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林伯说完,深深的向老爷子一辑到底,这才毅然转身,快速的推开了车门,直接向那辆专机走去。只是在外人看来,那就像是一阵风一般的迅速无比,竟然谁也没能看清,刚才有一个人上了那架守候森严的专机。

    而在大多数现场执勤的卫兵们来说,李老爷子乘坐的专车只是车门开动了一下,李老爷子那枯瘦的手把持着车门,想要下车,又似乎犹豫着,终究一把带上了车门,再也不见任何动静。

    而他们却不知道,刚才有一个人已经从这辆专车上走了下来,已然上了那架专机。

    但是敏感的兵哥却是眉头突然间紧皱,他明明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自李老爷子的专车上走了下来,却又瞬间消失不见。

    娘的,难道是见鬼了不成。坐在副驾驶位的兵哥禁不住揉了揉眼睛。他刚才的注意力一直都在欣赏着这精致的驾驶舱,还真忽略了特殊情况的发生。

    突然,寻思了过来的兵哥嘴角一莞,神秘的笑了。他好像明白了一点什么,原来李家终究不是像自己表面上看得这么简单。

    不过这样也好,也算给自己去了一些负担,那么自己将会全身心的投入到针对山姆国引发的这场侵略战争中去,他将给这帮混蛋们以重创,不打疼了这帮家伙们,他们就永远也长不了记性。

    专机升空,终于直向卡拉哈迪,但是到了科迪地区,突然改道阿曼地区,再转道飞往卡拉哈迪。原因是直飞卡拉哈迪的航线已被山姆国舰队实行了空中管制,想要飞往卡拉哈迪,只能是飞往最近的阿曼,然后再从阿曼直飞博茨瓦纳。

    几经转道的飞行,让兵哥气愤不已,第五舰队竟然撕毁合约,转而成为了制约卡拉哈迪门户的山姆国海军编队。你妹的,老子好说歹说当时让威尔逊没有直接处置你们这帮混蛋,你们竟然不感恩戴德不说,反过来到成了制约老子行动的绊脚石。

    不过随后兵哥也释然了,这样也好,这帮家伙虽然成为了制约卡拉哈迪进出门户的海上守卫,但等于变相的卡拉哈迪帮助了酋长联盟国正面抵抗着一支强大的武装舰队。

    而这还不算,有刚比加尔横在卡拉哈迪与这支舰队的中间,其实就等同于,在这支舰队和卡拉哈迪之间,还有华夏新成立的海外军事基地介入其中。也就是说,这支舰队无论想干什么,都逃不过华夏基地的眼睛,基地上新建立的巨大雷达,清清楚楚的将第五舰队的一切纳入眼底,等同于完全将他们监视在其中。

    快速的降落在了皇家机场,早有专车守候。迅速登车,兵哥特意嘱咐后车留了不少空位,等前车走后再行。果不其然,通过后视镜,兵哥清楚的看到自专机上又下来了一个人,这个人貌似四十来岁的年纪,但是看起来很模糊的样子,绝对看不清楚面貌和长相。而就在他下机之后,随后有降落到机场上的专机上,快速的又下来了十几名和他一模一样装扮的家伙们。

    然了,这恐怕就是双儿那些神秘的保镖们吧!

    再次释然,也让兵哥真正意识到了大家族真实的强大存在。看是简单的出行,恐怕无双带过来的小队,不仅仅有保镖的存在,恐怕御用厨师和管家都在随行吧!

    “你在看什么?”敏儿回头,轻轻地问着兵哥,他很好奇,。一路上兵哥神神秘秘的,绝对有心思。

    “没看啥,我在想,我们有口福了。”

    “有口福,啥意思?”

    “到了你就知道了,想不到在卡拉哈迪以后也能吃上华夏菜,这还要感谢双儿妹子哟!”兵哥有些诙谐的回答着,其实还真有一些赞美的意思在里面。

    “这都瞒不过你,看来我还真是小瞧你了。不过这也是爷爷的担心而已,但在我看来完全没必要。哎,爷爷就是如此,我也没办法!不过想不到他们还是轻易地被你发现了,那就是说,他们并不是最优秀的!”李无双直白的解说着,仿佛就像是诉说着一件和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一样,面上竟然看不出半点表情。

    “不是,毕竟他们需要坐车不是,而我想,我的专机驾驶员们是不需要离开机场的,所以后面我多准备了一辆车,却没想到下来了那么多的人。是我的失误,我马上再叫人安排,要不坐不下了。”兵哥无聊的解释了一句,其中有真实的意图表达,其实也有应付李无双的存在。

    “早就安排好了一辆车,那就是说他们登机的时候已经被你发现了,哎!我是说真的,他们的能力真有待提高!”李无双轻叹一声,不仅再次让兵哥瞪眼。

    卧槽,不会吧,和聪明女人打交道真他娘的难,想掩饰都掩饰不了。看来以后自己要小心点了。

    “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我怎么就像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呢,你想啥我都知道!”

