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谓离岸法区,是一些国家和地区多数为岛国以法律手段制订并培育出的一些政策特别宽松的经济区域。

    而注册一家离岸公司以该公司的名义进行海外融资以及上市会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但,索罗斯柴尔德这次真的错了,因为他真的不知道面前这位大少是何许人。更不知道这位大少家族所经营的企业,根本就不需要所谓的离岸上市。

    华夏药业集团,那本身就是华夏医药行业的巨头,更是华夏国仅有的,被国家支持与扶持的重点企业。

    说白了,华夏药业,站立在华夏所有医药行业的巅峰位置,根本就处于垄断的地位。这样的集团,还需要离岸上市吗?

    恐怕仅仅是李家老爷子打个喷嚏,整个创业板都要抖三抖,甚至深市和沪市乃及港城与扭腰课的几大板块直接跌停!

    不仅如此,李家医药集团不仅仅占据了整个华夏国的医药事业,甚至在海外,在众多的资本市场中募集到了大量的外汇资金,李家多数著名的药品,甚至是相传了几百年下来的珍贵药方制作的精致药丸,已经在全世界各大国家疯狂的热销。

    如此,吸引来的外资,根本就像是费纸片一般的不可斗量。

    底气,这就是李维康少爷霸气的所在。他本身正随着家姐走了过来,完全向首相大人走了过来。但不想,刚刚走近,就看到这个老头如此嚣张,如此没有素质,如此像个疯狗一样的狂吠不说,还敢打人!

    打人也就罢了,这给平时不要说李维康看都不会看上一眼,懒得看懒得管不说,你就是花钱请李大少看,说不上李大少还要骂你一顿。但今个不同,他打的却是那个女人,对,她就是主管着卡拉哈迪医药卫生事务部的部长!

    正是李大少刚刚回到了屋内,辗转反侧,几乎整个脑子里都在想的女神啊!

    “你找死!胆敢骂我!”啪的一巴掌,索罗斯柴尔德怒火攻心,再也无法遏制的一伸手,脆脆的便给了李维康一巴掌!

    傻了,被打愣了!李大少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竟被人当面扇了一巴掌不说,还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皇宫大内之内!

    “我要杀了你!”一声怒吼,仿佛就从九天之上传来的一般。想必李维康愣愣的在心中已经吼出了多时了,直到在心里吼哑嗓子了,这才终于爆发了出来,砰的一下炸裂,震荡开来!

    想也不想,李维康抬脚就踢,这家伙打人很有一套,小时候便是跆拳道黑段高手,对付徐右兵他不行,但是对付一个老棺材秧子索罗斯柴尔德,那简直就是分分钟踢倒,虐猪一般的狂虐!

    哐哐哐!

    狠狠地,连续的,疯狂的,歇斯底里的!

    根本就不计较死活,根本就不计较位置,什么还要看看踢人哪里不能踢,哪里能踢,什么还要避讳开胸骨,脑袋和脸面的,我去你妈的,我特么的踢死你!

    踢,狂踢,不计死活的,根本就不在乎任何死活的狂踢,只看得柏拉图斯心惊胆战,看得宴会大厅内所有的来宾心惊胆跳。这人是谁,他踢得又是谁。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嗷!我的上帝,那是索罗斯柴尔德!

    奥买噶的!这怎么可能!

    放开他,你这个蠢货,你会踢死他的!

    你这个东亚人,你是哪里来的,你是个蠢夫。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索罗斯柴尔德!

    一名穿戴得体的欧洲大汉疯了一般的冲出人群,立刻扒拉开一伙看热闹的好事者。这家伙急忙跑到了李维康的面前,甚至一着急抓起把椅子当头就向李维康砸来。

    “你放开他!你混蛋!畜生!东亚人!”

    “你踏马的说什么,有种你再给老子我说一遍,东亚人又怎么了,有胆子你给我砸下来,来啊,往爷爷脑门上磕!”面对结实的紫檀木座椅,李维康毫不退缩,甚至这家伙放开了继续狂踢索罗斯柴尔德的动作,冷冷的朝前一步,径直向这名欧洲大汉走来。

    “法克鱿!你要干什么,你不要过来,我会砸下去的!你不要过来,你这个野蛮人,狂野的畜生!你信不信我会砸死你!”这名大汉咬着牙,甚至将手中的紫檀座椅又往上举了举。紫檀实木打造的高贵座椅,密度之大重达十几斤,这要一椅子砸在了头上,非头破血流,当场开瓢不说。

    “我不信,即便是你要吹牛,你也应该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来,完全代替了李维康的回答!

    欧洲大汉楞了一下,寻着声音的方向看去,这才反应了过来,竟然是卡拉哈迪的首相大人!

