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卡拉哈迪不是一个非常富有的国家,在盛产石油的国际属地来说,他完全是一个贫穷的正在发展中的小国家。但是现在的卡拉哈迪非常的繁华,繁华完全来源于全世界的熟知。

    一次拜迪斯国际招投标大会便将名不见经传的卡拉哈迪一举推到了全世界人民的眼前。这个原本刚刚成立不久,刚刚摆脱了英属殖民地的国家,终于是独立自强,成为了一个新式发展中,日益蒸蒸日上的独立王国。

    于此,他进入了全世界的眼球,最先吸引的就是联众国,最先获得的就是联众国的支持。所以,今天,首先赶来赴宴的便是联众国的第一秘书长柏拉图斯先生!

    柏拉图斯是一位最为耿直的秘书长,说起来他一身正义。甚至力排非议,完全推荐卡拉哈迪进入了联众国的一席,让这个小国家终于跻身到全世界的行列之中。

    而今天,在富丽堂皇的卡拉哈迪博茨瓦纳皇宫之内,举行的盛大宴会,可以说是卡拉哈迪自独立以来,史上最具规模,空前盛大的一次欢庆宴会。

    而实际上,在这个时候举行这样的宴会,完全是与现在卡拉哈迪被经济封锁的形式完全相悖逆的。但这只是在世人的眼光看来。只是在卡拉哈迪的领导者们看来。却是越是在最艰难的时刻,最被动的时刻,甚至是被封锁的时刻,卡拉哈迪越要振奋,自发图强,完全打破被封锁的格局。

    而今天,柏拉图斯的到来,其意义非常的重要,那完全就是说,联众国完全不承认山姆国这种非礼乃至无法的封锁,完全不承认山姆国这种野蛮甚至完全不将联众国放在眼中的事实。

    柏拉图斯来了,他代表的可不仅仅是他自己,而是联众国本身。

    兵哥第一眼就看到了柏拉图斯的出现,他快步的迎了上去,左右有瓦纳和弗兰克的陪同。

    “哦,我们最为尊敬的朋友,我最为喜欢的朋友,卡拉哈迪最高贵的朋友,我代表卡拉哈迪欢迎您!”

    “哈哈哈,客气了,祝福您瓦纳女皇,你是卡拉哈迪所有臣民们的信仰,有你在,卡拉哈迪将会更加的昌盛繁荣!首相大人如此的客气,简直让我柏拉图斯惭愧啊。”柏拉图斯非常的正派,此人一身正气。他非常憎恨山姆国那种完全无视,甚至漫过了联众国的做法,而对卡拉哈迪做出这么不公正的待遇。所以,他的话语中,很轻松的就带着一的味道。

    “惭愧,说得好,想不到在这里还能让我遇到尊敬的柏拉图斯先生!不过我有些疑惑,并且非常的恼怒。柏拉图斯先生,我想和你私下里聊一聊,您觉得您现在有时间吗?”

    卡拉哈迪皇宫,是卡拉哈迪最古老最经典的建筑之一。他是卡拉哈迪全国最为高贵的地方,也是最奢侈,最为富丽堂皇的所在。

    皇宫大内,可想而知,能被邀请,到这里参加宴会的的人,其身份的高贵程度,基本上不需要解释了。因为那不是王宫,就是贵胄。还有的,就是现在全世界各国,在卡拉哈迪进行大笔投资的国际总裁们。

    “啊,你是?”不想,柏拉图斯转身,却看到了一个身材只有不到一米六七的中年男子。他貌似能有五十多岁的模样,看来要比自己的岁数小不少。但这人却是非常的无理不说,还盛气凌人的想要和自己私下里谈谈。你是谁啊,我认识你吗?

    索罗斯柴尔德现在的心里别提多么的郁闷了。他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说,自己的女儿就在卡拉哈迪,并且是被绑架来的。但是他来了,甚至动用了罗斯柴尔德家族所有的能力,但是让他非常遗憾的是,自己并没有获得任何自己女儿的消息不说,就连这次的宴会邀请,他也不是亲自获得了皇家的邀请,而竟然是通过另外的渠道,仅仅得到了一个准许进来的名额。

    我肋了个去的,我是谁,我是索罗斯柴尔德。我是名动全世界,最为高贵的富豪之一。我是全世界站在世界顶峰的几大家族之一。

    我罗斯柴尔德所到之处,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无理的怠慢,什么时候这么不被人待见不说,甚至还如此的被漠视,被无礼的拒之门外。要不是自己家族还真有点能力的话,想必今天,自己就连这个皇宫大门都进不来。

    艹!

    一个小小的卡拉哈迪,你简直是作死!

