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们会是些什么人呢?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还持有轻重武器,甚至包括那支该死的rpg?”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不,难道是基地的恐怖份子?

    对,就是这样的!

    快速的按下了发送按钮,视频画面紧急传送,直接发往了兰顿将军的临时作战指挥所。

    临战指挥所内,兰顿将军气愤、懊恼,甚至是就要暴起狂怒。

    哪怕他轻轻地一挥手,瞬间就可以决定那二十几名勘探者的命运。但是他没有,而是选择认真的查看起发送了过来的视频画面。

    他是一位非常能够隐忍的家伙。试想,一名在知道了自己真实命运的情形之下,会瞬间选择坐拥两种出身的一名师团长,他岂是一位脑子简单,性格粗暴的家伙呢?

    画面中,这二十几个人很狡猾,都背对着高空中mq-9死神察打一体无人机的大倍率的变焦高速摄影机。不仅仅如此,甚至没有一个人随便的转身,摆头,或者是正面的朝向天空。而且,视频画面侧面放大了看来,这帮家伙的头脸上溅满了泥水,完全遮住了他们的容颜。

    嘶!

    怎么会,试想一名普通人,如果被泥水迸溅到了脸上,那岂不是本能的马上就会擦掉吗?

    而他们不仅仅不擦,看模样还任凭泥点子糊在脸颊上。那意义就截然不同了!

    兰顿微微的眯起了眼睛,这绝不是勘探者。

    而这,都不是重点,哪怕这些人就是所谓的联众国的勘探者,那么兰顿将军也不会吝啬,依旧会将他们击杀。只因为他们杀死了斯威斯!

    斯威斯,国务卿大人最疼爱的小儿子,那就是兰顿的小舅舅。只不过这个小舅舅,却不是和他有着直系关系的小舅舅,其实是国务卿大人另一个女人所生的孩子。

    但,即便是如此,兰顿也无法向国务卿大人交代。即便他表面上非常心疼斯威斯的死亡,其实他内心中却是对斯威斯的死亡感到无比欢心和鼓舞的!

    所以,他冷静的,没有立刻下达实施斩首行动的命令。

    “将军,他们真的是科考人员?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会不会遭到联众国的警告和控告!将军大人?”

    “放肆!斯洛克,这是你该提醒的事情吗?我们刚刚包围了隆麦加各,便损失了一架战机,你认为这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吗?我是奉命出来要为我们的国家夺取尊严的,我们的队伍象征着我们国家勇往直前,所向睥睨的精神。要知道,你要记住,山姆国大红一师的强大,那是永远都会存在的,是任何人都不能随便挑衅和触犯的,如果,那他们必将付出死亡的代价!”

    呼!

    冷冷的吐了一口怒气,兰顿看着非常不开眼的斯洛克,大声的叹息。本来他还心存仁慈,还想放过这二十几个家伙一条生路。我管你们是什么人,但是要知道,你们正要进入的却是隆麦加各大油田。而这里,早已被我层层的包围。

    现在不杀你们,我只是让你们多活一会,目的是想让你们亲眼见证,见证山姆国第一机械化步兵师的辉煌和摧古拉朽的作战方式。

    而等第一机械化步兵师攻陷了隆麦加各大油田之后,恐怕那就是收割你们生命的最后时刻。

    但,现在不能等待下去了,因为斯洛克,因为这个家伙的疑问。

    是的,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疑问。而站立在不同的角度上,疑问更不同。

    比如斯洛克,他想到的就是杀和不杀。究竟杀不杀这二十几个人。甚至他还在怀疑,这二十几个人究竟是不是勘探者。

    但是如果此刻站在国务卿的角度上,那就会是另一种看法:

    你个混蛋,兰顿,你的小舅舅都被人一炮弹炸死了,你还在犹豫什么呢?你为什么不还击,不下令进行袭击,为什么?

    是的,到时候自己怎么向国务卿大人解释呢?

    斟酌,兰顿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他在斟酌,其实还在等待一个结果,等待一个人重要的谈判决定。

    而此刻,正通过特殊通道,秘密进入到隆麦加各大油田的联盟酋长国的首席大酋长正坐在一间非常简陋的地下室安静的看着他面前的五位其他小酋长们。

    突然,大酋长的贴身秘书加保镖急促的走来,附耳快速的向大酋长宣告着一条消息。

    “你说什么,我们已经被完全的包围了,他们还要毫无廉耻的问我们投不投降?”

