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rpg,一定是可恶的rpg!那些贫民们最喜欢使用的糟乱东西!”没等确认,兰顿已经开始怒吼,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战机竟会被简单的简直是不能够再简单的rpg击毁!

    但是他又非常肯定的相信,这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因为战机被rpg击中,已有先例!

    在山姆国与锁码里的战争中,山姆国精锐的游骑兵和三角洲部队就曾经遭遇过这样和魔鬼一般邪恶的攻击。是的,那时候他们显得非常的狼狈,锁码里人凶狠异常,并且最喜欢使用的就是这种廉价的、自制的rpg火箭筒。因为它造价低廉,但杀伤力却是无比惊人的。

    当弹头在山姆军中炸开之后,死伤的往往就是一片。而这还不算,他们甚至当时只是使用了这样简单的rpg,直接击落了山姆国的多架黑鹰直升机。

    “我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我不管他们是不是勘探者还是化装成勘探者,我都要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这是一桩耻辱的事情,特别是在兰顿看来,虽然他已经完成了既定包围隆麦加各大油田的任务,但部队却并没有直接实施攻击任务,出动的只是战机进行高空侦察和对主要目标的确定与提前探测。

    可不想,自己还没出手,对方竟然已经亮剑,并且一刀刺来,直接斩杀自己一员大将!

    可恶!

    决不能就这样输了头阵!

    “传我命令,出动mq-9、mq-1捕食者,命令rq-4全球鹰立刻给我侦查到最详细的情况,我要清楚的看到他们的脸!我究竟要看一看,究竟是谁,他们敢打下我的jsf战斗机!”

    一声令下,一辆山姆国重卡稳稳地驶出了吉布提新港。他们直接行驶在海岸线上刚刚修建的观海大道上,一直向前,直接行驶了能有十几分钟之后,到了一处游人稀少的广阔沙滩前停稳。

    车上集装箱后门打开,自动升降滑道缓缓地降下,快速的从里面冲出来十几名一身利郎黑色制服带着超炫墨镜,手持一色轻武器的山姆国彪形大汉。这帮家伙在一旁警戒站立,紧接着一架mq-9死神察打一体无人机竟然旁若无人的轻轻滑落出来,它就那样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这处海滩之上。

    而随后,就在几名极其稀少的游客们惊慌的注视下,这架mq-9死神察打一体无人机即刻升空,直接飞向了远方!

    “喔,我的天那!那竟然是死神——捕食者!”

    “不,亲爱的,你说错了,那是死神查打一体mq-9!”

    完全无视了几名游客的惊呼,十几名利郎的山姆国大汉转身上车,立刻关闭了集装箱门,紧接着重卡启动,快速的驶离了此地。

    而游人们却不知道,其实无人机根本就无所畏惧,其实最重要的就是这辆重卡,因为在这辆重卡的集装箱里面,其实就是一处完全独立的mq-9死神察打一体无人机的控制基站。

    这里安装着可以遥控指挥死神察打一体机的任何操控基站。它包括遥控操作以及严密监视无人机的侦察与操作控制站、任务执行和紧急处理基站,以及合成孔径雷达控制基站,甚至还可以直接连线卫星,直接通过卫星对无人机展开命令的发布,实施指令的传输和下达打击的命令。

    仅仅还不到一小时的时间,这架mq-9死神察打一体无人机携带着2枚gbu-12激光制导(炸)(弹)和4枚agm-114“海尔法”空对地(导)(弹),并且机头下放,还装备着一挺五管高射速的,可以直接发射1225mm口径(弹)(药)的的火神炮,精确地飞抵隆麦加各西处的沼泽地带,开始实施由gps精确制导的侦查打击任务。

    通过大倍率的变焦高速摄影机以及先进的军用合成孔径雷达,mq-9死神察打一体无人机开始了对这处沼泽地毯式的搜索。它隐身于高空之中,体积小,毫无噪音,甚至借助灰暗天空的掩护,不会被任何人发觉。

    而地面上,徐右兵一伙正在疲劳的面对着战后的一切。小扎伊尔深深地陷入了沼泽之中,为了救他,甚至威廉也不小心陷了下去,烂泥和淤泥已经埋没到了威廉的腰际,再往上的话,相信不用多久,就会陷到威廉和小扎伊尔的脖子处。

    “不要动,不要紧张,扎伊尔,抓住那根绳子,对,将他丢过来!