    而面对柏拉图斯,索罗斯柴尔德更是一肚子怨气。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和自己谈了无数次了,并且自己女儿莫名失踪的事情,可以说现在已经列为了国际督查的重大特大要案事件,甚至都惊动了国际刑警的最高指挥官,也报给了柏拉图斯。可是今天,这家伙却不认识自己不说,甚至还装作根本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艹,你连我都不认识啊!

    我是谁,我是索罗斯柴尔德!

    就算是全世界都不认识你柏拉图斯,那也不能不认识我柴尔德!

    “你说什么?你身为联众国秘书长,你不要自以为是,你以为你有多牛逼,你以为全世界有多少人会尊重你,敬重你,在我们的眼中你什么都不是。

    在我的眼中,你们其实就是山姆国圈养的一头走狗,完全的走狗!我问你,我的女儿梅耶依琳的案子你们究竟调查的怎么样了,我问问你,你到现在为什么还不给我答复,我告诉你,我就是索罗斯柴尔德,你懂吗?”

    连续的抢白,甚至在这么多全球知名的企业家面前,瞬间,柏拉图斯只感觉无地自容。面前的人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第三代家主,也就是梅耶依琳的父亲。梅耶依琳失踪的案子早已惊动了全世界,甚至惊动了山姆国,乃至国际刑警。

    但是,直到现在,没人能够知道,梅耶依琳究竟去了哪里,或者说吗,她有恙与否。

    这对全世界的富豪们来说,都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试想,连这样身份高贵之人,说失踪了就失踪了,那么这对于上层社会的少数人来说,终究没有了安全感。

    所以,这个案子,也是柏拉图斯指示要重点查处的。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到现在为止,却没有任何的消息!

    “请你理智点先生,请你有点教养,这是卡拉哈迪,并且是博茨瓦纳皇宫,所以请你说话注意点!”最先看不过去的就是小艺,韩小艺最讨厌自以为是的人,更讨厌像这样觉得自己了不起,谁都不放在眼中的家伙。所以,柴尔德的话刚刚说完,小艺便毫不客气的给与警告。

    “你是谁,你一个侍女,也敢这样和我说话吗?不要说这里是卡拉哈迪皇宫,哪怕这里就是山姆国的国会,这个无能的秘书长的联众国的议案大厅,我柴尔德说掀了也就掀了,你能奈我何!”

    说着还不算完,柴尔德竟然非常霸道的伸手,一巴掌就向韩小艺扇了过去。在他看来,这就是个宴会中出现的女侍者,因为她并没有穿着高贵的,本地区出席宴会所有上层女人们应具有的那种全身都遮掩起来的长袍。

    那简直就是高贵女人们的象征服饰,她们的长袍多为黑色,与男人的款式没有多大的差别。肥袖宽腰,长垂到地。她们喜欢在平日或是非常重要的节日,乃至宴会中这样穿戴。并且喜欢在真丝绸缎做成的长袍里面再穿一件真丝印花模样的或薄纱的模样的长袍,那样可以使她们显得更加的高贵,与众不同。更加彰显出来她们身为贵族的雍容华贵、典雅大方。

    可现在,很明显的是,这个女人不仅仅不具备穿戴有真丝长袍的身份,更可怜的是,她穿的只是一身简单的,不过再简单的夏奈尔套装。

    我去,这完全就是酒店女服务员的标配啊,难道说,现在连一个服务员都敢随便的来管一管自己了吗,罗斯柴尔德家族还没完呢,还没有垮掉啊!现在仅仅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失踪了而已,难不成就被全世界各大企业看扁了吗?

    韩小艺吓懵了,自己只是看不惯,随便说了一句而已,却想不到这个人如此的凶恶,举手便打啊!

    一时间韩小艺顿时呆立在面前,她甚至都忘记了躲避。她紧致的俏脸一刹那间变得通红,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如果让他打了自己一巴掌的话,那可是真颜面尽失啊!

    “找死!即便你是索罗斯柴尔德又如何,即便你拥有足可以睥睨全世界的财富又如何!但是你想对这位美女下手,首先要问问我李维康答不答应!”突然间,一只手狠狠地挡住了柴尔德落下来的一巴掌。这大力的格挡完全没有给柴尔德留有任何的颜面。甚至话语的强势,让人只觉得,站出来的这位,简直敢有可以纵横天下,通天彻地的经天纬地之才!

    “你是谁,你敢挡我!你可知道,只要我一句话,明天我就可以让你们全家族的企业滚出证卷交易市场,滚出扭腰课,甚至永远不可以在离岸上市?”

    “放你妈的屁,老子家族的企业从不需要离岸上市,你踏马的也不回家撒泼尿照照你自己是谁,想要在这里撒野,也不问问你家少爷我是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