    “呵呵,呵呵,首相大人?呵呵,你不要自以为是,不要以为你是卡拉哈迪的首相大人你就能够管得了这件事情。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索罗斯柴尔德

    根本就是你们卡拉哈迪倾一国之力,也惹不起的存在!”

    呼!

    当面挑衅一个国家首相的威严,这家伙难道脑子被驴给踢了吗?

    不,非常不,他不是被驴给踢了,反而是他非常精明的选择了站队,他选择站在全球顶尖家族的身边,这样恐怖的家族,的确就像是他说的那样,就算是卡拉哈迪倾一国之力,也不能够撼动的。

    周围的人群立刻激愤开来,有兴奋地,唯恐天下不乱的,有紧紧皱起眉头的。卡拉哈迪的投资环境简直是糟糕透了,在皇宫大内之中便有打架斗殴不说,甚至连首相大人与当今世界最富有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也卷入了其中。

    外国人也有看热闹的天性,显而易见,看热闹几乎就是全球人民共同的爱好。只不过这些人此刻看的却不是热闹。这些身为全球各大集团的总裁与首席执行官们,现在眼中看到的却不仅仅是一场即将就要发生了的闹剧,他们看到的却是卡拉哈迪的以后和未来,甚至他们开始为他们自己的投资而担心,为他们企业所遭遇的困境所苦恼,议论纷纷。

    “太狂妄了,这种做法简直就是太狂妄了,他可是首相啊,卡拉哈迪的一国首相大人,怎么能够这么处理问题呢。他应该尊敬柴尔德先生,并且立刻给他叫医生!”

    “是的,我的天啊,看起来柴尔德受伤不轻,你们看,好像他的脊椎骨都要被那个可怕的家伙踢断了!”

    “东亚人,都是畜生,都是,他们没有教养,没有文化,更没有素质!那个所谓的首相大人,听说来自华夏!呵呵,可想而知,在华夏那个贫穷以及相当落后的地方,怎么能有能力,能有素质,做卡拉哈迪的首相呢?”

    “你说的对,对极了保罗,这就是个完全还没有开化的国度,这里就是个野蛮的世界,他们只会打架,根本就不会也不懂什么是经济价值,什么是和谐建设。”

    “看来我们的投资是完全错误的保罗,现在不仅仅我们企业所需要的物资都运不进来,被阻扰与莫名其妙的封锁,这里还是这样的,只顾着打架的状况。奥买噶的,我真是后悔来到了这里,来参加这次的宴会!”

    “你后悔了,可以给我滚!滚出去!”兵哥真怒了,别人听不懂或者说听不明白这乱七八糟几国都有的语言。但是身为一名特战士兵,还是铁血狼牙战队的狼王,兵哥所会的语言可不仅仅是英语、法语、俄语那么的简单,甚至包括诸多的世界小语种,他都死记硬背的记了好多,基本对话根本就没问题!

    “嗷!我的天那,大家都看看,为我评评理,这就是卡拉哈迪的首相大人吗,这完全就是一个野蛮人,这样的人还能成为首相,这简直颠覆了我所有的认知啊,朋友们!”举着凳子的这名欧洲大汉,顿时转身看了一眼周围叽叽喳喳的人群们,这家伙即便是想要下手,他也需要周围人给他作证。

    他挤眉弄眼的动作,立刻就寻求了一大帮人默默的支持。很显然,只要他一椅子砸下去,相信所有的外国人,都会说错的一方就是卡拉哈迪。

    “你说我是野蛮人?我让你放下椅子你还敢不执行,你还要攻击我?,尼玛的去死吧!

    让你滚,你不滚,你这完全是自己找死!”兵哥说着话,完全没有给这名欧洲大汉任何准备的时间,一脚直击胸膛。

    哇

    哗

    哗然,一脚踢出,顿时起了一片惊呼的唏嘘之声。

    想不到,的确是想不到,他们还真敢动手啊,说踢就踢?

    在一阵唏嘘的惊叹声过后,不想周围一下子便安静了下来,就连一直都忍受不住,瘫倒在地,全身佝偻着忍受着钻心剧痛的柴尔德也情不自禁的收起了自己的哀嚎之声。

    因为他简直是惊呆了,这也太离谱了。一名首相大人,就像个街头小混混的一般,真是说开打便动手啊!

    可不想,就在所有人还没有完全的反应过来之际,便听一声冷笑,紧接着下一脚再次踢来,直接踢中了这名欧洲大汉的胸口。

    “啊!”的一声,戛然而止,甚至所有的人都看清楚了,这名首相大人仅仅是一脚踢出去,便踢塌陷了那名壮汉的整片胸骨!

    “我的天啊!今天简直是见鬼了,我看到了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