    “不,酋长大人,我尊贵的主人。他们的意思并不是劝我们投降于他们,他们希望我们和他们合作,只是合做!”秘书小心的回复着大酋长的反问,甚至是惶恐不安的解释着。

    “合作,你是说与那些贪婪的家伙们吗?他们也配,这帮人,拥有着无比贪婪的野心,他们其实就是一条条饥饿的狼,你要是喂了他们一口吃食,却没有将它们喂饱,那就正好勾起了他们的馋虫。而我们,就会立刻成为他们的猎物,成为他们果腹的吃食!

    他们根本就不会念及我们还喂过他们,还帮助过他们,因为他们根本就是一群畜生,毫无人性可言的狼!”

    “嗷,我的真主,愿阿拉保佑我们安宁!”

    听闻此言,左右在大酋长下位坐着的小酋长们,就包括我们敬爱的达咪西酋长陛下也赶紧进行祷告。他们俱都看穿了山姆国伪善的嘴脸。答应了他们,那简直就是引狼入室,恐怕联盟酋长国们,再也不得安宁!

    滴铃铃——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兰顿立刻睁开了眼睛,竟然亲自抓起来这部电话,却仅仅是冷哼一声!

    “报告将军大人,谈判失败,他们拒绝合作!将会顽抗到底!”

    “顽抗到底?放肆,简直是放肆,不知死活!顽抗到底,好,那我就让你们知道,顽抗到底你们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嘴角轻轻地露出了一丝邪恶的微笑,不想兰顿将军立刻站了起来,他再次看向了视频画面,立刻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徐右兵,别人不知道是你,只知道那是二十几名勘探者。但是你瞒得过别人,甚至是瞒得过所有的人,但你怎么能够瞒得过我兰顿!

    幼稚!

    自以为是!

    自认为你徒步前行,还选择从沼泽地进入隆麦加各大油田,你就以为可以瞒得过全世界所有人的眼睛吗?

    愚蠢!

    六国酋长聚会,再加上卡拉哈迪,那就是七聚首。而据可靠消息报告,其中六名联盟酋长们早已经到达了隆麦加各,只剩下你还在路中。不用脑子进行分析,甚至只需要使用脚丫子想想。在这种时刻,大战即将爆发的时刻,谁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沼泽地做什么科考勘探?

    “传我命令,击毁恐怖份子,实施斩首行动!”

    “是,将军大人!”

    集装箱重卡内,那名少校悠闲地抽着一支上好雪茄,烟是古巴产的,那是出产雪茄最好的地方。在别的地方可享受不到这么好的雪茄,因为一支就需要上万美金。可是在这里,抽这样的雪茄根本就不需要花钱,因为仅仅是一些交易,就能够让少校先生换取到他所需要的足够雪茄,以用来满足他奢侈的摆阔行为。

    眼前,监视器内清楚的可以看清一切。可怜的勘探者们,还在徒劳地进行着自以为是的营救行为。呵呵,还救什么,救那个可怜的孩子吗。完全没有必要吗,因为你们就要死了,甚至是一起走向死亡。

    其实,上帝是仁慈的,他不会让你们那么的孤单,即便是要收割你们的生命,也会让你们作伴同行!

    地下,千米之内,沼泽地的一切,都在上校严密的监视之中。甚至他的海尔法空对地(导)(弹)早经锁定了目标,特别是那名手持rpg的彪形大汉。

    作死,这就是挑衅山姆国威严的报应,应得的下场。无论你们是谁,谁也逃不过我海尔法斩首般的锐利打击!

    可是这名少校此刻却并不急的轻举妄动,因为他在等待将军大人的决定,他知道,这个世界一切其实都是一种交易。不仅仅是自己,就连将军阁下恐怕也在等待着交易的结果。两方会谈,谁胜谁负,即在眼前。

    突然,副官严肃的站起身,立正敬礼,向少校报告!“报告少校指挥官,接到发射指令!”

    “发射?”少校一个高坐了起来,甚至仓皇间,手中的雪茄一下子没有拿稳,竟然直接掉落在了自己笔挺的军服上。

    慌忙伸手使劲的拍打着,嘴里不住的咒骂着,少校这才冷静了下来:“什么?发射,这是真的吗,真的是这样的命令吗?我的天哪,难道这就是结果!这帮可恶的猴子们,不是拥有很多的钱吗,难道他们只希望能够保住自己的钱,却宁愿牺牲生命也毫不在乎?”

    想不通,直到确切的确认了发射命令的已经下达,这名少校还是惊奇的看着自己的副官,依旧在轻轻地摇头。

    “是的长官,命令是发射!完全的摧毁他们,实施斩首计划!”

    “嗷,买糕的!那就发射!”再次冷冷的一声叹息,军令不可违抗,少校终究只是一名少校,哪怕他是主管mq-9死神察打一体无人机的少校,但是他也需要服从兰顿将军的命令!

    “我命令,再次锁定目标,确认目标——准备发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