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被卡拉哈迪称为达摩利剑的警备军,就是山姆国的首要打击目标。因为他们就是实施(恐)(怖)行动的大部队。甚至山姆国为了出师有名,毫不犹豫的向全世界宣布了他们的证据,那就是奥本·托马丁家族,以及费列罗海岛被恐怖袭击的整个卫星画面。

    证据一出,顿时哗然。到现在世界人民才知道,原来这两个强大家族的消亡,并不是因为遭受到了恶劣自然环境的袭击,也不是所谓的海啸,而竟然是由卡拉哈迪恐怖的非法打击所谓!

    一时间舆论顺风倒,山姆国对联盟酋长国乃至卡拉哈迪的侵略行为,瞬间变成了正义之师,是为了反恐怖,反暴力,反罪恶而实施的清剿行动。

    这也顺应了山姆国身为世界警察维护世界和平的正义,顺应了山姆国无耻的侵略行动。

    兵哥率人抵达了隆麦加咯大油田,他将在这里与联盟酋长国各国的酋长们会面。见面具有划时代的国际意义,代表着卡拉哈迪与联盟酋长国们的第一次郑重合作。

    见面是为了商讨目前的战局,战局对联盟酋长国以及卡拉哈迪非常的不利,而最为不利的因素已经转化,好像山姆国已经偏离了原先要征讨联盟酋长国的战略目标,矛头直指卡拉哈迪。

    隆脉加咯大油田占地非常的广,它位于拜迪斯和阿曼的边境,位于卡拉哈迪喀拉河口的西岸广阔地带,离喀拉河入海口仅仅不到一百公里。

    此刻这里的外围已被封锁,只能从咯拉河口湿地进入油田地区。那是因为湿地遍布沼泽,并未被开发。曾一度被卡拉哈迪列为旅游和禁止进入地区。这里根本就没有路,热带湿地水草和灌木丛生,其中蚊蛇以及大中小型野生动植物猖獗,堪比野生丛林。

    徐右兵一行二十几个人组成了探险小分队,他们以野外探险和动植物科学家科考的身份作掩护,打扮成科考队员的模样接近了这里。现在这片地区头顶上早已被卫星覆盖,任何风吹草动都在严谨的监视之中,各国神经紧绷,刺刀上弦,大战一触即发。

    弗兰克和威廉走在队伍的最前头,这两个家伙自从来到了卡拉哈迪,天天经历的就是清剿叛军和维护卡拉哈迪和平的使命,可以说没有一天不在战斗中度过。即便是此刻身居要职,但反而比以前更为精神,行动与警惕性变得更高。

    后面由唐奎和黑子负责断尾警戒,一干人背着大大的旅行包,包内带着武器,而手中却只拿着低族的ak-47,这样的装扮与科考人员的身份极为相似,相信一时间不会引起山姆国的怀疑。

    在这里天天都充斥着对动植物从事研究的科考人员,虽然大战来临,但是他们大无畏的科研精神对大战毫无畏惧。这也是令人倾佩的一种精神,甚至联众国教科研组织一度发表声明,强烈的谴责在这个地区实施的战争行为,对动植物造成的大量伤害,以及对这里正在进行的科考人员的生命威胁。

    这里是大自然留给人民的最后一处湿地,他几百年来没有受到外界任何的打扰。因为发现了油田,环境才日益遭到了破坏,但是由于联众国以及世界环境综合整治的日益号召下,使这里的人民也意识到了,对于湿地的保护,是人类义不容辞的责任。

    一路行进,凶险不断,沼泽、猛兽、鳄鱼、甚至最普通的蛇。

    简单的草蛇都和平时见过的不同,草蛇虽然毒性低,甚至对生命构不成威胁。但是在这里却大不相同。仅仅是一条普通的草蛇就有蝮蛇大小,那模样见到了都能让人瞬间脊背生寒,想要退避三舍。

    不过好在有向导的带领,这里有着土著人的存在。他们常年居住在湿地岸边附近,祖祖辈辈都居住在这里。他们属于卡拉哈迪博茨瓦纳的臣民,其身份要比卡拉哈迪皇城内的居民低上一等。其原本就属于博茨瓦纳氏族内的奴隶,为皇家服务,那是他们的基本本份。

    小扎伊尔·罗比亚非常的活泼好动,这家伙是老扎伊尔·罗比亚·叙臣的孙子。前面有他爷爷的带队,这个16岁的家伙便一路跟在中间,总是跟在徐右兵的左右,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十六岁的少年已经有了大人骨架的雏形,由于长年生活在这种地区,简直是动如灵猿,静如脱兔。

