕就是死亡,死亡又如何,我相信,我爷爷能够做到的事情,我小扎伊尔也会做得到!如果你们相信我,就跟在我的后面,我们这就走!”

    孩子认真的看着这些大人们,他坚强的不再流泪,转而换上了另外一副冷漠却又十分坚决的表情。他要走,走进沼泽,走爷爷走过的路!

    “就是,怕什么,大不了就是一死,不过我们二十多个人,如果排成纵队的话,根本就死不了,大家把背包带都带上,作成绳索,人手一根棍子,哪怕就是掉进泥坑中,我相信后面的兄弟们也能将你们拉上来!

    来吧小扎伊尔,这是你的!”一伸手,威廉直接挥着军匕砍断了旁边一颗灌木的粗枝,简单的削了几下,一根木棍便做好了。

    于是大家有样学样的,赶紧砍着树枝做木棍。在沼泽地,木棍可不是做拐杖用的,其实关键时刻,他更等于延伸出去的肢体,能够第一时间拉近与伙伴之间的距离,直接被拖着木棍拽出泥潭。

    “这棍子,两头尖来中间粗,你说这树是怎么长的,怎么就长得像个棒槌呢?”唐奎砍下了一截树枝,一边削着一边嘟囔着,没办法,好的树枝顷刻间都被大家砍完了,本来这里的小灌木就少的可怜,能被砍下来当棍子用的就更少了。

    “两头尖来中间粗,不是棒槌是什么。棒槌就应该拿个棒槌,你还想拿个什么!”威廉及时的打趣着唐奎,其实他在逗着大家,欧洲式的幽默虽然没有一点笑点可言,但对缓解压抑的情绪,还是有一点点作用的。

    小扎伊尔转头,一伸手将自己的木棍递向了唐奎,骄傲的说:“用我的吧,这东西我用不着,我有一种感觉,我一定能够走出这里的!”

    “卧槽,小家伙,你都用不着,老子我就更用不着了。不过你这心意你奎哥我领了!就冲你今个这句话,等出去后,送你上学的所有费用你奎哥我包了!直到送你上大学,你的吃穿住行,都是我的!以后你就是我的小兄弟,我就是你哥!”

    “咦,小子,套近乎是不,还有我呢,算我威廉一个,不仅仅是你上学的费用我包了,你娶媳妇还有你的娃上学你哥哥我也包了!”

    “噗!”不想小扎伊一下子笑了:“我可不是小家伙,我可成人了,我已经是大人了!我的娃你也包了?要知道我可要生十个八个娃,不,我要生更多的娃,生一个加强连。我要娶十几个媳妇,因为只有娶得媳妇越多,我的财富才会越多,我才会有更多的力量,为我的爷爷报仇!!!”

    一听这话,顿时把大伙笑的前仰后合的。卡拉哈迪地区实行早婚,男孩子在十六就可以娶媳妇了,而更多的十四岁就已经结婚了,等到十六的时候,已经是俩娃的爹了。威廉这下可是赔大发了,莫名其妙就要帮小扎伊尔养几十个孩子,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过想想人家王子的身份,别说十几个孩子了,恐怕就是全族的孩子,威廉也养得起。但是他们笑的是小扎伊尔,这小子想的还不简单啊,要娶十个八个媳妇,他也不怕累坏了。

    心情好了许多,自然对恐惧也就少了许多。兵哥趁机下令!

    “开拔!”

    大家依次答应,立刻猫着腰直接向前走。因为还担心无人机会回来,所以就不能大大方方的昂头挺胸的快跑。猫着腰减少暴露的可能性,其实也算是一种自己骗自己的自我心里安慰。

    天越来越阴沉了,看来就要下雨了。湿地沼泽地带的气候和内陆不一样,说下雨就下雨。庞大的沼泽地带,早已形成了自己的气象规律,并且刚刚两枚爆炸产生的大量的热量在天空中聚集,明显这雨来的要快一些。

    所以走了还不到十几分钟,雨滴便噼里啪啦的降落下来。而不想,一下就像是豆瓣般的大小,打在人头顶和脸上生疼。要知道刚刚经历过冲击波的灼伤,人脸的皮肤本就娇嫩,哪能受得了这样大雨的侵袭。

    更有几位战士头顶的头发都被灼没了,露出了血红的头皮还在渗着血水,这被雨水一浇,禁不住呲牙咧嘴的生疼。

    “避一避!前面有灌木,进去避一避!”兵哥东张西望,一眼就看到了前面一排低矮的灌木丛。那东西虽然荆棘丛生,但是藏人没问题。如果就暴露在大雨下,相信没人会坚持多久,避一避休整一下,脱下衣服包了头脸,缓和一下体力继续前行很有必要。

    大伙闻言纷纷加速,快速的冲向了灌木丛。有达摩利剑的兄弟们已经将战刀绑在了木棍上,挥舞着在密集丛生的灌木中砍出了一个个的树洞,立刻便钻了进去。

    后面有样学样的,也挥舞着战刀开始砍。砍完后将树枝继续压在灌木上面,还能更好地遮挡雨水。

    脱下外衣,把内衣脱下来包住了头脸。紧急时刻也只有这样简单的包扎方式了。一件内衣被战刀割成好几块,到比辅料来的更省事。只不过刚刚包扎的时候生疼无比,还是需要忍耐的。

    忽然,半空中一阵低沉的轰鸣声传了过来,小扎伊尔眼尖,不仅脸色大变,伸手一指半空中,禁不住让大家立刻倒吸一口凉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