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宴会并没有因为这场突然而至的闹剧而终止,反而却是因为这场闹剧再一次的打出了威风。卡拉哈迪,这就是卡拉哈迪的威风,这个民族是打出来的,从独立再到捍卫主权,从清除反叛者再到名动世界。成就了这一切的,都只因为徐右兵,卡拉哈迪有一个最为霸气的首相大人。

    自然有卫兵听候命令,进来带走了索罗斯柴尔德,这时,赵敏才急忙致词,向大家歉意的道歉,说明刚才只是一个小插曲,不过卡拉哈迪一定会将问题处理明白,处理清楚的,并且会将处理结果,向公众发布。

    呵呵,至于究竟要怎么处理,会得出什么样的结果,来参加宴会的人尽管非常的好奇,但此刻也只能是佯作不那么关心。开什么玩笑,你们连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索罗斯柴尔德都敢打,打成了重伤不说,还敢抓起来!

    那么试问,在场的任何人,有哪一位还能比得上索罗斯柴尔德呢?

    没人傻得会在这个时候提出异议,更不会阻止卡拉哈迪宴会的继续,甚至他们也不会中途离场。巨大的投资已经牢牢地落地在了人家的领土之上,这帮人现在算是明白了。资金已经是投入了,已经到了人家的口袋内了,现在只有老老实实的听从人家的招呼。不要再妄图有什么超格的想法了,没意思啊。

    一般化的意见提提好得了,能解决就给解决一下,不能解决,自己想办法吧。既然是商人,那必重利。大家都是为了利益而来的,如果闹翻了,恐怕啥也得不到了。

    所以来参加宴会的,几乎是所有的大佬们,他们人精一般的,几乎都共同忽略了索罗斯柴尔德被抓起来了的事实。现场每一个人都端着酒杯,互相的敬着,相互间问候着,交换着名片和资源。

    这种宴会,其实就是皇家为在卡拉哈迪的商务人士,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相互之间互动认识的机会。每一个大老板,手握重金的大老板手里面都不乏机会。在这种时刻,其实相互间早就熟识了,只是苦于平时工作繁忙,没有机会坐在一起,现在既然有时间,还有这么好的际遇,正是他们之间互相联络,相互赚钱的大好时机。

    显而易见的,李无双这位华夏李家新加入到卡拉哈迪的女总裁,此刻就成了诸多矿业大佬们想要争先恐后获得交往的首选对象。

    这个女人长的太美了,甚至只让人看一眼便自惭形秽。她是谁,为什么以前从未见到,从未有听说过。

    不仅仅是那好事者,甚至现场有一个算一个的,都在打听着李无双的身世与来源。要不是顾及他身边站着一位很不好说话的李维康的话,想必现在的李无双早就被人蜂拥般的包围了。

    其实一个李维康根本就挡不住这些大佬们的好奇心。一个二十来岁出头的狂小子,你有什么。耍狠得?来硬的,这帮大佬们根本就不怕,他们其实到现在还不敢主动的接近李无双,其实就是因为至始至终,那位美丽的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美少女,至始至终,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离开过徐右兵身旁一步的距离。

    “艹,你看他那德行。他也就是卡拉哈迪的首相而已,但偏偏就是走了狗屎运,为什么美女都被猪拱了!”

    “拱不拱还不知道呢,我看不像,这女人一看就是处子之身,你看她的胯骨,你再看她走路的姿势,我敢保证,那绝对是个雏!”

    “你是说,那个隐世不出的大家族,派出来到市面上闯荡的少女?”

    “哈哈哈,孺子可教也,这是华夏最喜欢用的一种手段。此女一看就是华夏国人。这个从语言就能断定。而你想想,徐,来自哪里?所以我说,卡拉哈迪,已经被华夏化了,我们啊,在这里,迟早都会出问题!”

    “出问题,我呸!我们开我们的矿,开采我们自己的石油,能出什么问题。我说,你不要杞人忧天好不好,干一杯,既然今个没机会,那就改日。这小妞我一定要弄到手,她简直是太美了,美得就像是一朵清纯的出水芙蓉啊!”

    在宴会大厅的中间位置,还是那三个老家伙,还是那么恬不知耻的高谈阔论着。而想要将李无双弄到手的,当然就是最自以为是的富兰克!

    “走吧,别白日做梦了。难道你要比索罗斯柴尔德还要厉害吗富兰克。我可不那么认为你能够得到这样的女人。因为那根本就不适合你!”