    “你是首相,那就是我们卡拉哈迪女王的大臣是吗?我不知道什么是首相,但是爷爷说过,现在我们生活过得已经是很好了。没有人来和我们收钱(没有税收),没有人来抢夺我们,将我们抓走做奴隶。以前我们还曾被贝旺族的人赶杀,他们将我们抢走做奴隶,做敢死队。而那时候我们这里根本就没有人管理,饭都吃不上。我只能是进入沼泽抓蛇和狐狸,还有水鸟和鱼。

    但现在不一样了,我们进来再抓这些动物们,不仅仅可以吃,还可以卖钱。我们送到城里,卖了钱就可以换取到粮食和面包。

    是你,改变了这里,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是你将恶魔的贝旺族打败了,爷爷说我们终于可以过上舒心的日子了,那都是因为你叫首相是吗?还有那些人,他们就是达摩利剑的警备军吗,那是我们自己的军队,是保护我们博茨瓦纳边民的是吗?

    你们是来保护我们的吗,我就知道。爷爷说过,你们来了,以后我还可能会上学,进入学校,能够学到文化知识。你知道文化是什么吗,那就是人人都有一张桌子,一个本子一个书,可以拿着书在本子上写字,写自己的名字,写自己的想法。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我在想能住到城市里,和那些人一样,成为一名石油开采的工人,那样我就有了文化,也可以领到卡拉哈迪新币,赚到钱,给奶奶治病!”

    “抓蛇?你们抓蛇也会卖吗?我不是叫首相,首相只是一个官职的名称,那就是为卡拉哈迪所有人民服务的官员。嗷,对了,当然也包括你,我就是为你们服务的,服务懂吗,就是帮你们解决困难的。

    还有你的奶奶怎么了,她病了,严重吗?你想成为一名石油开采的工人?要知道,那可是非常辛苦的工作。

    喏,这个给你,还有这个。知道这是什么吗?”兵哥说着,随手从背包的辅层中抽出来一个精巧的笔记本,还有一只碳素笔。在这里没有什么好东西能送给这个机灵的小伙子,一支笔和一个日记本,也是兵哥唯一能够拿出来的好东西。

    “这是笔,我知道,还有纸。好精巧的本子,我从未摸过啊,我只在大商店里面见过这样精巧的本子,你知道吗,那是我卖掉了一条大蛇,然后经过商场的时候看到的。我曾经想买,可是我知道我不能允许自己的自私。这一个本子就要几十个卡拉哈迪的新币,那还不如我去长老那里给我的奶奶买圣水。圣水可以让我的奶奶不痛,奶奶喝了圣水,就再也不叫了,她可以安心的睡一会。”

    “圣水?是治病的药物吗?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以后你就不需要去求什么圣水了。你知道吗,我们的女皇大人将会给她所有的臣民们建设一种全民医疗的制度,到时候,所有生病的人,都能到制定的地点去看病,去治病,而治疗的费用都会是免费的。”

    兵哥感叹的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这家伙黑黑的,眼睛大大的,憨厚的模样特别惹人。在卡拉哈迪,即使博茨瓦纳氏族也分两个种族。一个是白种人主要分布在城区,以博茨瓦纳皇室为代表的博茨瓦纳皇室氏族;另一种却是生活在城郊以及边境地带的黑种人,那就是早期的博茨瓦纳奴隶们的后代。

    而很明显的,小扎伊尔·罗比亚,就是早期的奴隶们的后代。虽然博茨瓦纳·侯赛因上台后取消了奴隶制,但是那也仅仅是几年前的事情。

    “治病?是那种教堂里的神父和修女们所做的事情吗?可那种事情很恐怖,他们会将人的身体拉开,听说会死人的!”小扎伊尔·罗比亚恐慌的看着徐右兵,他第一时间就想拒绝徐右兵的建议,骨子里,他们对于身体的崇拜,对于身体被割开的外科手术还是非常忌惮的。

    那在不开化的他们来说,根本就是逆天的行为。

    “你知道什么是科学吗,什么是文化吗?小扎伊尔,我想告诉你的是,只要你相信我,我们就会给你的奶奶找到一种让她可以减轻病痛的方式,而这种方式,就是科学和文化,就需要你手里的笔,经常在本子上写字。学习,充实自己的知识,获取更多的文化?”

    “知识,文化?”

    好深奥的道理,但是简单的几句话,怎么能够解释得了这么深奥的道理呢?可即便是这样,对于徐右兵莫名相信的小扎伊尔也是肯定的点头。他非常的相信这位首相大人。他知道他是一个好人,这个好人不仅仅给了自己一个背包,结实的那种帆布背包,还给了自己很多好吃的压缩饼干以及罐头,甚至还有卡拉哈迪新币,乃至到现在,一直被小扎伊尔仅仅的拽在手中的本子和碳素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