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隐蔽!有敌机!”

    忽然行走在最前面的弗兰克一声大叫,紧接着行进小队立刻散开,徐右兵一把抓住了小扎伊尔,立刻将他拖进了一处灌木丛中。密布的荆棘刺扎着头脸,但兵哥紧紧地将小扎伊尔堵在身后,紧接着就是一连串密集的机炮射了过来,打在周边的水洼和草地上,噗噗直响。

    那是耀武扬威的山姆国舰载机,看机型不是最新式的f-35闪电ii,只是低成本的联合攻击战斗机(jsf)。

    但是jsf却正是取代了大黄蜂的新一代山姆国舰载机。他主要执行山姆国对战略国家的制空和战术武器投放任务。是山姆国最实用的联合攻击战斗机。他在空中更为灵活,能够很有效的规避地面火力的打击。并且jsf的续航能力超级的强大,能够执行多种远程打击和纵深打击的任务,摧毁敌国纵深目标,实施毫不犹豫的空中打击。

    他挂载的各种武器(炸)(弹),简直是多如牛毛。除了普通的(炸)(弹)之外,像激光制导(导)(弹)、使用gps制导的反雷达巡航(导)(弹)以及小牛反反坦克(导)(弹)和各种空对空,空对地(导)(弹),甚至是机头那1225mm的五管加特林机炮,足以让它笑傲卡拉哈迪的任何领域了。

    一听熟悉的机炮声,兵哥便知道他们被发现了。(jsf)战斗机具有低空飞行的本领,这对打击低空目标有很大的效果,飞行员可以根据摄像仪提供的地面数据,进行定位打击。并且可以跟踪制导,直到严格的摧毁目标。

    “打出旗帜!”

    一声令下,老扎伊尔·罗比亚瘦弱枯干的站了起来,他手举着一杆联众国教科文科考组织的白色打底上面涂画着绿色图案的雪白旗帜跑了出去,围着一片荆棘丛带快速的转圈。

    高空中一名飞行员嘴角露出了一抹残忍的冷笑,在正在听从兰顿将军对他的直接命令。

    “警告一下这片地区那些讨厌的垃圾,这地带已经被我们封锁,是不允许通过的。哼,教科文组织,到现在还在进行什么所谓的科考项目,这简直是不将我们山姆国对此宣战的警告放在眼里。

    柏拉图斯那个可恶的家伙,他一定不会继续下一任的,他必须要在这一任下来,绝对要下来!

    ”

    “好的将军大人,我会送给他们一份最完美,最惊心动魄的大礼的。相信我就会像是赶鸭子一般的将他们赶下水,最好是将这些混蛋,赶进沼泽让他们陷进去,再也出不来!”可恶的飞行员脸上露出了一抹阴狠的奸笑,在高空可以很好地看到吃人的沼泽地带就在不远的前方,那么直接使用五管加特林机炮将他们赶过去,最好是能够撵着他们的屁股跑,那将是一件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啊!

    于是立刻下拉操纵杆,紧随着机头的俯冲,(jsf)战斗机就像是高空中俯冲下来的老鹰一般的狰狞与凶狠。前端,1225毫米的机炮全开,巨大的子弹打在老扎伊尔·罗比亚的周围,溅起来的的烂泥和碎沫,直接嘭起来能有两米高。

    随后一个上扬,jsf再次拉高,就在老扎伊尔·罗比亚稍微喘了一口气的时候,不想这架战机仅仅是在高空中转了个圈,又盘旋了回来。随后一排排密集的子弹高速的射下来,直对灌木密集的荆棘林带。

    “快跑,被发现了!”

    弗兰克和威廉立刻招呼大家跑出灌木丛,看样子这架飞机是要赶尽杀绝。身份被识破了,即便是打出了科教文组织的旗帜也无济于事,剩下的只能交给两条腿了,看谁跑得快,那就是真主阿拉的天赐!

    “爷爷,快跑,”

    小扎伊尔目赤崩裂,爷爷为大家承担着更多子弹的打击,他是最先一开始就被锁定的目标。很显然,那枚雪白打底的绿色旗帜最为耀眼,被jsf几乎是撵着屁股追。

    简直是像猴子一般的迅速,徐右兵一把没抓住,小扎伊尔已经是不见了。低头再看,手中只抓住了慌忙中小扎伊尔没能来得及装进背包中的高档笔记本。

    “扎伊尔,回来!威廉,掩护!”

    顾不得想太多,兵哥一声怒吼,威廉和弗兰克顿时端起了ak朝天便射。熟悉的短点射立刻响切云端,ak单调的枪声就像是旷野中老鸦的鸣叫,是那么的刺耳和呱噪。

    高空中飞行员不屑的笑了,他的嘴角邪邪的露出了一抹无比嘲讽的弯度。看摄像仪传回来的画面,那架势就是这帮人在还击,并且枪型明显使用的是古老的的ak-47。而使用ak-47就想干掉自己的战斗机,这简直就像是痴人说梦一般的可笑之极。不要说它的射程完全够不着自己不说,甚至那小小的子弹对自己造不成任何的威胁。

    这帮家伙,简直就是一群书呆子,他们以为我是天空中的小家雀吗,随便就能够被一颗铅弹揍下来?