    不,你先套在肩膀上,对穿过你的胳膊,直接套在肋下!”威廉完全不顾自己的危险,由于背包带不够长,所以威廉直接跳进了沼泽中,他以自己为连线,同时牵扯着两条背包带,一个准备套在小威廉的身上,一条套在了自己的肋下。

    后面弗兰克与唐奎一伙焦急的对视着,严密的注视着沼泽地中的两个家伙。他们帮不上任何忙,此刻只能是拽着背包带的一头,等待着渐渐从失控模式下逐渐冷静下来的小扎伊尔。

    “我不套,让我死吧,我要陪我的爷爷,我要陪着爷爷一起死!让我死吧,相信真主阿拉会看到这一切的。是阿拉在帮我,他在帮我,也在帮你们打下了那架战机。

    他该死,他杀死了我的爷爷!”

    “小扎伊尔,你警醒吧!难道你这样就算是报了仇了吗,你真是没出息,没文化。干掉了一架战斗机又如何,但是你认为就是那个驾驶员要杀死你的爷爷吗!

    我告诉你,不,因为他只是一名战斗机的飞行员,他在执行任务,他执行的是他的长官,对他下达的指令!

    指令你明白吗,嗷我的天哪,这你都不明白,你简直是糟糕透了!

    对了,我忘记了,你根本就没有上过学,你根本就不认识字,你连你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你又怎么会明白什么是指令呢!”

    “你混蛋,我明白,那就是命令,就像是一名将军,向士兵下达的命令!”扎伊尔怒吼着,他不要被那个家伙看扁了,什么叫我没上过学,我就算没文化,真的没上过学,但是我也明白什么叫做指令什么叫做命令啊!

    这个混蛋,他太看不起自己了!

    “对,我是个混蛋,但是我就算是个混蛋,我也比你理智,我也比你聪明,我也比你会报仇!而你,只是一名懦夫,你知道的,只是炸毁了一架战斗机而已。但是那又如何,如果我预料的不错的话,我相信那名飞行员的死他们的基地早就得到了消息的确认,而现在,恐怕在我们的头顶上,早就出现了隐形的侦查战机!

    小扎伊尔,你想死无所谓,但是你不要将我们全都害死!你知道的,那是山姆国的战斗机,我相信山姆国对报仇的态度你应该清楚吧。他们绝对会像是在背后指导与指挥贝旺族与反抗氏族的那帮家伙们一样,立刻就替他们的飞行员报仇!”兵哥也怒吼着,甚至他的吼声要比小扎伊尔还要大。

    他要惊醒这个小子,惊醒这个依旧还没有恢复理智的家伙。甚至兵哥相信,以山姆国的手段,恐怕此刻高高的天上,灰色的云层中,早就隐藏着怀有绝对报复目的的捕食者了!

    “报仇?你是说,让我杀了他们背后的指挥者还有那些阴谋家们吗。哼,真是可笑,你认为我能够杀的了它们吗,我只是个孩子,还是一个没有任何文化的孩子,我唯一会的,就是跟着爷爷学会了打猎,我还会什么,难道你要让我飞向高空,与山姆国的那些先进的战斗机们对决吗?

    算了,你让我死吧,只有死亡,我才会安息,只有安息,我才会再一次的见到我的爷爷,我会在天堂,与爷爷见面,在那里继续见到我的爷爷!”

    “嗷,你个混蛋!你简直是迂腐透了,好了扎伊尔,你相信我吗,你看看这是什么,这是笔记本,你只要答应我先上来,我就将这个本子送给你,并且我以首相大人的命令,立刻送你去学习文化,学习军用技能,哪怕你要开飞机,你要报仇,怎么样!”

    “你要送我去学习,这怎么可能!我不信,你们别再骗我了,我真的不信,我只想见到我的爷爷!”说着话,小扎伊尔竟然慢慢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甚至他厌恶的将威廉不断向他丢来的背包带抓起来,胡乱的丢向了一边。他要等待死亡,等待着自己身体的继续下陷。

    哪怕就是陷入了沼泽,那也是安详的,那样的死亡,或许不再有痛苦,不再有悲伤!不再为了每天的吃饭花钱而到处追赶着猎物死去活来的受罪,不再奔波几十里地,才能走到城市里,换取那一点点可怜的金钱。

    厌恶了,小扎伊尔真的厌恶了。就在亲眼见到了爷爷死的那一刻间,灰飞烟灭的瞬间,小扎伊尔仿佛什么都不在乎了,他只想跟随着自己的爷爷,一同飞往天国。

    此刻,重卡内,一名上校模样打扮的军官疑惑的看着无人机传来的视频画面,甚至他可以清晰地看到下面二十几个人的头脸。不过遗憾的是,这帮家伙脸上竟然全都是烂泥巴,烂泥将他们的面貌毫无保留的掩藏了起来,看起来绝对不像是一群勘探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