    “放肆艾洛克,你要知道你在跟谁说话,我是富兰克,我的身后就是整个山姆国。你如果真要觉得你不适合继续留在这里的话,我完全可以接手你的油田,并且我将会在你竞标的基础上,再加二十个点!”

    “砰!”一伸手将自己的酒杯狠狠地掼在了旁边的矮几上,艾洛克非常恼火的看着富兰克:“不要忘记了富兰克,如果没有我们英吉利新能源集团的支持,你绝不会那么轻松的得到标底。怎么,你现在是要卸磨杀驴了吗富兰克,这就是你们最终的嘴脸吗?”

    “啧啧啧,我说老朋友们,今个我们来到了这里,可不应该是为了吵架而来的。怎么,你们是不是嫌弃这里的酒非常的难喝呢。艾洛克,据我所知你可是将菲儿山庄的很多美酒都带到了这里,怎么样,不如我们提前离开,到你那里好好地喝上一点如何!”霍尔德急忙劝解着,其实这三个人此刻完全是互相利用的利益关系,也可以说他们是最甜蜜的合作期。

    他们三个人的投资,谁都知道是为了什么,所以无论现在是不是山姆国对卡拉哈迪进行经济封锁的关键期,其实他们三家却并没有受到过多大的损失,因为他们提前就知道了消息,早在很久以前便储备了无数建厂和开矿所必须的物资与原材料。

    稍微一个提议,立刻就获得了认同,因为他们三个其实还有很多想要在一起单独商量的东西要找个隐秘的地方好好地算计一下,很显然的,这个宴会大厅并不是一个好地方,在这里商量隐秘的事情,那简直就是脑子被驴给踢了。

    所以,看到已经有人开始离开了,三人立刻间相互点头,同时端杯,向卡拉哈迪的首相大人徐走了过去!

    “你们好,我非常尊敬的几位好朋友,这一晚上太忙了,让你们见笑了,都没能腾出时间好好的陪你们,这是我的错误!”不想,刚刚走近,徐右兵眼尖,立刻就先前一步上来迎接,并且主动道歉。

    “哈哈哈,徐,我们最为敬重的首相大人,在你最明智的领导下,我们相信卡拉哈迪一定会走出寒冬,迎来春天的到来。我们相信,物资封锁的事情会得到很快的解决,是这样吗首相大人!

    感谢您的宴会,感谢你在百忙之中还惦记着我们这些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而天天闹得寝食不安的人!”

    “对,你说的非常正确富兰克,正如你们所想的,相信这种无理的封锁,很快就会得到解除的。还有,罪恶的山姆国人必须要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卡拉哈迪是不会放弃为自己讨伐权利的主张的,更会为他们这种愚蠢的,违法的行为,提出控告!

    只不过我可不认为你们是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就会寝食难安的人,哈哈哈,难道不是吗我的朋友们。据我所知,只有华夏人是最为谦卑的,谦卑在他们看来一直都是一种美德。

    而我就是一名华夏人,只不过我早已加入了卡拉哈迪国籍,我非常幸运,我能够帮助女皇瓦纳陛下建立和守护这个国家。所以,对于你们谦卑的说法,我很抱歉,也非常的理解我的朋友们!”

    “理解,那好吧首相大人。不过我们实在是有事情要办,所以只能是早早地就离开了,还请您和女皇陛下见谅,见谅啊!”

    兵哥一愣,宴会才进行到不到一半的时间,这三个家伙就想离开,很不给面子啊。不过他表面上却装作并不漏声色的样子,打着哈哈的说道:“好的好的,既然有要事要处理,那我怎好继续强留你们在这里喝酒。我送送你们,希望有机会我们再坐!”

    说着话,兵哥却是不动,而就在这三个家伙心中很是鄙夷兵哥这种要送他们的礼貌做派的时候,甚至这三个家伙还在想。小国家就是一个小国家,身为首相大人,你要是不送我们的话,那简直就是作死。要是你不对我们客客气气的,看我们以后怎么为难你。

    哪怕仅仅是一个想要撤资的虚假消息传出来,就够你徐右兵忙活半天的!

    却不想,他们满脑子的高傲想法,还没等完全的从那高傲的脸上表露出来,就见兵哥轻轻地一招手,顿时便有一名皇家礼仪军官快速的向这边跑来。

    “你替我送送这几位尊贵的客人们,要知道他们可都是我们卡拉哈迪最重要的投资商,你一定要找人将他们安全的送回他们的公司。不吗,我几乎就要忘记了,这样吧,你亲自护送,一定要将他们各自送到各自的家!”

    “是,首相大人,达摩利剑的兄弟们绝对不辱使命,一定会将尊敬的客人们,安全的送回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