    继而机头立刻上拉,这名驾驶员奸诈的逗弄着地面上这些可怜的家伙们。他就像是老鹰戏弄小家雀的一样,立刻盘旋于高空之中,刹那间直冲云霄。

    “跑了。跑了,他被打跑了!爷爷!”小扎伊尔怒恨的向天空中吐了一口痰,他不知道那是谁的战斗机,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架飞机要来打他们,但是他只知道自己的爷爷没事,爷爷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肺管子都要跑炸开了。小扎伊尔心疼的赶紧掏出了自己的水壶,要喂爷爷喝口水。

    “别动,不能喝!”徐右兵大步的跟上来,一把抢过了小扎伊尔的水壶,他摇了摇头,再次解释道:“跑的太急,喝水会害了你的爷爷!”

    “没事,老爷,没事的老爷。扎伊尔,老爷说的对,我们应该不能喝水。在追撵猎物的时候,我曾经就告诉过你,不能追上了猎物之后,抓住了他就立刻喝水,哪会呛死肺管的!”

    枯燥的大手,摸着小扎伊尔的脑袋,老扎伊尔的脸上全是温馨和爱怜的颜色。对于自己精明能干的孙子,老扎伊尔是非常欣慰的,爷孙之间的感情深厚,不仅仅是一朝一夕所积累的,其实更多的,是老扎伊尔对小扎伊尔生活经验的传授。

    “爷爷,我记住了,对不起,要不,你咬一口猴面包的果子吧!”

    猴面包的果子,里面含有丰富的果汁,对于剧烈奔跑过后的老扎伊尔来说,这样简单的体液补充却是一种最好的缓和模式。老扎伊尔幸福的接了过去,轻轻地咬着,抬手便招呼着大家说道:“我们快走,这地方不能够停留。如果那家伙再回来的话,我们只能是无路可逃了,前面就是沼泽地带,我们决不能跑到哪里去。”

    可话刚刚说完,不想那架战机果然又俯冲了回来,高空中五管加特林就像是爆豆般的俯射下来,甚至那家伙毫不怜惜的投放了一颗普通的反坦克(导)(弹)!

    “快,卧倒,不,奔跑,跑起来!”

    轰然炸响!

    巨大的爆炸声震耳欲聋。

    小扎伊尔一把扯掉了老扎伊尔高高举起来的旗帜,当先举着雪白的旗帜就向前跑。没有路了,只能向着沼泽地带狂奔。即便明知那会陷进去,但是也只能是冲进去。

    “扎伊尔,回来,孩子,回来!会陷进去的!回来,我们向后跑!”

    “向后跑会迎向子弹,哪怕是死,也不能被他打中成全了他!我们只能死在冲向前的道路上,即便是明知道会死亡,但也不能折回头!

    爷爷,跟紧了我,不要掉队!”

    哪怕就是死,也要死在向前冲的道路上。

    小小的年纪,不识一个字,说出来的话却如此的充满了哲理。

    兵哥震撼了!

    这不是卡拉哈迪的奴隶,这是卡拉哈迪的人民。他们和世界上任何地区的人民一样,骨子里都充满着了血性与民族的骄傲。他们应该是自由的,向往着和平的。他们都是充满着斗志的,充满了理想的。

    但现实容不得兵哥多想,折回去,有一半存活下来的几率。但是真的要折回去吗?

    连小小的扎伊尔都毫无畏惧的冲了向前,那么自己也要掉队吗?

    举起枪,兵哥愤怒的对着天空一顿急促的猛射,迅速吸引了大量的火力。他蛇形机动,快速的跑动起来,避免着急忙冲进沼泽的危险,同时也避免这战机给这一老一少带去更多的伤害。

    “不能开枪,不能再开枪激怒了他这条疯狗!老爷,把枪给我,给我!”不想,老扎伊尔突然冲了过来,一把抢走了兵哥手中的ak,他端着枪,继续一边朝天空猛射,一边朝另一个方向没命的逃串。

    “扎伊尔!老扎伊尔!”

    这分明是要引开战机,老扎伊尔成功了,他完全不要命的射击顿时引起了飞行员浓厚的兴趣,眼见着机翼下火光一闪,兵哥顿时就是心中一紧。火光闪处,一枚反坦克制导(导)(弹)迅速俯冲而下,直接将枯瘦的老扎伊尔炸的血肉横飞!

    “爷爷!爷爷!爷爷”

    远处,沼泽地里,已经跳进了沼泽的小扎伊尔,顿时撕心裂肺的大声叫嚷着往回冲。他想要跑过去抱住自己的爷爷,抱住他的爷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