    呃!

    “蛔虫?”

    一声反问,顿时让李无双颜面大窘。这个比喻真的好垃圾,真想不到自己一时疏忽,怎么会想到这样的比喻。自己会是他肚子里面的蛔虫,怎么会这样呢,恶不恶心啊!

    “真讨厌!”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句真讨厌,禁不住笑了一车美女,人人都在笑李无双的这个比喻。直笑的李无双尴尬无比,看了一眼徐右兵,立刻羞愧无比的俯下了头,就差一点就要将自己精致的面容完全的埋在她自己那双美腿之中了。

    “笑啥笑,有啥好笑的,你们就没有说错话的时候吗,不许笑我的姐姐!哼!姐夫,你不能让他们总这样欺负我姐姐啊,这可是到了你的地界了,虽然说我打不过你,但是你要是也跟着他们欺负我姐姐的话,我可和你拼命!”小舅子李维康瞪着大眼狠狠地看着徐右兵,那模样,还真有你在不道歉我立刻就和你开干的架势!

    我丫丫个呸的,我虽然学好了,但并不代表我就不打架了!

    “李维康,你胡乱说什么,谁是你姐夫了,你找死啊!你要是再乱说话,信不信我让林伯把你丢出去!”一声姐夫,顿时刺激的李无双马上抬头,她看着自己的弟弟,恨不得直接上手扭死这家伙。

    姐夫也是能够乱叫的吗!

    “啊,不,我不说了还不行吗,再说我也没说错啊!爷爷都说了,那啥好好好,我不说了,我当哑巴,我当哑巴”李维康还想说啥,但是一看李无双真要翻脸的样子,这小子立刻就怂了,在家里他还有恃无恐,但是在这里,特别是姐姐提到了林伯,禁不住让这小子立刻就闭嘴妥协了。兵哥隐隐的发现,李维康非常惧怕这个林伯,只要李无双提起来林伯,李维康绝对就是一哆嗦。

    林伯?

    兵哥禁不住来了兴趣,好一个林伯,有机会还真应该见识一下。想必林伯一定是个特殊的存在,在李家,能够让李维康惧怕的人物,还真不多。

    车行几许,不一会就到了博茨瓦纳皇宫,而经过大门不远处,皇家大门立刻打开,车辆直驱而入,鱼贯驶入。

    内城外,早已等候了一排人,竟然是女皇陛下瓦纳带领着弗兰克和威廉这帮小子亲自出城迎接。除此以外,身边还有陈晓雅、小艺小雪姐妹两。不过小雪依旧是一身戒装,看来她还是在执行任务中,但是得知了兵哥的回来,依旧禁不住临时离队前来迎接自己,就连衣服都没换。

    吱呀一声,专车停稳,兵哥一伙快速下车,小艺第一时间飞扑过来,速度之快完全的超过了本想先冲上来的瓦纳。但瓦纳也仅仅是看了一眼,便莞尔。她争不过韩小艺,在这里,任何人都争不过韩小艺,韩小艺即是兵哥的女人又类似于兵哥的妹妹,其对徐右兵的情谊,无人能及。

    “兵哥哥,你终于是回来了,见到了爸爸吗,他还好吗?”

    “呃,没,时间紧急,我没回烟海市,发生了重大的事情,小艺,请原谅我!”

    “你个混蛋,回去了也不知道去看看我的爸爸!你知道我很想他的。兵哥哥,你答应我,下次带我一起回去行吗,我想和你一起去看爸爸!”

    “行,我绝对想你保证,一定下次回去专门,我们专门去看你爸爸!不过这次我和赵爷爷到是提起了你的爸爸,等下我进屋再好好和你说,行吗?”

    “哇,你还算有良心,还知道惦记着我爸爸!那好吧,我就原谅你了,不过有个和我一般大的小女孩来找你,你说我是让你见呢,还是不让你见呢?”小艺听说徐右兵在赵誉刚的面前说起了自己的爸爸,终于是禁不住露出了笑容。但随即,她又捉弄般的提出了另一个严肃的问题,一个小女孩来找徐右兵。

    卧槽,谁啊,兵哥顿时一颗心七上八下的跳动不已。这究竟是谁啊,别又惹出来一身没用的官司,咋就来了个美少女找自己呢。我去,哥不挑逗美少女已经好久了,谁在陷害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